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玉凯:结构性改革表面在经济,实质在政府

作者:汪玉凯  时间:2016-05-27

  非常高兴参加今天的经济形势分析座谈会。我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表面在经济,核心在政府。目前中国经济大形势是处于“三期叠加”的困局中,第一、2020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刚性目标的约束,第二、应对经济新常态,第三、在两者中如何顺利实现经济转型。

  第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我认为问题大致可分为两个方面,一是脱贫工程,现在仍然处于低水平。联合国新定贫困标准是人均收入1.95美元,按照这个标准,我们就有2亿贫困人口,我们不可能在五年内完成这一任务;二是农民工市民化。数据上看,现在大约有2亿多农民工定居在大中小城市、城镇,但是还没有变成市民,所以农民工市民化在五年之内我认为也不可能完全实现,如果仅1亿人口变成市民还是可能的。但是面对实现小康社会的刚性目标,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我们一个都不能落下,是刚性目标一定要实现。

  第二、应对经济新常态

  经济新常态我们面临四个困境。一、是经济下行的压力越来越大,从本质上讲经济下行是由五个问题造成的,一是房产泡沫,二是地方债务风险,三是产能过剩,四是结构调整严重滞后,五是大量小微企业倒闭;二、TPP,即美国和日本主导的贸易协定,当然现在他们遇到很多问题,一旦这个谈判成功以后,很多亚洲国家参与之后,我认为对中国的对外出口贸易会产生很大冲击;三、稳增长和调结构有内在冲突。注重稳增长,可能调结构实现不了,注重调结构,可能稳增长目标难以达成,最后可能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第四,中国还需要面对经济的三个转型,我认为中国经济到了三个历史性转型的拐点:一是由过去的规模数量型向质量效益型改变,二是由过去的引进消化型向走出去对外扩张的转变,三是由学习模仿型向自主创新型转变。这三个转变的历史拐点已经完全到来,而这三个改变最终能不能成功,则直接决定了中国未来在国际社会中的经济定格。

  现在中国“内外不高兴”、周边关系紧张、国际关系紧张、老百姓内部矛盾冲突,中国正在走向三重定格:第一、中国在国际社会上的定格,随着国家越来越强大,现有秩序被打乱,需要重获国际社会的认可;第二,中国在国际上遭受经济定格,经济发展需要获得国际社会认可;第三价值定格,与西方价值观越走越远,邓小平时代强调包容世界。当前我们强调坚决不走西方的邪路,也不走老路,我们要走中国梦复兴之路,但却和西方价值观越来越对立,也引起了一系列国际关系的紧张。中国能不能走出三重定格,顺应世界大潮,以及三大历史性拐点能否实现转变,将直接影响中国在未来国际社会的定格,直接决定中国未来在国际格局中的地位,所以整体经济格局大体呈现出一种困局。

  第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核心是政府改革

  我国去年出国人口达到1.2亿,一共花掉了1.5亿人民币,7000亿人民币花在了机票和住宿方面,还有8000多亿人民币花费在采购方面,中国人现在在国外不只抢购奢侈品,现在开始采购高档用品,为什么?国内不能够足消费需求,表面上看是供给体制机制、供给质量、供给效率等问题,但如果考虑到结构调整,则应当视为政府方面的问题。所以产能过剩问题的出现主要不是由市场机制造成的,而是政府宏观政策的结果。

  政府方面的问题是政府的三个逻辑的结果,第一、政府要收入;第二、政府要增长;第三、官员要政绩。

  首先政府要收入。我们财政需要供养八千万人,其次我们要养活230万军备和国防开支,三是每年用于国际关系的支出将近一万亿人民币,除此三项还有用于老百姓的医疗、教育、社保、就业服务、保障性住房等公共服务,但是政府收入不能太多。2014年经济总量63万亿,政府拿走了将近24万亿,政府收入几乎占到全年GDP的1/3多,而其中维持政府运转的行政管理费占总体财政开支的23.5%,但是发达国家没有一个国家占到9%以上。

  第二政府要增长,政府财政增长需要依靠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在过去主要依靠三驾马车——投资、出口、消费,最后的结果却是地方政府越来越多地依赖土地财政,再者就是依靠大量发行货币。有观点认为现在的杠杆率到了260%以上,接近200万亿,但是去年经济总量是67.7万亿,按照260%的杠杆计算,将有接近170万亿的货币超发,最终的结果就是房价上涨、通货膨胀。

  最后政府要政绩。新官上任想造福一方,但是另搞一套,拼资源、拼环境、搞政绩、搞形象、搞虚假繁荣甚至弄虚作假,黑龙江省长陆昊在两会期间,发生了几万人上街指斥他“一分钱工资不欠”的谎言。拼资源、拼环境、要政绩的背后是不合理的任人选拔制度造成的后果,是任人唯亲的官员选拔制度的后果。

  所以结构性改革的核心表面在经济,实质在政府,而政府过多的行政资源,背后的逻辑是要收入、要增长、要政绩。所以中国经济要遏制住下行,我认为还有三个因素:一、意识形态不能重新左转。现在大量民营企业退出市场,背后的原因除了五险一金推高了企业运营成本外,我认为很大程度上在于意识形态的左倾,使很多民营企业家望而却步,最终撤资,例如去年大量的富人移民和资本外流。李克强总理说去年外汇储备流失1万亿美元,除有外国资本撤资以外,相当一部分是资金转移,是民营企业家退出市场。如果意识形态进一步左倾,这种形势还将恶化;第二、官员不作为,因为反腐、反四风运动,使很多官员不作为,如果不解决官场官员不作为问题,改变的经济下行局面将会很难。过去是给钱好办事,现在是既不要钱也不干事了,如果在这些问题不能解决,我们经济的整体下滑趋势是不会改变的。

来源:共识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