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加宁:未来经济走势取决于改革预期

作者:魏加宁  时间:2013-04-14

   

  “2013首届长江青年投资人论坛”于4月13日在上海举行。上图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魏加宁。(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

  “2013首届长江青年投资人论坛”于4月13日在上海举行。上图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魏加宁。

  以下为演讲实录:

  魏加宁:大家早上好,来到这个会场感到非常感动,那么多的朋友坐在后来新加的位置。我觉得要看一个地方有没有希望看什么呢?看年轻人,看年轻人看什么呢?看年轻人是否好学。看到上海的年轻人这么好学,我觉得上海还是很有希望的。

  接着刚才金行长的话题,我想说两句话。金行长刚才介绍了国际银行业监管的一些趋势,因为我也是长期研究国内的金融改革、金融体制问题,个人认为中国现在在监管方面的问题有很多,其中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或者是潜藏着的比较大的风险就是“猫鼠换位”,就是金融机构的经营者今天是高管,明天就去当监管者,而金融机构的监管者明天又去当经营者。这样会出现什么风险呢?因为很多都是国有金融机构,就很有可能利用国有资产为自己升官铺路,这又带来了一个相应的问题,就是让监管者中下层的监管官员在监管的时候就不敢从严监管,今天我监管了你这家银行,明天你来当我的老板,我还能有好日子过吗?所以就会出现这样一个问题。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我们监管者的通道也有问题。监管者会给自己留后路,发现某家金融机构有问题了,我先放你一马,达成一种默契,等到我退官的时候下来到你这里,当不了高管,当个顾问总可以吧?这样就会出现监管的宽容。其实这个话题不是今天才讲的,银监会成立以后的第一次专家座谈会,在那个会上当着银监会主席我就讲了这个观点,一定要切断这个链条,否则中国的监管不可能达到理想的效果。这是我有感于刚才金行长提到的国际监管谈的一点我对国内监管的看法。

  回到今天我的话题上来,主要是讲中国经济。我想先做三点声明:第一,以下所讲的观点都是我个人的观点,不代表发展研究中心的意见,与所在单位无关;第二,本人只是一个学者,并且不在股市,所谈的内容是讲宏观经济的,与股市无关、与改革无关、与政治无关;第三,媒体在报道的时候一定要让我看一下,这样可以避免出错。以上是我每次演讲之前要做的三点声明,谢谢大家的理解。

  为什么说今年的经济形势主要要看国内呢?我很赞成刚才金行长讲的,个人认为今年的国际环境总的来说应该是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外部风险我就不讲了,刚才金行长已经讲了,我就补充一点,就是刚才这位朋友提出的日本的问题。我觉得日本的问题确实值得注意,一个是它的债务负担率其实要远高于希腊,但是它的问题在于它的债务都是本国人持有,所以外界好像不是太关心,但是话又说回来,大概有90%是日本人持有债务,但是回过头来承担这部分损失的也只能是、主要是日本人自己,所以解决起来难度恐怕会更大,另外就是后来看看安倍的政策,现在有几个问题值得注意,现在泡沫经济破裂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中央银行的独立性增强,但是这次安倍政府明显是在各个方面压制银行,就连财政长官都提前退休了,这样的话会后患无穷,暂时可能会缓解一下当前的困难,但是体制上的问题,如果央行的独立性被削弱的话将来就会出很大的问题。我也注意到中央银行就把货币政策委员会的决策,谁赞成什么,谁反对什么披露出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就是要增强货币政策决策的透明度。另外现在安倍政府定的2%的通胀目标能不能实现,即使是日本的学者也在持怀疑态度,泡沫经济时期通胀才是1.5%,现在想一下子达到2%?能不能实现还是一个问题,就算真的能够实现这个目标,会不会出现债务违约?还有一个矛盾,现在在刺激经济的同时又声称未来要提高消费率,这是一个很矛盾的政策。还有就是实行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后,日元大幅度贬值的外部性问题如何应对,对于国际方面我就做这些补充。

  对于中国国内的经济,我觉得今年主要是三大风险、两大看点。

  首先是产业空心化的风险,其实2005年左右我们就在呼吁警惕这个事情,当时温州的企业已经开始出现分化,越来越多的企业去搞房地产了,只有很少量的企业愿意坚持实体经济,做实业制造业,但是非常艰难,各种成本都在上升,人民币也在升值,所以就非常困难。现在面临的情况是低端的产业有可能因为成本上升面临淘汰的风险,而高端的产业又因为研发投入不足上不去,这样的话中国处在这样一个中间的夹心层的位置上就会很难受。但是我认为这种责任不完全在企业,板子不能都打在企业身上,造成这种现象是和我们整个宏观经济政策有很大的关系,就是我们过去10年的宏观经济政策仔细回过头来反思的话,形成了一种什么局面呢?就是虚拟经济的超额利润过高,而实体经济的利润太薄,货币超发、利率长期为负使得投机长期盛行,所以大家都去炒房地产了,再加上各地制度创新的环境太差,这也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就是政府的作用过强,或者是该做的事情没做,不该做的事情做了很多。比如各级政府所谓的产业政策,包括新兴战略产业的指导最后可能都会出问题,比如最近无锡的光伏企业出现的问题就说明政府不一定比市场聪明、比企业家聪明,政府的作用太强对市场实际上是一个抑制的作用,所以我觉得产业风险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方面。

  其次是金融风险,这里包括几个方面,今天就不展开讲了。一个是房地产泡沫的风险,刚才金行长提到了,还有就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风险以及所谓的民间借贷、信托理财、影子银行等等。我想这些风险大家都比较了解了,应该说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这三大风险的存在,所以我也不展开讲了。

  金融风险以外的第三个风险就是财政风险。去年我们也做了一个研究,中国政府债务汇总起来发现总的政府债务风险与GDP相比,根据我们的口径大概是59%,也就是说接近了通常认为警戒线的60%,这与广义财政收入相比到了175%,也是已经超过了警戒线,通常认为警戒线是100%,但是中国债务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呢?就是它的结构主要是地方政府债务,和各国比较起来,你去看债务占GDP的比重,中国和发达国家债务国相比好像不是太够,但是和财政收入相比基本上就和发达国家债务国持平了,你再看债务结构就会发现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占到了大头,达到了58%,中央政府债务好像看起来还不大。当然,光看债务还不够,还要看资产负债表,去年马骏和曹远征他们编了一个表,后来社科院经济所李扬他们又编了一个表,这些还有待讨论,不管现在的判断如何,但是有一个趋势可以看出来,中国一方面民生的支出在快速增长,而且民生支出的一个特点就是刚性特征,能上不能下,另一方面现在经济学界似乎形成了一种共识,就是未来一段时期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将会下一个台阶,经济增长下了一个台阶的话,如果体制不做大的变动财政收入增长肯定也会下一个台阶,这样的话大家就不难想像未来财政的可持续性的问题了。你的政府债务只能会变得更多,而且将来还没有具体讨论的养老金的缺口问题怎么办。以上主要就是中国经济的三大风险:产业风险、金融风险和财政风险。

  大家可能都很关注中国经济未来的走势,也希望更多地看看未来。我想中国经济未来的走势主要是有两大看点,具体的预测刚才金行长已经做了详细的分析,我想从大势上来把握,我也比较赞成刘院长讲的,首先是把大势把握住了。我觉得未来中国的经济走势主要取决于两件大事:一是体制改革何去何从;二是城市化走什么道路。今天我想重点把这两件事情和大家探讨一下。

来源:新浪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