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王俊豪 > 访谈

王俊豪:从电信改革看政府管制

  时间:2013-01-22   浏览次数:0

  对普通读者来说,王俊豪教授的获奖著作《政府管制经济学导论——基本理论及其在政府管制实践中的应用》似乎有些生涩。但只要用大家都明白的话一解释,相信每一位读者都马上会理解,王俊豪教授所作的研究关系到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切身利益。

  比如,打一个长途电话的成本是多少?一吨自来水的成本是多少?一张火车票究竟值多少钱?一度电的成本是多少?可能你并不知道,但你一定知道它们的价格,并且除非人家主动打折,这个价格是没有任何讨价还价之余地的。因为经营这些产品的企业常常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的垄断企业。

  王俊豪教授研究的政府管制经济学,就是研究政府如何通过对这些垄断企业科学有效的管制,让我们能以一个合理的价格,来购买这些生活必须又不能自由选择的特殊产品。

  11月28日,本报记者飞赴杭州,对公务、教学均十分繁忙的王俊豪教授进行了见缝插针式的采访,让我们有机会对和我们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政府管制经济学有一个初步的了解。同时,为了在本文有限的篇幅内能把问题说得更明白一点,只好以电信体制改革为主要的论证实例。

  政府管制的对象主要是电信等自然垄断产业,管制的目的是为了追求社会整体经济效率,特别是分配效率,保护消费者权益,实现社会福利最大化

  记者:您能否概括一下政府管制的基本内容?

  王俊豪:政府管制是伴随着自然垄断产业的产生而产生的。从现实生活来看,自然垄断产业主要是指电信、电力、煤气、自来水、铁路运输等。这些产业之所以能成为自然垄断产业,是因为这些产业普遍具有需要巨额投资,投资回报期长,资产专用性强等特点,如自来水管道、煤气管道、高压输电线路、有线电话网、铁路轨道网等,这些设备很难转为他用。同时,规模经济非常显著,生产规模越大,单位成本越低。由一家或极少数几家企业垄断经营能使社会生产效率极大化。

  为什么需要对自然垄断产业进行政府管制?一是抑制企业制定垄断价格,维护社会分配效率;二是防止破坏性竞争,保证社会生产效率和供应稳定。政府需要进行管制,通过控制进入壁垒,抑制企业过度进入,以保证社会生产效率。同时,设立退出壁垒,控制企业在无利可图或者在更好的投资吸引下,任意退出市场,以免造成特定社会产品或服务生产供应的不稳定;三是制约垄断企业的不正当竞争。如果一个垄断企业同时经营自然垄断性业务和竞争性业务,它就可能在垄断性业务领域制定垄断价格,而在竞争性领域制定超低价格,在和其他竞争性企业中获得利益。

  信息不对称,是政府管制面临的最大难题之一。英国等发达国家以经济原理指导政府管制的经验值得我国借鉴

  记者:对老百姓来说,感受政府管制效果的主要参照,是自然垄断企业所提供产品或服务的价格。在80年代中后期,一部模拟移动电话的价格就高达好几万元,在其后很长一段时间,广大消费者在购买移动电话时,仍不得不接受很高的初装费,这能说是合理的吗?这是不是因为政府的管制措施不到位?

  王俊豪:从现在掌握的数据看,80年代中后期出现的摸拟移动电话,其建成、放号使用成本只需6千多元,价格明显脱离了成本。

  你的问题涉及到政府管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最困难的一个方面,即价格管制。困难的原因,在于政府管制机构和被管制企业之间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政府管制机构几乎不可能了解垄断企业的真实成本,从而无法按照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以成本定价。相反,垄断企业则可以通过夸大成本的办法,要求政府管制机构不得不接受大大高于成本的定价。这一结果的危害还不止于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更重要的是无法使垄断企业产生提高生效率、降低生产成本的内在积极性。

  以我国的自来水供应为例,36个大中城市的自来水平均价格由1985年的每吨0.07元左右提高到1998年的每吨0.89元,上涨了10多倍,近年来又有较大幅度的上涨,其涨幅远远超过通货膨胀率的幅度,但自来水产业的总体经济效益并没有多大变化,许多企业经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经济效率不但没有提高,反而有所下降。

  记者:从自然垄断产业的特征来看,对自然垄断产业的管制,是全世界面临的共同课题,那么发达国家在这方面有没有值得我国借鉴的好经验?

  王俊豪:其实,政府管制本身就是首先在发达国家开始实践的,美国在19世纪70年代,铁路运输产业就已经形成了明显的垄断力量,也成为美国联邦政府实行经济管制的第一个主要产业。发达国家长期的政府管制实践和研究,当然也创造了许多值得我国借鉴的经验和方法,比如英国的政府管制定价模式,就很有借鉴价值。

  自然垄断产业并不完全排斥竞争,但需要的是规模经济与竞争活力相兼容的有效竞争。实现这一点,需要法规先行。我国先改革、后立法的模式需要检讨。

  记者:我注意到你在书中提到,在受政府管制的自然垄断产业中,政府管制者扮演着竞争性市场的角色,以模拟发挥竞争机制的功能,试图通过类似竞争的刺激机制促进企业降低成本。但能不能说自然垄断产业就绝对排斥竞争?

  王俊豪:其实,随着人们对自然垄断产业认识的不断深入,许多观念也在发生变化。比如,能不能在符合规模经济要求、竞争收益大于竞争成本的前提下,允许新的企业进入自然垄断产业领域,以适度竞争刺激企业提高生产效率。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都先后采取了放松政府管制的政策,允许一部分新企业进入自然垄断产业,积极培育市场竞争力量。

  记者:如何能保证新加入的企业有竞争力?

  王俊豪:对新企业的进入帮助虽然在短期内有悖于公平竞争,但从长期看,有利于实现有效竞争。但这种扶持的力度,不仅体现在优惠政策上,更主要的是体现在保障这些优惠政策的法规上。

  我们以英国的电信产业为例。1983年11月,英国政府同意莫克瑞电信公司和原来独家垄断的英国电信公司共同拥有经营全国性通信网络的特许权,提供英国国内、国际长途电话业务和市内电话业务。

  但对莫克瑞电信公司来说,马上就面临竞争困境:一,其虽然从一开始就获得了可以首先在像伦敦这样的通信业务量最大的地区经营业务的特权,利于其在较短时间内以较低的成本取得较高的利润,但其市内电话的网络还很小,如果不能和英国电信公司庞大的市内电话网络互联互通,其用户只能在其有限的网络内通话,业务量绝难有大的发展;同时,其国内外长途电话业务如果不能和英国电信公司庞大的市内电话网络互联互通,只能为自己的市内电话用户服务,也无法发挥规模效益。

  二、如果电话号码是一个企业的垄断性资源,原来英国电信公司的客户想变为莫克瑞电信公司的客户,就必须更改电话号码,这会给客户带来很大的麻烦和成本,使得莫克瑞电信公司主要只能在从没有装过电话的用户中争取客户。

  为此,英国政府通过立法和授权,要求英国电信公司向莫克瑞电信公司以较低的成本价格提供市内电话通信网络服务,实现两个网络的到联互通,不许设置价格垒。1994年8月,政府管制机构———英国电信(管制)办公室———要求英国电信公司向顾客提供自由转换电话公司而不变更电话号码的服务,并将此作为该公司经营许可证的条款。1997年4月,又要求所有的通信网络经营企业都像英国电信公司一样,向顾客提供这一服务,并将此作为所有通信网络经营企业经营许可证的一个要件。

来源:深圳商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