唐志军:从“月万元公积金”看灰色收入

作者:唐志军  时间:2013-04-08   浏览次数:0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媒体报道,一份名为《兰州石化党委办公室2011年度职工住房公积金明细账》的文件显示,在名单上的52人中,兰州石化为其缴存公积金超过9万元的有10人,缴存额最高的达到12万元,平均每个月一万;如果再加上自己缴存额,其2011年公积金账户里有16.7万元。这份公积金账本着实让人咋舌,有人感慨,兰石化的公积金比他一年的收入都要多!

  另外,据报道,2012年,中石油净利润下滑13.3%,但是员工费用首次超过了一千亿,高达1061.89亿元,同比增长接近一成。按照86.67万员工人数计算,中石油去年员工平均费用是12.25万元,为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收入的4.6倍!

  除了公积金、职务消费等收入外,垄断国企在购房上也享受着超额优惠。如:2008年以来,中石油兰州石化共团购过两次商品住宅,一次是2008年以3200元/平方米团购雁京罗马花园住房1175套,另外一次是2012年以6200元/平方米团购与雁京罗马花园一街之隔的阳光怡园。值得注意的是,阳光怡园亦对外出售,外售价格在7000元/平方米以上。如:早在2009年,中石油下属北京华油服务总公司斥资20.6亿元团购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太阳星城三期的8幢住宅楼和2幢商用楼,外加2个地下停车场。团购房价约为9000元/平方米,远低于该楼盘23000元/平方米的市场价。

  此外,在用电、用油、养老金、公款旅游、度假、就医、子女就学等方面,垄断国企也享有着远超社会的待遇。

  当然,就中国现实而言,不仅仅是垄断国企享受着巨额灰色收入,还有另一个庞大的群体也在享受着巨额灰色收入--那就是政府人员!

  据王小鲁估算,当前,我国每年的灰色收入之多,简直让人咂舌--接近10万亿元!而且,如此巨额的灰色收入,基本上是被权力所有者所攫取和占有。

  而在我看来,在中国,这些权力所有者就是垄断国企和政府!而且他们之所以攫取和占有如此巨额的灰色收入,就在于其权力上的垄断或强势地位。也就是说,权力结构失衡才是中国“灰色收入”畸高不下的真正决定性原因!这是因为:

  第一、权力失衡会产生巨大的权力租金并为权力的货币化创造条件。权力结构的失衡,会使某些群体在社会权力格局中居于权力垄断地位。垄断就会带来垄断租金。因此,如果一个社会其权力格局是失衡的,权力租金就会相伴而生。并且,权力结构越失衡,这种权力租金就可能越大,强势权力集团由此所获取的经济和非经济利益就可能越高。而失衡的权力结构,又为权力租金的货币化创造了条件。这是因为权势者可以将其权力嵌入到资源、要素和职位的配置中,通过主导资源、要素和职位的配置,就可以将许多“黑色收入”灰色化甚至是白色化,从而实现利益向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输送;而且,由于缺乏可以相抗衡的权力集团和透明的、独立的第三方(如媒体)等,权势者将权力租金货币化的风险将很低、成本将很小。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股市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圈钱市,在中国的股市里,绝对多数中小股民成为血淋淋的割肉者,而权贵们却在饕餮!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农民的土地被强行低价圈占,而某些集团和人却从土地交易中攫取了巨额财富。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垄断企业和政府的疯狂“三公消费”、高额退休金、各种隐性福利。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过年过节时,各级领导收受的巨额礼金……

  第二、权力的非继承性和时效性导致掌权者有很大的激励去尽快兑现其权力租金。应该说,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社会的变迁,在当代中国,公权力的非继承性以成为一种主流价值观(当然,公权力的继承性还未彻底清除,某些领域还存在公权力的变相世袭,比如现在常常被老百姓诟病的“官二代”等现象),因此,要想传袭其权力、实现权力租金的长期最大化就变得越来越困难;也因此,就导致权力具有很强的时效性,这种时效性就是一些人所说的“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权力的非继承性和时效性一方面会迫使权势者想方设法延长其掌权时间,比如通过延长退休年龄、配置亲信、将权力嵌入到各种关系网络中,从而尽可能延长权力租金的贴现期;另一方面,当无法延长其掌权时间时,将迫使权势者去尽早尽快地兑现其权力租金,以免权力租金遭受不确定性和时间的侵蚀。故此,权势者就会利用各种途径,包括灰色途径来寻求其权力租金现值的最大化,于是,“灰色收入”就不可避免了;而且,“灰色收入”兑现的快慢与他们权力消失的快慢成正比,权力消失越快、非继承性和时效性越强,“灰色收入”兑现的速度就越快。“59岁现象”就是这种权力租金在权力临近丧生时的尽快贴现。

  第三、权力失衡会导致市场发育滞后和失序,失序的市场又为灰色收入创造天然的条件。市场是交易主体之间基于平等的身份和权利的匿名交易,当交易成本足够低时,科斯定理就会起作用,即在零交易成本(或交易成本很低)和不考虑财富效应时,产权的配置不会改变资源的使用效率。然而,一旦涉及到政治领域,在权力结构失衡时,科斯定理将不再成立(Acemoglu,2002)。也就是说,权力结构的失衡会影响市场的发育,使规则性契约失去作用,而关系型契约或者说潜规则则大行其道,从而导致市场滑入成一个“权贵资本主义”(吴敬琏,2008)的游戏场。一般来说,市场交易是充满竞争和比较透明的,其利益输送是比较规范的;而非市场的交易则是基于权力的和比较隐蔽的,其利益输送是灰色的甚至是黑色的。因此,一个国家的市场发育越不完善、游戏规则越不透明、受权力的干预越多,这个国家的“灰色收入”就越高。

  总之,从中石化“万元公积金”可以看出中国当前的“灰色收入”问题已非常严重和普遍。而权力结构的失衡是中国巨额“灰色收入”之真正原因。无论是权钱交易、公共投资领域腐败、土地收益分配还是其他垄断利益的攫取,就其根本而言,都是当代中国权力失衡下,权势者追求其权力租金最大化和尽早尽快实现权力租金货币化的体现。所以,当代中国最重要的是深化改革,把改革推向纵深,打破权力垄断之格局,重塑起一个相互制衡、相互竞争的权力结构。

来源:财经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