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金融资本“无祖国”与做空中国图谋是否矛盾

作者:温铁军  时间:2015-10-23

  摘要:当金融资本把所有的实体经济洗劫完毕,没有东西供它洗劫的时候,它终将会导致自身的崩溃。这就如同宇宙黑洞,金融资本就是一个黑洞,最终将因为多空大战不能做了而导致崩溃。客观来讲,中国的这次“股灾”是一场正在演化之中的、具有金融资本阶段特性的多空大战。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中国官方资本做多与私人资本做空之间发生的一场对决。

  新世纪以来,“产能过剩(一般称为生产过剩)”这个在20世纪的中国很少见到的概念,在官方文件上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多。同期,则是伴随实体产业下滑同步发生的金融资本扩张。

  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上世纪末期已经发生核心国家从产业资本阶段向金融资本阶段的跃升。由于任何体制下的金融资本扩张都具有的本质上的共性,那就是追求流动性获利而推进经济虚拟化。于是,这些特征得以借助互联网创造的虚拟空间和电子结算瞬间获取巨大利益而被冠以“现代金融”,日益取代传统银行体系以“存贷汇兑”为主要业务、服务实体经济的性质。也因此,金融全球化是世界上所有可称之为金融资本的特殊利益集团的基本要求。遂有伴随着全球化而出现的金融资本无祖国的投机做空趋势蔓延全球。

  中国的银行业在2001年中国加入西方主导话语权的WTO之际,大体完成了市场化取向的改革。接着是2008年华尔街金融海啸爆发之前完成四大国有银行的股改上市,基本具备了参与金融资本全球化竞争的制度条件。2009年全球危机爆发以后,国内金融资本逐渐异化于实体产业;从2011年国内房地产业下滑开始大规模转向西方模式的金融资本经济。近几年来,加快异化转型的金融资本集团与代表其利益的监管当局大力推出“融资融券”、金融期货、场外融资等一系列利于衍生品发展的交易工具,这为海内外金融资本联手做空中国经济,制造了难得的历史性机会。

  客观来讲,中国的这次“股灾”是一场正在演化之中的、具有金融资本阶段特性的多空大战。尽管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中国官方资本做多与私人资本做空之间发生的一场对决。

  谁制造了做空中国的机会?

  此前,西方金融资本一直在试图寻找做空中国资本市场的机会,已经做了至少5年准备。这从来就是公开的秘密。但做空多年却并不成功,这是因为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中国的金融资本交易还没有对外开放。此前,中国只是象征性地给了外资QFII政策,由于审批额度很小,投机资本不足以兴风作浪,金融大鳄只能把巨额资金囤积在香港,把港股指数炒到全球最高的25000点以上,反过来又造成香港经济饮鸩止渴地更多依赖资本市场,不断推升其寄生性;而这种寄生性金融资本经济如同美国一样不可能创造就业,遂派生出香港一般年轻人没有前途!于是,各种势力借社会衰落之机而兴风作浪也就难以避免。根源上不是自由选举或法制问题。

  现在看,金融资本集团终于找到了这些年梦寐以求的做空中国、借机抄底的历史性机会。那么,机会是从哪里来的呢?

  自从2008年美国政府救市,不断推出超级量化宽松QE以来,金融流动性长期以0利率对外攻城掠地大规模扩张。其中,注入到期货市场的过量资金推高原材料、能源和粮食价格,意味着向进口国转嫁了通货膨胀。这时候,中国这样的全球最大原材料和能源进口国就造成国内难以抑制的通货膨胀,间接造成国内资金利率上涨,压迫实体经济的利润空间促其衰落。这反过来又使得国内各地官方和民间全都渴求“廉价外资”。于是,对外开放资本市场成为国内新兴资产阶级墙倒众人推一般的改革呼声!演变出类似路易十六改革一样的沪港通、深港通以及“上海自由贸易区”率先开放海外金融资本等举措。随之,沿海甚至内地中心城市也紧跟上海步伐,跃跃欲试。而多空大战的机会,正是由这些资本项目开放带来的。其实,这些所谓的资本项目对外开放,都与沿海地区强烈要求在体制上实现“去中央化de-centralization”,以便由地方政府直接对接外资有关。可见,这一次中国全面转向西方金融资本的深改和促进互联网+金融的“新政”,确实给海内外金融资本做空中国制造了一个现实版的“特洛伊木马”。

  近20年不同做多政策比较

  回想2008年,那届中国政府采取4万亿救市措施“做多”还能奏效,原因在于那个时期还没有放开国内金融控制。再回溯到之前10年,1998年,政府启动国债投资加强中央调控也是在“做多”,也还有效。同理,也是因为那个时期中央依然严格掌控金融资本。

  对中国这种制度,国际上叫做capitalcontrol(资本管制),而整个外部的金融资本体制叫做capitalflow(资本流动),所以,1997年东亚金融风暴和2008年华尔街金融海啸之后,海外讨论中的一种意见就是capitalcontrol有效、还是capitalflow有效。讨论结果认为,中国当时严格掌控资本市场-capitalcontrol有效防范了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后来则有效防范了2008年金融海啸,并且曾经在过去的两个10年中,有效地防止住了国际金融资本做空中国这个公开宣布的企图。

  直到2013年,2013年西方用放弃QE这个似是而非的题材,兴起投机资本炒作,导致巴西、印度、俄罗斯等新兴国家纷纷陷入股灾及本币大幅度贬值。幸运的是,2013年的中国虽然有了说法,但还没来得及去做资本项目的深改,所以又幸免于难。

  不过,2013年的年底召开了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开始大规模转向西方模式的金融资本经济。在这个阶段上当局大力推出“融资融券”、金融期货、场外融资等利于衍生品发展的交易工具,同期发生房地产危机造成的资金析出地产投机,转而大量进入股市等客观情况;这才制造了国内外金融资本联手做空中国经济的历史性机会。

  可以对比的是2007年股灾,美国“次贷”危机引起华尔街金融海啸之前,中国先发生股灾,蒸发了超过7000亿元人民币;而8年之后的这一次股灾,我们蒸发了超过7万亿元人民币??

  中国这次股灾到底是谁干的?这无疑需要外资和中国的内资互相密切结合才能实现。但这并不是说内外资本在某个投资家的主持下开个会,要求大家在主观上要密切配合那么简单。而是中国的金融资本需按照金融集团的利益要求去搞“深改”,在推出能够大量吸纳过剩货币的衍生品交易之后,才终于势所必然地发生了符合金融资本市场以及虚拟资本运作规律的内外配合。所谓“扳机”,不过是有人启动了某一个做空操作。

  为什么金融资本无国界?

  为什么说金融全球化的制度要求是“无边疆”,金融资本流动性需要的是“无国界”呢?无论是内资外资,只要是做金融资本的,都会体现金融无祖国这一特点,因为金融资本是靠流动性获利,是最不讲究国界阻碍的。于是,在金融资本主义阶段,就一定是金融全球化占据政策和理论的主流。近年来深改的顶层设计所提倡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思路,内在地体现为货币霸权国家的金融殖民主义,也就一定是最反对民族主义、民粹主义??

  流动性获利是金融资本的第一大特点。我们多年来希望大家认识所谓金融资本新三性:流动性、短期性、集中性。第一条就是流动性,其他两个特性是派生的。因为追求流动性获利,就必然有短期性的、集中性的进入和退出。过去在产业资本阶段,20世纪帝国主义之所以是老三性,因为它是寄生性的,所以是腐朽的和垂死的。而今天的金融资本追求的是新三性,只有追求流动性才能实现资本获利,所以它希望全球都没有国界,同样,金融家也是无祖国的。

  以前,老马克思主义者讲过“工人阶级无祖国”,但实际上,帝国主义国家一打仗,工人阶级就都有祖国了,都从国际主义改回到民族主义,这是历史的教训。之所以工人阶级不可能无祖国,是因为产业资本是“在地化”的,产业资本的资本收益对本国社会作分配是工人阶级有祖国的重要前提。也就是说通过国家做“二次分配”的制度,使得工人阶级有祖国。我们看今天的金融资本的无祖国,可以说产生了一种全新的国际主义,谁做到的呢?是被金融资本做到了,金融资本是洗劫全世界的。因此金融资本可以注册在开曼群岛、巴哈马群岛,可以注册在任何一个低税制的小国,只要能够使利润最大化,他们根本不在乎祖国在哪。

  所以尽管今天实现不了马克思主义所说的工人阶级无祖国,但在金融资本阶段实现的却是金融资本家阶级无祖国,他只要能够靠多空大战来套利,会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搅得周天寒彻。从这个角度看这次中国的股灾的实质就不那么难理解了。

  金融资本的黑洞会否崩溃?

  很多今天秉持西方自由主义思想的人,看到中国爆发的股灾幸灾乐祸,其实这个现象跟自由主义无关,跟极权主义也无关,这只是金融资本阶段,由海内外金融资本家操纵的多空战役的一个历史现象。据此看,那些私人资本参与做空,和那些违背中央做多意图的国企高管们,在本质上并无差别。只不过遵循的是他们作为投资人在资本市场上都会“顺周期”的规律而已。对此,同样应该客观理性地看待国家有关部门直接出手做多,那也只是政府尽了其应尽的逆周期调节责任。只有这样“去意识形态化”地做分析,人们才能客观看待多空大战。不要因海外自由主义思潮或国内的国家主义舆论环境,而忘记我们结合自身国情的思想理论创新的责任。

  今天更为客观来看,中国当前发生的股灾是2013年以来一系列新自由主义政策带来的结果,这种符合全球化的主流政策选择本身,也使得国际金融资本集团终于得到了历史性的做空中国的机会。不过,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如果这一次中国的证券金融监管部门不紧急采取措施,那就意味着当股灾全面爆发的时候,就给了国际金融资本集团和国内的金融资本集团一次极佳的通过做空来抄底的机会,那将会更加惨烈。这些年压低劳工福利破坏资源环境所积累的实体经济的财富,将会先被人家打压得一钱不值,然后人家再一拥而入抄底。这就像俄罗斯1991年“500天私有化计划”的深化改革新政策造成的客观结果,那也是一次政治做空之后的经济洗劫。

  面对此次“股灾”,谁会感到高兴呢?当然是国际上的金融资本集团以及被金融资本集团用多年的迷魂药灌昏的所谓学者。社会在分食腐尸之后剩下的将是一片狼藉、连那些赚了昧心钱的新土豪们也会因任性而尸骨无存。如此,金融资本会得到好处吗?短期来看或许会有好处,但是从长期看,则未必。因为它是腐朽的、垂死的,本质是寄生性的。

  这个金融资本通吃的世界越来越走向全球竞劣。最终,当金融资本把所有的实体经济洗劫完毕,没有东西供它洗劫的时候,它终将会导致自身的崩溃。这就如同宇宙黑洞,金融资本就是一个黑洞,最终将因为多空大战不能做了而导致崩溃。(人大重阳)

  作者温铁军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薛翠系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副教授,杜洁系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助理研究员。

 

来源:和讯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