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全球危机下的乡村建设与软着陆

作者:温铁军  时间:2012-12-19   浏览次数:0

  一、世界是我们的,做事靠大家来

  “世界是我们的,做事靠大家来”。这是毛泽东青年时期说过的话,我最初借用是2003年7月在河北翟城村的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的创办大会上。乡村文明的事情不是哪个人能干得成的,一定是发动大家来干。一辈子能干成一件事就是难能可贵的,尤其是对于这些参与乡村文化复兴事业的年轻人,如果他们真想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成就这样一件事情,我们作为有点经验、也有点条件的老同志,就得尽可能地去扶他们一下。因为我们看到很多年轻人现在还挣扎着保持做人的本性,他们没有在这三十年的激进大潮之中泯灭掉自己的良知,那我们就应该想尽办法帮他们把这种道德向善的本性保下来。当然,这对谁也都不容易,无论是在官场上还是在商场上,哪里都是风气败坏,谁想把自己这点良知保存下来,也得有点三拳两脚才保得住,要不然只好跟着随大流了。

  大家生而为人,无外乎就是愿意真正做一回人,而不愿意随波逐流地做一回动物,当然,人也是一种动物,之所以算有所区别也只不过是人有“理念”,不愿意做那种沐猴而冠的动物而已。由此,我们应该利用现在还有的各种社会资源,来把现在还能做一点事情的年轻人多多少少扶一扶。无论我们在哪个领域,虽然不能说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但是通过大家的努力,变坏的速度能不能慢一点呢。我们的行动和认识能力都有限,大家都希望明天会更美好,从现在的经济形势来看,中国可能遭遇类似90年代的危机,那恐怕是眼下这种过分偏向资本的激进政策趋势需要得到一点教训,否则就好像老是垄断资本惟我独尊的感觉?当然我们不是主观愿意让它坏,只是近期会有很多值得我们注意的方面。

  二、理论创新——成本转嫁论

  我算是已经打开了广泛国际视野的学者,因为我最近这些年大量做发展中国家的比较研究,特别是乡村社会的比较研究,使得我们的研究已经突破了西方中心主义的思想体系对主流理论界的束缚,这意味着我们也突破了当前在发展中国家占据主流地位的发展主义体系的束缚。

  最近提出的主要的理论创新是什么呢?简单说五个字——成本转嫁论。如果说七个字,就是制度成本转嫁论。提出的是什么道理呢?我们发现人类在资本主义历史阶段,所谓发展的趋势,其实是资本向城市集中。而因为资本在城市集中,同步集中的是资本与生俱来的风险,这就像有一份收获一定有一份代价一样,那么在城市,随资本集中而带来资本收益,与资本集中而带来的风险累积发生危机其实是同步的。由于资本在城市集中是一个必然趋势,所以风险累积导致危机集中爆发于城市也是必然趋势。这就一定会导致城市资本不断向乡土社会转嫁发展的代价,同时从乡土社会更多地提取剩余用来加强城市资本。

  据此可知,人类在资本主义的历史阶段,乡村社会经济领域发生的问题不是乡村本身的问题。这就如同我说发展中国家的问题不是发展中国家本身的问题一样,中国乡土社会的三农问题也不是自身的问题,而是城市产业资本过量剥夺乡土社会、转嫁成本,而导致的乡村衰败、小农破产,并进一步衍生出一系列的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等多领域问题。

  还应该知道,乡土社会的农民群众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弱势群体,也是全球化条件下承载了城市资本转嫁的巨大代价的弱势群体。当他们也承载不住的时候就会向资源环境转嫁,于是引发的是环境破坏和资源枯竭等灾难,反过来惩罚全人类!结果,就是最终由全人类来分担资本在城市化集中过程中所造成的巨大后果。现在的城里人只不过没有自觉认识到我们在城市资本集中的过程之下所享受到的一切现代化带来的所有好处的同时,都有一个等量的巨大代价被甩出去了,最重要是这个后果反过来还是会砸到自己的身上。因为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人们身处其中普遍缺少这个自觉,于是乎大部分主流的所谓社会科学、人文科学都只是鼓吹城市化带来的规模收益,却几乎不提代价被送到哪里去了。

  今天,当我们研究乡村文明之传承于乡土中国,首先要强调的是什么呢?中国几乎是发展中国家中唯一的遭遇了多次危机打击却能够多次软着陆成功的国家,而其之所以软着陆,就在于城市乡村的二元社会。乡土社会长期以来占据人口80-85%,中国拥有庞大的乡土社会,而1980年代以前只有15%人享受现代化,这15%的城市人甩掉的巨大代价被85%乡土社会承载了,才有多次软着陆成功。

  我们中国人现在为什么快要出大问题了呢?是因为乡土社会被我们那些裸官和裸商们激进地推进城市化破坏的速度太快。据统计局说现在城市化超过50%,农村人口只剩下48%;可激进的裸舞者们还在强调加快城市化,要在2020年达到或超过70%!这意味着我们正在亲手打毁过去有利于实现软着陆的基础!那些裸舞者们在鼓吹激进城市化的资本规模扩张的时候,且不说打毁乡村文明本身已经是不正确、不道义的了,更应该说的是如果继续打毁下去,把维持软着陆的乡村载体都毁掉了该怎么办?很显然,只可能是在大多数人遭遇硬着陆残酷打击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作祟的裸舞者合理合法地出国、去穿他们用糟蹋乡土中国作为代价换得的二手西服去了。

  我最近的一个文章指出,在危机应对这一点上,奥巴马和金正日其实遇到的是同一个问题,别看他们如何你死我活地政治对立,其实是陷入类似困局的难兄难弟。

  这是因为北朝鲜早就有70%以上的城市化率,而发展中国家城市化率只要超过70%以上就根本没有危机软着陆的条件。在这一点上北朝鲜跟高度现代化的美国相似。北朝鲜在80年代后期,也就是金日成时代就已经实现了农业现代化和高度城市化,因此回不去了,一旦苏联解体没有人给送石油了,农业机械就趴窝了,靠三个农民的手工劳动根本养不了七个市民,加上原生态的乡土文明已经被彻底破坏了,大家可以是拖拉机手和农业技术员,却没有人懂传统农业,两代人追求现代化,那就不会干传统的农活了。而所谓金正日在全世界捱骂,正因为“脱北者”往往是城里人,被逼着下乡重新拿锄头干活,当然要骂,这就跟我们当年的知识青年中出了一大批伤痕文学作家一样,城市人伤不起的本质就在基本属于小资产阶级,受不了农活的苦和累。这不是说谁对谁错,只说资本主义历史的过度现代化内在表现为城市化+农业机械化,一旦突然没有石油拖拉机不能开了,剩下三个农民不会使锄头,养不了七个城里人,这就是北朝鲜大饥荒这种民族灾难的本源。

  同理,近期全球大危机之下,有人提出让美国调结构恢复制造业。且不说,美国现在只剩下2%的GDP是农业,对应着2%的农场主人口,假如哪一天没有石油了,让他们不用拖拉机去养98%的城市人口,也与北朝鲜一样是不可能的。实际上美国调不了已经高度现代化了的经济结构,金融为中心的服务业对GDP占比已经在86%以上,受到这个比重约束,大危机之下政府救市投资的大部分也就不可能投入农业和制造业,于是,也就只能沿着金融化和资本化走向法西斯化。

  我们的确不能再用那一套支撑资本盲目扩张的理论来描述我们自己的发展过程了,激进的裸舞者们占据历史舞台表演的那个东西是越抹越黑。

  因此我才说:发展中国家也好,中国乡土社会也好,之所以“被弱势化”,在于承载了过量的资本主义现代化的巨大代价。这便是我这些年做发展中国家的比较研究所归纳出的成本转嫁论,这个中国的理论创新和国外什么人的理论大体上一致呢?和“世界系统论”,和“第三世界依附论”。这三块理论绑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对发展中国家复杂问题的完整解释。

  三、乡村文明复兴的途径——在地化的乡村自治实验区

  我们主张乡村试验区应该是以地方干部、农民骨干和青年知识分子(包括大学生)三结合的方式。这样就有可能化解很多矛盾和冲突。长期以来我其实也在研究乡村冲突,但我研究的是怎样化解,怎样想办法实现和谐。乡村实验最好是搞三结合的实验,这样我们能够把原来农村中矛盾的对立主体相对的化成一个对立统一的综合体。当然,客观事物演化中的矛盾本身也不可被克服,只不过是旧的矛盾没有解决,新的矛盾便又发生了。在地化的乡村试验研究之中,我们试图借用各种各样的规律性分析,使其稍微发展得平和一些。让我们的乡土社会相对平和,比接受西方19世纪的阶级政治时期形成的那种理论搞得乱象频仍要好得多,至少能够让大危机爆发的时候不至于出现毁灭性的结果。

  四、乡村试验的现实意义

  我个人对待现在国内主流顺应全球化的理解是:10年前的2001年,我有过一篇文章,指出:当世界资本主义走上由金融资本主导的新自由主义阶段,接下来势必会由于金融资本扩张与强权政治内在地具有相互依存关系而走向金融法西斯主义。当然,这也是一个我们挡不住的趋势。在这样一个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之下,我们对乡村社会所做的一切都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因为,中国是一个有着八千年漫长乡土文明的社会,在全球化最终向金融资本法斯化,并进而走向毁灭大潮中,我们中国人唯一能够对抗这种自毁趋势的,就是依靠乡土社会的相对稳定。这才是最具有根本性的、历史意义的维稳。

  据此,我们还可以认为,城乡一体化绝对不会是以城毁乡,而是更多向乡土中国做政策倾斜的城乡融合。大家来促进乡村文明复兴,也就是促进城乡一体化。

来源:三农中国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