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加宁:经济下行风险评估与对策思考

作者:魏加宁  时间:2015-12-25

  如何看待当前的经济下行?究竟有哪些原因导致了当前的经济下行?

  从短期角度来看,按照所谓的“三驾马车”分析框架,首先,出口导向型经济遇到了世界经济不景气,出口受阻;其次,政府消费处于下降趋势,整个消费增长放缓;再次,政府投资增长放缓,从而导致整个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放缓。从中期角度来看,考虑周期性因素,改革开放36年来,中国经济经历过三个大的周期,并且三个周期都有一个共同的规律,这就是,每当中国经济遇到困难、遇到危机的时候,我们都是先有一次思想解放,通过思想解放带动改革开放,通过改革开放带动经济增长。可以说,如果思想解放不到位,改革开放就无法向前推进;改革开放无法向前推进,经济也就很难出现止跌回升。从长期角度来看,就是所谓潜在增长率“下台阶”。总之,无论是从短期看,从中期看,还是从长期看,经济下行都与改革这个要素密切相关。

  经济下行速度过快、幅度过大会带来什么样的风险?

  对此,我们提出了一个风险评估的矩阵分析框架。通过风险评估分析,我们认为,当前,或者说“十三五”期间,我国经济发展的总体风险处于中等水平,但是面临较大的结构性风险。这些风险包括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地方政府债务、金融风险、通货紧缩以及经济硬着陆风险。尤其是房地产泡沫和产能过剩的风险比较大,并且存在着较大的传染性。

  但是,我们要注意区分三类性质不同的风险。首先是不改革的风险,其次是改革必须冒的风险,最后是改革方法不当,或者改革方向错误可能导致的风险。

  应当如何应对经济下行的风险?

  首先,关于对策选择。目前在社会上实际存在着三种不同的政策主张:第一种观点主张继续“输血”、“打激素”,也就是继续依靠大量增发货币、投放信贷、投放财政资金来刺激经济。第二种观点主张把新常态理解成我们什么都不要做,忍一忍就好了,适应一下就好了,什么事情都不要做,就好像是“打麻药”、“打止痛针”。第三种观点主张“动手术”、

  “止血”,也就是加快改革,包括国企、财税改革、地方政府改革等,通过改革来“止血”。

  关于第一种观点,如果光“输血”,不去“动手术”,不去“止血”的话,就是输多少血也流不到“毛细血管”,流不到中小企业,流不到实体经济里去。不仅如此,而且还有可能使得“心脏”负担过重,导致“心脏”出问题,也就是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会出问题。

  关于第二种观点,“打麻药”,“打止痛针”。大家知道,阑尾炎最忌讳的是吃“止疼药”,因为吃了以后会感觉好一些,但是等到药劲过了以后,就会发现已经“穿孔”了,抢救都来不及了。如果是为了“动手术”、“止血”,输一点血、打一点麻药是可以理解的,可能也是必须的。但是如果光“输血”,光“打麻药”,而不“动手术”的话,中国经济有可能会有大的麻烦。

  其次,关于解放思想。如前所述,在中国有着一个明显的改革周期,每个改革周期都是先有一次思想解放,然后带来改革开放的高潮,改革开放带来经济增长。为什么今天经济还在下行,因为改革开放没有到位;为什么改革开放没有到位,因为我们的思想还不够解放。

  最近,学术界开始在讨论凯恩斯主义“三驾马车”的分析框架存在着一定的缺陷,中央领导也提出供给侧改革,政治局提出建设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些都是在对经济理论进行探讨、进行创新。我认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应当包括三个元素,即中国传统文化、马克思主义和现代市场经济理论,应当是这三个元素的交集。

  经济学是为经济政策提供理论依据的,而经济政策的目标,一个是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但不是政府去配置资源,而是要提高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再有一个是促进收入分配的公平。我认为,要提高国民生活质量,当然也包括生活的环境质量。

  

来源:金融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