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德国人反省行政责任

  时间:2011-09-05

  德国近日出版发行《外交部往事》(Das Amt und die Vergangenheit)一书 [1],在明镜周刊的公开论坛中,热闹非凡,笔者参与讨论,阅读讨论,受益匪浅。在“前总统父亲恩斯特•魏茨泽克剥夺了托马斯•曼的国籍”这个主题下,至今(2010年10月31日)共有1037条有名有姓的非常认真的讨论纪录,笔者摘录其中一条:

  只要依赖专制的人,都为专制服务,不管他是右派左派还是中间派。任何公务员,都必须对国家忠诚,国家的罪责就是他的罪责。理所当然,第三帝国和民主德国时期的法官和高干,如果说他没有罪责,那就是白日说梦话。

  在1930年9月的议会大选中,纳粹分子的得票率增长惊人,保罗•托马斯•曼(Paul Thomas Mann,1875-1955)跟其他纳粹党的怀疑者们一样,以不信任的眼光关注着这支政治势力的发展,决定发表讲话,呼吁理智。这次1930年10月17日在柏林贝多芬厅的讲话被称为《德意志致词》(Deutsche Ansprache)而载入史册。在多数由社会民主党和共和党成员组成的听众中混入了不少纳粹分子,他们企图吵闹扰乱会场但没有得逞。

  托马斯•曼直言不讳地称纳粹主义是:

  “怪癖野蛮行径的狂潮,低级的盅或民心的年市上才见的粗鲁。”

  “大众痉挛,流氓叫嚣,哈利路亚,德维斯僧侣式的反复颂念单一口号,直到口边带沫。”

  托马斯•曼质问,是否这就是德意志?是否“纳粹理想所要求的那种低级的,纯种的,思想单纯的,脚后跟行军中啪啪作响的,幼稚听话的,激情荡漾的真诚;这种高度的全民族的单一化在一个成熟且经验丰富的文化民族里,如德意志民族,真的可以实现。”?

  当普鲁士艺术学院“诗歌部”的成员被要求对纳粹政府发誓效忠时,托马斯•曼毅然放弃了他的职务,他携妻带子全家流亡。纳粹分子要求托马斯•曼回到慕尼黑,然后才给他延护照,其实是想逮捕他。1934年,37名德国知名人士被剥夺了国籍,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也在此之列。托马斯•曼虽然幸免,但是财政部以托马斯•曼在跟出版社所签合同中偷税的名义没收了他在慕尼黑的房产和家具。1936年11月19日托马斯•曼在捷克斯洛伐克领馆申请加入了捷克国籍。在日记中他简短记载了这次经历,称它为“奇怪事件”。几星期后他门被剥夺了德国国籍(同时包括他的妻子卡提亚和儿子Golo,女儿伊丽莎白,儿子麦克尔)。同时纳粹还剥夺了托马斯•曼于1919年被波恩大学授予的荣誉博士称谓。该称谓直到战后1946年12月13日才得到恢复。

  根据《外交部往事》一书的披露,当年剥夺托马斯•曼国籍的就是时任外交官的德国前总统魏茨泽克的父亲恩斯特•魏茨泽克(Ernst von Weizsäcker )。

  德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在讨论中,总是喜欢挖伤痛?因为德国人对“行政罪责”的反省是认真的,他们认为,即便当事人强调当时的做法是服从命令或者当时国家的法律,属于行政范围,也并不能改变做这些事情本身的犯罪性质,以及身在其中所要承担的罪责。

  德国人并非要“以债还债”,要求恩斯特•魏茨泽克一家给托马斯•曼一家赔偿或道歉,最根本的是,德国人认为,对于历史上的“行政罪责”是无法通过赔偿、口头上的认罪就可以赎买的;关键的关键是要进行彻底的、真诚的道德自新,要从内心进行忏悔和重建道德精神,从而实现“内在转机”。

  德国人的这种赎罪形式,令我想起孩童读书时学到的一句话: “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

  注释:

  [1]ECKART CONZE, NORBERT FREI, PETER HAYES, MOSHE ZIMMERMANN

  Das Amt und die Vergangenheit

  Deutsche Diplomaten im Dritten Reich und in der Bundesrepublik

  Gebundenes Buch mit Schutzumschlag, 880 Seiten, 13,5 x 21,5 cm

  ISBN: 978-3-89667-430-2

  Verkaufspreis € 34,95

  Verlag: Blessing

  Erscheinungstermin: 25. Oktober 2010

  写于2010年10月31日,德国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