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梦奎和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的谈话

作者:王梦奎  时间:2013-06-03

  王梦奎:欢迎你来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很高兴再次和你见面。

  斯蒂格利茨:感谢你抽出时间和我会面。首先祝贺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取得成功。参加论坛是一个难得的了解中国情况,认识各方朋友的机会。

  王梦奎:我们举办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目的,是为中国了解世界,同时也为世界了解中国建立一个交流和沟通的平台。论坛是关于经济方面交流和沟通的平台,同时也是思想感情交流和沟通的平台。国外来参加论坛的,一直是以企业界为主,同时也邀请一些经济学家,让企业家和经济学家都有表达意见的机会。随着论坛规模的扩大,要求参加的人越来越多,很难满足所有人参会的要求。

  斯蒂格利茨:或许可以考虑采用大会与小会相结合的办法。在论坛正式开始之前多安排一些小型讨论会,以便更深入地讨论经济改革和政策问题,而正式大会可开得更开放、更隆重些;大会开过后,也可再安排一些小型讨论会。

  王梦奎:这个意见很好,现在实际上也是这么做的。最初几年是没有正式大会前的闭门经济峰会的,现在经济峰会也越开越大,开设了几个分会场,还是挤不下。今天大会闭幕后,明天要开一个小型座谈会,深入讨论经济体制改革问题,邀请你参加。

  斯蒂格利茨:谢谢。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在昨天的论坛上,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很多人都在谈改革问题,而且都谈到了改革会触碰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因此会面临很大的阻力,但听来听去,我发现,不同的人所主张的改革指向是不同的。你认为目前中国国内有哪些改革流派?

  王梦奎:在中国,关于经济改革的讨论一直是很热闹的,讨论涉及的内容很广泛,各种各样的意见都有,100个经济学家甚至有105种意见。讨论是非常开放和自由的,对于推进改革是很有好处的。公开的讨论主要是在学术界进行的,决策层在作出决策前一般不大会公开发表意见。决策层很重视各方面的意见,集思广益,权衡利弊,寻求最大公约数,为解决最紧迫的问题,制定代价最小的、行得通的改革方案。人们在媒体上看到的讨论,并不是关于经济改革的全部主张,更不是决策的全部进程。

  中国经济改革已经30多年,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已经二十多年。20年前,也就是1993年,制定了《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这是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第一个总体框架设计,《决定》特别对计划、财税、金融和外贸等方面体制的带根本性的改革作了明确规定。到了2003年,也就是10年前,又制定了《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这也是总体性的框架设计。实践证明,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大方向是正确的,这两个纲领性文件经受住了历史的考验。现在要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前进。过去20年来,过去10年来,中国的社会经济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已经建立,中国已经全面融入世界经济,改革和发展都进入了新的阶段。过去的矛盾和问题,有些解决了,有些还没有完全解决,在改革和发展中又出现了不少新的矛盾和问题。世界情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新的形势下,需要进行认真的研究和讨论,作出新的改革部署。不管外界有多少改革主张,有一点可以肯定,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方向不会改变。我赞成你在这次论坛上讲的,市场经济可以有不同的版本和形式。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市场经济的一种版本和形式。

  中国继续推进改革,是要为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现代化,提供体制保障。必须有具体的制度和政策设计,关于社会保障体制改革,关于财政税收体制改革,关于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其他方面的改革,都要根据现阶段的实际情况作出具体的体制和政策安排。比如财税体制改革,20年前的改革主要是解决当时实行财税包干体制下,中央财政收入占比越来越小的问题,而现在是相反的情况,需要扩大地方的财权,使之与其事权相匹配。当然,财税体制改革还有政府和企业、政府和公民之间关系的问题。国有企业改革的任务和过去也不同,过去主要是解决企业自主权的问题,现在却要解决完善公司制度和利润分配之类的问题,比如把国有企业利润的一部分用于充实社会保障金的储备,实现社会共享。对于国有资本处于垄断地位的金融、铁路等部门,要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再如资源价格改革,要建立能够反映资源稀缺程度和生态补偿的价格形成机制,促进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总之,所有的改革,都不是简单的口号,都需要制定具体的政策并作出相应的制度安排。

来源:中国发展观察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