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灵:名义正利率有利于建立透明的国民分配体系 呼吁金融回归本源

作者:吴晓灵  时间:2016-07-11

 

  7月9日,以《供给侧改革与财富管理市场谋变》为主题的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2016北京年会在金融街威斯汀酒店召开,50人论坛学术总顾问、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吴晓灵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名义上的正利率更有利于建立透明的国民收入的分配体系,并呼吁金融要关注实体经济的交易需求和融资需求,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

  吴晓灵表示,没有实体经济的发展,金融的利润会枯竭,自我循环产生的利润只是信用“泡沫”的膨胀,迟早有一天会破灭。税收是明面上的国民收入分配,通货膨胀和涉及到民众的负利率是桌面上的财富再分配。名义正利率更有利于建立透明的国民分配体系。

  “在实体经济困难的时期放低对金融利润的追求有利于‘放水养鱼’”,吴晓灵表示:“我国资本充足率应当是逆周期的,当经济条件好的时候,应该让银行和金融机构有更多的资本的补充。但是,当实体经济困难的时候,应该适度的降低对他们的要求。如果我们一味的追求金融机构自身的健康,而不顾企业的发展,那么银行最终也会成为一个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吴晓灵表示,在经济困难时期,降低金融机构资本充足率和拨备的要求是逆周期调节应有的题中之意。

  以下是吴晓灵院长发言原文: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首先,祝贺财富管理50人论坛年会胜利召开,财富管理50人论坛集聚了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各业的精英,为财富管理的实物与理论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智慧。

  自2008年以来,国际经济金融形势起伏跌荡,国内经济金融发展面临着转型升级的新常态,金融面对着前所未有的挑战。自1971年美元和黄金脱钩,全球进入了完全的信用货币时代。1969年之前全球的贸易形势基本上顺差和逆差并不是很大,但是从1979年开始贸易的顺差和逆差逐渐的扩大,为什么?

  就是在1969年之前美元和黄金挂钩,因而黄金的拥有量制约了贸易的顺差和逆差,但是1971年美元和黄金脱钩,于是货币的创造失去了黄金的制约,因而国际的顺差和逆差也可以无限的扩大。因此,失去控制的国际贸易促成了各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也引起了世界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不平衡。

  2008年金融危机源于失衡的经济结构、源于不当的财政货币政策和监管的缺失。然而,金融危机以来,除了完善监管政策和货币政策的一再宽松之外,各国并没有在结构调整中做出实质的努力。宽松的货币政策、超低的市场利率、乏力的企业需求,让全球过多的流动性继续着危机之前自娱自乐的金融游戏,脱实向虚、过多的资本追逐有限的有前进的项目成为许多国家金融市场共同的特征。

  结构改革是走出金融怪圈的正确选择,然而这需要政治家有改革的勇气和获得社会的支持。在纷繁复杂的国际环境中,在各个民众寻求变革的诉求中,中国应该是最有条件实行变革的国家。中国有实现中国梦的追求,中国有13亿人口的大市场,中国有许许多多未被满足的市场需求,中国各种要素的低效率配置就是未来提高效率的基础。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让市场真正发挥决定性作用,让政府真正成为良好制度的供给者,中国才能让社会的潜力得以迸发。

  在结构性改革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应该是有正向激励作用的财税政策和国民收入分配再分配政策。但在中性货币政策框架下,金融也应该发挥“扶优限劣”的积极作用。之所以说要在中性的货币政策框架下让金融发挥作用,是因为近几年的危机后的实践证明,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并未解决经济增长乏力的问题,而过多的流动性反而促成了金融资本以套利为动力无序动力,不断冲击着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走出金融自我服务的怪圈,要回归金融的本源——服务业,要服务于商品交易、服务于物质文化生产、服务于科技创新。没有实体经济的发展,金融的利润会枯竭,自我循环产生的利润只是信用“泡沫”的膨胀,迟早有一天会破灭。税收是明面上的国民收入分配,通货膨胀和涉及到民众的负利率是桌面上的财富再分配。我认为名义正利率更有利于建立透明的国民分配体系,我希望这个问题能够得到金融界的进一步研究。

  由于经济增长的乏力,由于各国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用到了极致,现在大家都把希望寄托于负利率。负利率到底在金融市场的运行当中会对经济增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想现在还没有定论,也是众说纷纭。但我个人的观点认为:一个名义上的正利率更有利于建立透明的国民收入的分配体系。因为实际的负利率会经常存在的,但是名义的负利率到底对社会上发出什么样的价格信号是值得研究的。

  金融回归本源要关注实体经济的交易需求和融资需求,信息技术的发展为金融了解需求提供了更好的技术平台,在实体经济困难的时期放低对金融利润的追求有利于“放水养鱼”。我们经常要求财政放松,就是减少税收,放水养鱼。但金融业在实体经济面临转型困难、增长乏力的时候,是否也应该降低对利润的追求?因为很多金融机构扭曲的行为是利润压力的结果。

  经济困难时期降低金融机构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和拨备的要求是逆周期调节的题中之意,没有银行放贷的动力和能力,经济发展走不出困境,再健康的金融市场也会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银行追求经济利润固然有自身发展的正当需求,也有近年来监管对于资本充足率逐渐提高的要求。危机以来,因为有很多金融机构资本充足率不足,当它倒闭的时候动用了公共资金,加大金融机构自身的偿付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如果在经济困难的时期,银行没有动力、没有能力去发放贷款,而且在发放贷款的时候过多有利润的考量,我想对实体经济也未必是一件好事。因而,我国资本充足率应当是逆周期的,当经济条件好的时候,应该让银行和金融机构有更多的资本的补充。但是,当实体经济困难的时候,应该适度的降低对他们的要求。如果我们一味的追求金融机构自身的健康,而不顾企业的发展,那么银行最终也会成为一个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金融回归本源是培育金融成长的土壤,搭建金融人才成长的舞台。中国有着他国少有的潜力,真正以客户为中心,而不是以利润为中心,在商业可持续的原则下进行金融创新,中国的金融业就有着巨大的回旋余地。

  期待着财富50人论坛继续为国民财富增长贡献自己的智慧与力量。谢谢大家!

来源:清华金融评论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