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吴晓灵 > 访谈

吴晓灵:财税改革是非常重要的改革领域

  时间:2013-10-21   浏览次数:0

  看得见的政府

  本期嘉宾:吴晓灵

  今年8月26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为期五天的议程安排中没有《预算法(修正案)》三审。然而,早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年初确定的2013年立法工作计划中,《预算法(修正案)》被列为“继续安排审议”的法律草案,原计划在8月三审。此次失约让《预算法(修正案)》的出台时间延后。

  这已经不是《预算法(修正案)》出台时间第一次延后。2004年全国人大正式启动《预算法》修订,“预算法属于本届人大任内审议且必须完成的59件法律案之一”。2006年全国人大立法计划里,被安排在当年10月上会提交一审,但这一时间表,最终并未实现。

  2011年1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了全国人大主导的预算法修正案一稿;12月,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一审此草案,但争议较大。2012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审财政部主导的修订草案,7月将其在全国人大官网上公开,向全国征求意见,一个月内征集意见33万多条。

  预算修法为什么一波三折?为什么引起广泛关注?本期中国谈话请来了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对这些问题进行解读和分析。

  监管“政府之手”

  经济观察报:《预算法》自“十一届人大”二审稿向全社会公布以来受到广泛的关注,对政府预算完整、清晰、公开、透明的要求非常强烈。

  吴晓灵:李克强总理多次强调放松政府的管制、强化市场的力量。让政府与市场“换手”,市场能办的,多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管住政府权力,激发市场活力。如果我们以《预算法》修订为契机,将一些重大原则确定下来,对政府改革、依法行政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财税改革是我们今后改革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但也是一项非常复杂的改革,因为财税改革直接反映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政府和社会的关系、政府之间的关系,也即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关系。预算体制改革是建立科学财税体制的关键一步,《预算法》修订是建设责任政府的基础工程。

  经济观察报:基础作用主要体现在哪里呢?

  吴晓灵:《预算法》是调整国家在进行预算资金的筹集和取得、使用和分配、监督和管理等过程中所发生的社会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称,是规范一个国家预算编制、审查、批准、执行、调整、监督、决算和其他预算活动全过程的根本大法。《预算法》将政府全部收入及支出行为纳入法定程序,它既是政府经济权力分配的主要依据,也与公众生活、与民众权利息息相关。制定一部好的预算法,才有可能建设一个公开、透明的责任政府。

  经济观察报:预算看起来是一个账务问题,但实际上是和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民主法制建设、政治体制改革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吴晓灵:是的,从民主法制建设的角度来看,需要我们建立规范和监督政府收支行为的法治型预算;从加强社会建设改善民生的角度来看,需要我们建立提供公共服务和保障民生的公共服务型预算;从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发展人民民主的角度来看,需要我们建立保障公众预算知情权的公开透明型预算。实现上述目标,必须从推进预算公开制度、完善权力制衡和监督机制、真正实现单一国库账户、合理约束政府债务、提高预算的科学性等方面对预算法进行完善。

  经济观察报:修法的过程,也是政府与社会各界凝聚共识,用法律推进制度变迁的过程。现在我们有没有一个基本的共识?

  吴晓灵:我觉得,完善预算制度已有共识,就是公开透明、强化约束、权力制衡。在这样共识的基础上,法律应该定得更严格,要比现实的财政运行超前一步,用法律的明确规范推动行政实践前进。比如细化预算,比如国库集中收付和单一国库账户制度,比如落实人大的审批监督权力,这些都不是现在提出来的新的原则和目标,以前曾多次提出,但是到现在还没有落实到法律。我们希望把过去在改革中提出来的原则,用法律的方式确定下来,用法律的落实来推进实践的前进。修法、执法不是少数人的事,社会公众的参与可以聚集社会正能量,推动改革前行。

  经济观察报:从1908年美国第一次建立纽约市的政府预算开始,到1929年美国大部分州建立了州的预算和联邦政府的预算,此间二十多年被人们称为美国进步时代,这对中国预算法制度的完善有什么启示吗?

  吴晓灵:美国预算制度的建立为建立国家预算制度提供了经验,即通过预算把一个看不见的政府变成一个看得见的政府。财政统一、预算监督是现代公共预算体制的本质要求,也是“预算国家”的基本要求。建立现代公共预算体制才能让公共服务均等化和公共财政体制成为可测定、可评价的制度,实现人民对政府财政权力的制约和监督。

  在我国,《预算法》修订将有助于转变政府职能,规范政府行为,监管“政府之手”。建设法治国家、民主国家,建立责任政府、有限政府、绩效政府,必须首先建立起公开透明的政府预算体制。

  预算权力的制衡机制

  经济观察报:我们理解,《预算法》是约束政府行为的基本大法,也是人大及其常委会加强对政府全口径预算决算的审查和监督的基本依据。完善、严密的《预算法》能够有效约束政府支出,从源头上遏制权力寻租问题。

  吴晓灵:是这样。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和批准国家的预算和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十八大报告中明确“支持人大及其常委会充分发挥国家权力机关作用,加强对政府全口径预算决算的审查和监督”。近几年我国财政体制改革的大方向一直是加强人大对财政预算的监督、审议和批准的权力,但修正案二审稿中仍然存在大量空白授权条款,将分税制财政体制、预算公开、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社会保障预算、国库管理等事项在未做任何原则性规定的前提下,一揽子授权国务院,这不利于发挥人大的监督作用。

  经济观察报:怎样的制度设计才能起到监督制衡作用?

  吴晓灵:有了预算法的制衡机制,就可以把权力关在笼子里。预算是政府履行职责的保证,而建立预算的制衡机制目的是在保证政府履职需求的基础上,落实人大及其常委会发挥国家权力机关作用,把权力限制在法律规定的范围之内。

  预算权力怎么分配才能起到制衡作用呢?有这么几个环节:一是财政部编制和执行国家预算。二是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审查批准财政预算、决算和人大职权范围内的预算调整。这需要充分发挥各专门委员会的作用,提前介入部门预算和项目预算协商;发挥常委会作用,对预算草案进行充分审议;恢复在人大作预算报告的做法并延长审议时间。三是实行国库集中收付制度,单一国库账户开设在人民银行,并由人民银行办理全部收支,在预算资金收支过程中,通过审核预算级次、分成比例、预算科目、拨款用途、预算或用款的计划、退库文件等要素进行合规监督。四是审计署对预算审计结果进行审计,并向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报告。

  经济观察报:最好的制衡是公开化。2010年,在全国人大预算审查结果报告中明确要求:“预算批准后15日内向社会公开”,逐步向社会公开部门预算。2011年,98个中央政府部门向人大提交预算案,其中90个部门向社会公开预算。

  吴晓灵:预算公开制度是现代预算制度的核心内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IMF)和经合组织(OECD)等国际组织已发布财政透明度施行准则、评估指标和工作手册等文件,近年来我国也有较好的实践探索。预算法修正案二审稿也增加了一条,即第11条:“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或者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的预算、预算调整、决算,应当及时向社会公开,但涉及国家秘密的内容除外。”

  不足仍然存在。一是,预算公开缺乏可操作性,最好能够对预算公开的原则、内容、时限、方式等做出明确规定。二是,现实中很多部门以国家秘密为由回避预算公开,可能会大大削弱预算公开制度的执行效果,需要对“国家秘密”的内涵、外延和认定依据予以明确。三是,财政预算还不够精细化,需要制定全口径精细化的财政预算。

来源:经济观察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