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新:村域经济转型发展态势与中国经验

作者:王景新  时间:2012-09-11   浏览次数:0

  中国村域经济转型正处在关键时期,凸显出结构多元化和非农化,类型、水平多样化和多级化的发展态势。村域经济转型发展过程中,最具借鉴意义和推广价值的中国经验包括:始终保持农业持续增长,保障农产品供给和社会稳定;采取农民首创试验、政府认可推广、上下互动、渐次推进的模式;坚持资源配置中的起点公平、经济民主原则;激励村域精英创业、创新,造就星罗棋布的小型经济文化中心。

  一、村域经济的基本概念、学科归属与研究方法

  (一)“村域”概念的提出

  中国是一个农业古国,农耕社会的村落,是经济、社会和文化的综合地域,它有稳固的社区特性,有经济自助、互助与合作发展的社会基础,是基层治理与经济活动的载体和基本单元,因此,各学科的村落研究几乎都涉及了“村落经济”,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成果:经济学研究成果有卜凯的《中国农场经济》和《中国土地利用》;人类学研究成果有明恩溥的《中国乡村生活》和葛学溥的《华南的乡村生活:广东凤凰村的家族主义社会学研究》;社会学研究成果有费孝通的《江村经济——中国农民的生活》和陆学艺的《内发的村庄:行仁村》等。

  新中国成立后,传统的自然村落经历了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等组织化的过程。人民公社(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体制框架内,生产队是农民生产、生活、分配核算的基本单元,自然村只是一个居住单元,其他功能弱化了。

  农村改革时期,撤销人民公社、恢复重建乡(镇)人民政府,生产队、生产大队分别改组为村民小组和村民委员会,重构了“乡政村治”格局。这一格局下,村域资源配置、核算分配等权利快速向村民委员会集中,村民小组(原生产队)的职能也弱化了。随着改革深入,

  农民获得了时间和空间上的自由,逐渐富裕起来的农民追求舒适环境和自由空间,居落布局摆脱了村落边界的束缚,沿公路、山林、水系、集镇散开;加上乡村工业化、城镇化的冲击,政府推动农民向城镇和中心村集中,预示着传统自然村落的瓦解趋势。自然村落已失去作为一个经济单元来研究的价值。

  与此相反,行政村的权力越来越集中,边界越来越清晰。村域面积及边界线不仅有精确的地图标识,而且其历史变迁的“线路图”也深深融化在村民的头脑中得以代际传承;村与村之间,集体资源、资产和资金的产权边界及归属泾渭分明,成员归属感强烈;村民自治、资源配置、生产组织、核算与分配、福利和公共服务等,都以行政村为独立单元;不同村域的经济运行自成体系,客观存在着、运行着,且呈多样性、差异化的发展趋势。

  一切迹象都表明:尽管行政村不是一个完整的经济地理单元,但它却构成了以行政村为边界的地域经济共同体,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经济单元。据此,笔者提出“村域”概念,以替代历史上的“村落”概念,或者只在行政村意义使用“村落”概念。

  (二)村域经济及其转型

  村域经济指行政村域内经济主体的经济活动与经济关系,属于行政区域经济中村级级别的经济类型。村域经济主体包括农户、村组集体和新经济体;村域经济活动涵盖了农林牧渔业、工业和建筑业、交通运输和仓储业、批发零售贸易业、住宿及餐饮业、金融保险及房地产业、教育卫生体育文化艺术广播和科学研究、社区管理和服务等门类和行业。

  村域经济的研究对象是村域内经济主体的经济活动、经济关系及运行规律,是把“国民经济发展的地域组织规律”(程必定,1989)和“三农”问题下沉到村域层面来研究。它的研究内容是,村域经济主体、类型和特点,村域资源配置及村际流动与组合,村域产权制度安排及运行机制,村域产业组织模式、经济结构及分化,村域经济外部环境和内部响应机制(例如主体转型、精英培育、自我发展和核心竞争力提升),不同资源禀赋、经济条件下的村域经济转型发展比较等。

  村域经济转型是国家和地域经济转型的重要组成部分。狭义的村域经济转型指行政村经济制度改革,村域市场主体及其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方式转型,村域经济类型和水平多极化发展。广义的村域经济转型指村域由传统农业经济社会转型为现代工业经济社会,包含所有权结构多元化、产业和就业结构非农化、经济社会结构现代化、农耕文化与工商业文化由冲突向融合转型、农民收入由贫穷向富裕转型,身份农民向职业农民转型等。当今时代,村域经济转型研究是村域经济研究的重点。

  (三)村域经济主体及其相互关系

  中国农村“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经历了创立、坚持和完善等不同发展阶段,已上升为国家的基本经济制度之一。“双层经营体制”的微观主体是村域农户经济和村组集体经济,此外,既不属于农户经济、也不属于村组集体经济的新经济体在越来越多的村域发展起来,彰显村域经济主体“三足鼎立”之势。

  集体土地家庭承包经营制度的建立,恢复了家庭的生产功能,随着家庭积累增加,家庭经营拓展到工业、商业和服务业领域。中国的“家庭经营”内涵着以家庭为单元经营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所有农户和个体户,但不包括私有民营的法人企业,我们将其称之为农户经济。

  村组集体经济,即行政村范围内村、组两级集体成员,以土地等资源的共同占有为核心,以共同积累的资产和资金为支撑,采取家庭承包、统分结合等经营管理形式,实行按劳分配和按生产要素分配相结合的社区成员共有的经济。它有两种基本类型:一是传承型村组集体经济,指资源、资产、资金分别属于原生产大队和生产队集体成员无差别所有,产权边界由人民公社“六十条”[1]所规定,传承至今,仍然由村组集体经济组织代理、或者由村民委员会和村民小组代理,统一经营管理,收益共享的社区集体经济;二是改制型村级股份合作经济,它是村域内农民共同创造和辛勤积累、凝聚着几代农民的贡献、代际传承下来的共有资源、资产和资金,经过股份合作制改革,由全村成员有差别(按股份)占有,多种形式经营管理,收益按劳动贡献分配和按股分红相结合的社区股份合作经济。

  村域新经济体是村域内既不属于农户经济,也不属于村组集体经济的新经济联合体,例如,农户经济联合体、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私人企业(不含个体户)、股份制企业、股份合作制企业等。其中,含有“部分劳动者共同所有”成分的新经济体,可以视为村域新型集体经济。

  村域经济转型发展的水平取决于农户经济、村组集体经济和新经济体发育成长及经营方式转型的程度。农户越早完成原始积累、采用先进科技和手段,就越早实现土地集约化经营,越早解放劳动力,进而促进农户创业、村域精英成长及新经济体发育。农户经济转型和新经济体的成长,又是村组集体经济增长的源泉。村组集体经济增强对农户经济及新经济体转型发展具有反作用。在这个关系链中,农户经济是基础,村组集体经济是保障,新经济体发育成长最关键。

  (四)村域经济的基本类型及其变异

  为了正确处理个案与整体、典型经验与普遍规律的关系,本文按费孝通在《农村调查》中提出的方法,即在采取抽样方法来做定量分析之前,必须先走一步分别类型的定性分析。笔者在调查时,将村域经济划分为现代农业型、传统农业(山区、少数民族聚居区)型、现代工业型、专业市场型、旅游型五种类型。其标准是:农林牧渔产值接近或超过30%、农户收入主要来源于农业的村域经济,属于农业型村域经济,其中,现代农业型村域比较富裕,传统农业型村域比较贫穷;将非农业产值比重超过80%,其中工业产值超过50%,农户收入主要来源于非农产业的村域经济,作为工业型村域经济;将产地和销售市场集聚为一体的村域经济,作为专业市场型村域经济;把保护与开发并重的古村落和“农家乐”集群式的村域经济,视为旅游型村域经济。这样划分仍有缺陷,但至少区分了类型,为分区聚类取样调研提供了框架。

  但是,大多数的村域经济是多种经济类型混合在一起的。(1)传统农业村一般都是贫穷村,要么因自然环境险恶、经济资源贫乏,要么因制度和技术创新不足,工商业少有发展,这是贫穷的根源,也是贫穷的结果。(2)现代农业村、工业村和市场村可能重叠。一些现代农业村为工业化积累了资本,一些工业村反哺了现代农业,于是形成了村域工农业共同发展的局面;一些工业产业集聚的村域内,专业市场相当发达。(3)旅游村中有古村落、“农家乐”集群村落和“明星村”。

  (五)村域经济研究的学科归属、框架与方法

  村域经济研究是农业、农村经济及“三农”问题研究的新视点和具体化。2010年末,中国约有61.56万个行政村,它们是我国农业产业园区、农业现代化主阵地,是新农村建设的载体,也是农民的生活家园,村域经济的研究意义可见一斑。

  村域经济研究是区域经济学的新拓展和独立分支。区域经济学家的兴趣都集中在大经济区、大都市带和大行政区域,县域经济研究者也较多,唯独村域经济研究严重缺失。村域经济既不是完整的区域经济类型,也没有完全的行政调控手段;村域经济空间狭小、结构单一、产业链条短、规模小,长期以来投入不足,基础脆弱。这些特点表明,不能用宏观区域经济理论解释村域经济现象,村域经济研究有独立的对象、方法。

  村域经济转型研究是转型经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村域变迁是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变迁的历史缩影,村域层面沉淀着融入了血缘和地缘关系的制度变迁、经济社会转型的丰富内容与痕迹,村域转型发展状况事关中国能否如期实现全面小康和“三农”现代化的目标。因此,村域经济转型应从广义上来理解。其研究内容是,村域经济转型的起点、初始条件、过程与路径、成就与问题、基本经验和规律,村域经济主体及其经营方式转型,村域经济历史进程及制度,村域经济转型发展的中国特色及世界意义,村域经济转型发展的国外经验和教训等。

  村域经济学作为农业农村经济学、区域经济学、转型经济学的边缘交叉新学科,构建多学科参与研究的技术线路和框架是必要的(图1)。这个框架应特别重视村域内部响应机制对宏观环境和外部条件的适应和借重。

  近几年,笔者及所带的团队在村域经济研究方法上做了一些尝试。比如:(1)以区域经济学、农业农村经济学的一般理论为基础,汲取转型经济学、制度经济学、发展经济学的理念营养,引入社会人类学“四季观察”、“参与式”田野调查法和历史学口述史法,各种方法相互借鉴和补充。(2)实地调查解剖典型案例,入户问卷调查获取相关原始资料数据。村域调查样本分区聚类取样,同时保证粮食主产区、贫困山区、平原湖区、城中村和城郊村在样本中的代表性。笔者及所带的团队继承前人深入农村调查研究的传统,刻意选择历史上研究过的村落与现实研究对接,例如,把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和以陈翰笙等为代表的“中国农村派”调研村落、民国乡村建设实验村落、日本满铁调查村落和江南古村落等,都纳入样本。入户问卷调查时,先招募、再培训大学生调查员,利用假期回乡问卷,“回乡”利于调查员尽快融入“熟人社会”,实施实地考察和参与式调查。(3)不局限于统计数据,本团队与浙江省减轻农民负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农业厅联合,建立农户经济和农民负担固定监测点和研究网络。(4)通过多学科参与和政府合作不断创新村域经济研究方法,以增强村域经济成果的转化能力。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