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志军:从住建部爽约看改革仅到“官家”止

作者:唐志军  时间:2013-07-05   浏览次数:0

   7月1日是住建部年初承诺的实现500个城市住房信息系统联网的截止日期,而今,期限已过,官方却没有任何关于联网成功的表态和介绍。其实,早在2011年年底,住建部就提出将全国40余城市个人住房信息统一联网查询。随后,该项目和保障性住房信息系统、100个城市住房公积金信息联网系统一并,得到国家发改委的立项批准,项目周期总计约为3年。住建部部长姜伟新早前也曾表示,住房信息联网系统有相当的难度,但要继续努力把它建立起来:“加快推进所有地级城市个人住房信息系统与省和部的联网工作。”可现实是,在各种阻力下,住建部并未实现自己的承诺,而是在信誓旦旦后,再一次爽约! 

  当然,对于苦逼的中国老百姓而言,住建部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爽约的政府部门。在过去的几年,我们所见过的政府爽约的事情,可谓是一波接一波,一茬接一茬,此波未平,另一波又起。比如说,关于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的推出,温家宝总理在2012年两会时,信誓旦旦的说,要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可是,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这个方案的影子。比如说,温总理曾承诺,要在2012年,将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提高到4%,可是今天,这个目标在许多地方还未实现。比如说,我们的政府承诺要控制房价,并出台了一个又一个调控政策和调控文件,可是,我们却没看到房价被调控下来,反而是在不断地上涨。比如说,有关公车的改革,早在很多年之前就提出来了,可是,却迟迟未有实质性的进展。比如说,早在1995年4月2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的《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就承诺要推动官员财产申报和公开,然而,时到今日,有关官员财产申报和公示的制度还是镜中花、水中月,更别说实践推广了。比如说,我们的宪法早在50多年前就规定,人民有出版、言论、结社等自由权,可是,直到今天,这些权利似乎还离我们太遥远…… 

  政府的屡次爽约危害大矣!不仅会导致政府失信于民,降低其信用度和权威性;也会导致社会契约精神的丧失和沉沦。这是因为,政府作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和社会矛盾的裁决者,其承诺是社会信用的基石。如果作为社会信用基石的政府自身都不讲信用,不履行承诺,经常爽约,整个社会的信用从何谈起?我想,爽约的危害,政府本身应该也有着清醒的认识。可是,为何我们的政府还经常爽约呢? 

  在当前的中国,政府爽约最严重、最普遍的地方,就是有关推进改革之处。近些年,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所承诺推出的改革,却总是被夭折或者被大打折扣或者与事前的承诺相距很远。尤其是一些事关全局性的、根本性的改革,虽然我们三番五次的做出承诺,说要突破一切阻碍、勇往直前;可一旦回归现实,过一段时间,回头再看,却发现我们还是在原地踏步! 

  翻开所有这些关于改革的承诺被爽约的历史记录,我们可以发现这样一个特征:改革越是接近“官家”,就越难以推动,被爽约的可能性就越大! 

  从此次住建部在住房信息系统联网一事上的爽约上就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一点。中投顾问房地产行业研究员殷旭飞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住房信息联网工作的开展不存在技术等方面的难题,其难以实施的原因主要集中在主观方面的阻碍,触及部分人的利益,地方政府不配合、官员信息公开、基础数据整理确实庞杂等因素均使该项行动寸步难行。而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也曾表示,房产信息联网技术上没有问题,信息方面成为各种各样的孤岛,主要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有些部门和地方顾及相关利益,存在故意控制的举动。 

  问题于是就成了:为什么改革越是接近“官家”,就越可能被爽约而无法推动呢? 

  就中国改革而言,主要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改革。这其中,最高层的“官家”----中央决策层----往往是改革的推动者,因为唯有推动改革,才有可能长期执政;而次一级的“官家”----包括各个部委、地方政府、垄断性国有企业等往往是被改革者。改革的目的,是稀释被掌控在次一级“官家”手上的巨大权力,把这些权力或收归中央、从而提高中央的权威性,或进一步下放给更次一级的行政单位,或分权给社会、民营企业和公众。 

    正是因为次一级的“官家”手上掌握着巨大的权力,它们就因此可获取巨额权力租金。而且,持有这种权力的时间越长,它们就获利越多,并对这种权力越迷恋。尤其是,中国过去三十年的改革是一种渐进式改革。而渐进式改革中存在一个必然的结果,那就是:权力会嵌入市场化进程中,主动或被动的从市场上寻找租金。于是,在中国市场的每一个领域、每一个环节几乎都有着权力寻租的影子:在市场制度的设计上,权力会嵌入其中,妨碍公正、透明、好的市场制度的构建;在市场进入和机会公平上,权力常常自设壁垒,拒绝赋予其他主体以公平进入和竞争的机会;在垄断的打破上,权力会为了延续既得利益而阻碍改革的推进;在市场秩序的维护中,权力常常玩忽职守,并与作假、作恶、施毒等势力勾结起来,成为公正有效市场秩序构建的挡路虎;在财富分配上,通过攫取巨额的“权力租金”,权力已成为社会财富的主要占有者…… 

  可是,改革的实质,就是要削减或重组它们手上的权力。而这,无疑就会损害其既得利益。当它们的利益受损时,就会联合起来,阻止那些不利于它们的改革的推行。特别的,由于一些关键环节改革的滞后,这些主要由各类“官家”所组成的利益集团已经坐大,有了属于自己的特殊利益,并且,它们可以利用自己手上掌握的巨大资源(经济资源、关系资源甚至是政治资源)来与改革推行者相抗衡,甚至是挟持中央政府以阻扰改革的推进。 

  而中央政府呢?一是推出的改革方案本身存在缺陷,未正确预料到来自特殊利益集团的阻力,在遭遇到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扰时,缺乏足够的理由来打动既得利益集团,并获取他们的理解和支持;二是缺乏鼎力推动改革的决心、勇气、智慧和魄力,一旦遇到阻力,就畏手畏脚、不攻自败;三是中央政府尤其是各部委本身未能超越于利益集团之上,真正成为一个代表最大多数人的“中性政府”,而是被特殊利益集团所收买或挟持(有些部委本身就是一个特殊利益集团),未能真正推动有利于大多数人的改革;四是未能真正依靠人民,真正向人民放权,并通过民主的力量、舆论的力量来同改革阻扰者进行斗争。 

  正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到许多承诺只是“口惠而实不至”,许多改革也仅停留在口头上,而未走向实际;即便走向了实际,但一到“官家”,就无法再推行了。这些典型例子有:财产申报和公示制度因为官员的阻扰而迟迟,收入分配改革一到国有垄断企业就无法再前行,养老金统一改革一到政府官员那里就被夭折,房地产只搞调控不搞改革,第三次经济普查因部分官员房产多而难以涉及住房,医疗保障制度改革难以撼动高干特权(高干们占有了大部分优质医疗资源),代表大学教育改革的一种新尝试的南方科技大学也被“官化”…… 

  也正因为这样,社会上弥漫着一种悲观看法,认为中国难以推动实质改革,难以实现“中国梦”。尤其是,在当前各种矛盾堆积、经济转型迟缓的情形下,人们普遍认为,如果不能打破特殊利益集团的“官家”对改革的把持和阻扰,中国将在一次次爽约中走向混乱和“中等收入陷阱”。而这绝非危言耸听! 

  可以值得期待的是,以习近平和李克强为首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已经发出了要强力推动改革向纵深和关键矛盾点推进的明确信息。不过,就中国改革的关键点而言,我认为是对权力结构的重构!如果不能重构权力结构,改革的效度将大打折扣。 

  期待以后来自政府的承诺都能得以践行,更期待下一轮改革有着实质的进展,而不再是仅到“官家”至!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