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加宁:当前宏观经济政策松紧两难 唯有改革可攻克

作者:魏加宁  时间:2016-12-12

   12月10日,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举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巡视员魏加宁表示,当前的宏观经济政策,我认为是松紧两难,货币政策现在很难办,升息经济在下行,降息资本在外流。财政政策也是有困境,消极的财政政策不行,仔细研究一下中国的财政可持续性问题,实际上也很严重,随着经济下行,财政收入在下降,但民生的支出在增长,民生的支出最大的特征是刚性,只能上不能下。

  以下为文字实录:

  魏加宁:大家好。我想讲的是中国经济喜忧参半,唯有改革可以攻坚克难。首先,中国经济的忧。从需求侧来看,出口面对的是一个世界经济不景气,再加上特朗普上台带来的不确定性,出口的形势不是太好。消费,八项规定以后,政府的消费有所趋缓,八项规定是很好的,但政府的消费受到了抑制,也是事实。民间消费,我们也注意到,今年开始也出现了一些不大好的迹象,比如化妆品行业,这些年一直是逆市上行的,我去调研一些企业,今年二季度开始,销售大幅度下滑。再有其他的一些消费品有不景气的迹象,我不一一列举了。

  投资。政府投资负债率太高,杠杆率太高,尤其是地方政府的负债。民间投资,民间投资的增速一直在放缓,2014年的时候,民间投资还高于全球3个百分点,到了今年1到2月份,民间投资低全球3个百分点。

  供给侧,劳动现在是一个空前复杂的局面,一边是东北西北大量的职工下降,或者待下岗,东北每年流失多少人口,不同的说法,但有一个事实,现在海南相当一部分都是东北来的,如果东北有很好的就业机会,为什么要跑到海南来。另一边,东南沿海在拼命开发机器人,提出的口号是用机器换人,比如广东、浙江、江苏,这使得我们的就业市场空前的复杂。

  技术方面,能引进的成熟技术都引进的差不多了,现在需要创新,而我们的创新能力又不足。资本的问题就更麻烦,资本的配置效率在下降,大量的资本在外逃,国内的资本大量配置到国有企业。还有相当一部分资金流向了房地产,促成了房地产的泡沫。

  中国经济也并不光是不好的消息,也有很多好的消息,当前中国经济喜的方面:需求侧,要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需求:一类是传统的需求,我个人认为还是有一定空间的。比如我们的城市,一下雨就淹,一刮风电线杆子就倒,现在珠海做的很漂亮,把各种电缆线缆统统埋到地下,搞地下管廊,搞这些建设就需要钢铁,需要水泥。比如一些大型的建设项目,比如海底隧道,琼州海峡的海底隧道,烟台、大连的海底隧道,早晚都是要上的,为什么不趁着产能过剩的时候建起来,等产能去完了再建,还得重新恢复钢铁水泥的产能。

  新的需求,中国经济迄今为止经历了三个大的周期,这三个周期都解决了不同的需求问题。80年代这个周期主要解决的是吃和穿的问题。90年代这个周期主要解决的是用。本世纪头10年这个周期,主要解决的是住和行的问题。到了今天,新的需求是什么?医疗、教育、养老、环保。这些需求非常旺盛,比如教育,哪个家长不为自己的孩子上学发愁,从上幼儿园就开始发愁,一直到大学,甚至还把大量的学生送到国外去。8月底我去加拿大访问,一飞机几乎全是中国学生。1998年金融危机到珠海去调研的时候,跟珠海市领导讨论这个事情,我建议他们能不能把国外的大学到中国来办分校,至少有一个好处,消费能够留到中国,现在学生都到了国外去,也不知道他们学什么,消费也都到国外去了。

  医疗,为什么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医疗的供需严重失衡。一方面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随着老龄化,医疗的需求在快速膨胀,供给呢,政府拿不出那么多钱办医院,不允许民间资本进来,也不允许外资进来,政府让医院自己去挣钱,医患矛盾能不紧张吗。

  养老,北京晚报去年登了一篇文章说,在北京要想上官方的养老院要等100年,要等100年我们还用去养老院吗。

  供给方面的喜,比如产权保护,这件事情非常重要,这个事情第三方评估是我们做的,提了很多意见,都接受了,我非常振奋。而且我没想到的是,这居然是以党中央、国务院文件的形式确定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信号。最近大家也看到了,冤假错案的平反,将来在经济领域冤假错案的平反也是要推进的,确实做到产权的保护。

  土地流转,最近也有放松的信号。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政府最近提出了“四个有利于”,我认为是非常利好的消息,要多推有利于增添经济发展动力的改革、要多推有利于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改革,多推有利于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的改革,多推有利于调动广大干部群众积极性的改革。我认为这是里程碑式的信号。“四个有利于”至少在指导思想上更前进了一步。

  当前的宏观经济政策,我认为现在是松紧两难,货币政策现在很难办,升息,经济在下行,降息,资本在外流。财政政策也是有困境,消极的财政政策不行,仔细研究一下中国的财政可持续性问题,实际上也很严重,随着经济下行,财政收入在下降,但民生的支出在增长,民生的支出最大的特征是刚性,只能上不能下。所以,当前的对策唯有改革,唯有改革可以避险,唯有改革才可以攻坚克难。一个是需求侧,对传统的需求应该给予适当的刺激,一个是对新的需求进行结构性的改革。比如过去办教育、办医疗、办养老,政府是补供方,要想让孩子上学,政府就得盖学校,否则孩子就上不了学。能不能换一个思路,把主要补供方变成补需方,这样有什么好处呢?首先可以做到公平。第二,消费者拿到这个教育票以后,就可以有选择权,既可以上公立的学校,也可以加一点钱,或者买一个教育保险,送孩子上一个私立学校、双语学校,最重要的是这种办法最大的好处是,供方可以放开,用PPP的形式,民间资本、社会资本都可以进来了,这样可以达到快速提高供给量的目的,有了竞争以后,就可以提高效率,提高公共服务的质量,提高老百姓的获得感。

  需求侧改革几个要点做的事情:第一,产权保护进一步法治化,必要的时候修法修宪。第二,理顺价格的形成机制。第三,国企改革要增加信息透明度。第四,民企的发展要更多的资源直接配置给高效率的民营企业。第五,放松管制,有些钱直接下放给市场。第六,降税减负,要想技术创新,首先制度创新,要想制度创新,首先理论创新。这一轮的思想解放很可能是围绕着理论的创新来展开的。返回腾讯网首页>>

来源:腾讯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