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洪才:创新与合作:走出大停滞的必由之路

作者:徐洪才  时间:2016-04-25

  — 《大停滞?全球经济的潜在危机与机遇》(萨蒂亚吉特·达斯著,王志欣、

  王海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6 年)一书序言

  时光荏苒,20 8 年的记忆正在渐行渐远。

  但是,2016 年作为联合国实施“203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第一年,开局似乎并不顺利。

  不久前,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 2016 春季会议上,IMF 第四次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长预期。最新《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显示,IMF 预测 2016 年全球经济增长 3.2%,相比 1 月份预测的3.4%下调了 0.2 个百分点。之前两次预测分别为 2015 年 7 月和 10 月,均高于这次预测。报告同时指出,2017 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为 3.5%,也较 1 月份低了 0.1 个百分点。

  当前,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大宗商品价格低迷,外贸增长下降,贸易投资保护主义抬头,公共部门杠杆率上升,短期资本流动加快,金融市场震荡加剧,大国经济政策分化,劳动人口增速减缓,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停滞,收入不平等程度加深,地缘冲突此起彼伏,恐怖主义甚嚣尘上。如此等 ,不一而足。可以说,世界并不太平,各种风险正在集聚,新的危机并不遥远。

  难道历史会周期性重演?IMF 总裁拉加德提出的世界经济“新平庸”和本书作者提出的全球经济“大停滞”— 真的正在成为现实?

  摆在大家面前的这部著作:《大停滞?全球经济的潜在危机与机遇》,是国际著名金融专家萨蒂亚吉特·达斯(Saty jit Das)最新心血之作。达斯拥有 35 年金融从业经验,2014 年被彭博(Blo mberg)提名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 50 名金融思想家之一。达斯著作等身,他的著作《极限金钱:世界的掌控者和风险的膜拜者》和《交易员、枪和钞票:亲历金融衍生品世界》,以及他长期为《金融时报》和《华尔街日报》撰写的专栏文章,早已在国际财经界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在这本著作中,达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世界正在进入一个停滞阶段,即“新平庸时代”。围绕“停滞”这一宏大话题,作者娓 道来,首先回顾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全球经济的繁荣和萧索,接着不惜笔墨,重点分析了金融危机和大衰退的原因、政府经济政策局限性、经济增长终结因素、能源资源制约影响、全球化逆转现象、新兴市场国家兴衰、全球贫富分化、信任危机影响,以及对日常生活间接影响等,作者旁征博引,大开大合,挥洒自如,文笔生动,完全摆脱“严肃”学术著作的乏味,充分展示作者的博学,可以满足雅俗共赏,给人以深刻启迪。

  当今世界,经济增长新旧动力转换,新旧规则并存,支撑经济增长的科技、产业和规则体系的边际效益递减;而新的科技革命正在孕育,新的产业结构正在形成,新的规则体系正在建立,经济增速下滑是必然现象。目前,受大宗商品价格影响,各国工业生产明显通缩,外贸对经济增长驱动作用减弱。20 8 年金融危机以后,“去杠杆”成为3热门词汇,但是全球杠杆率不降反升。2015 年 7 月中国股市波动和 8月中国汇市波动,引起全球金融市场紧张。2015 年,国际市场预期美联储加息,全球汇率变动加剧,世界 80%以上国家货币兑美元贬值。

  在此背景下,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出现严重分化。2015 年底,在经历两年迟疑之后,美联储终于加息,结束长达七年超常宽松货币政策。但由于美国经济复苏基础脆弱,加息将不会一帆风顺。2014年 6 月,欧洲央行对金融机构在央行隔夜存款实行负利率,2015 年初又推出欧洲版量化宽松(QE)政策。2013 年 4 月,日本央行开始实施 QE 政策;其后,安倍经济学“三支箭”先后射出,但是政策效果乏善可陈。2015 年 9 月,安倍又射出“新三支箭”,政策效果尚需观察。

  2016 年 1 月,日本央行推出负利率政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方面,2015 年中国央行多次降准降息,俄罗斯多次下调利率,除了巴西,发展中国家几乎都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各国经济政策分化,增加了全球系统性金融风险。

  展望未来,发达国家经济增长可持续性减弱。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将面临政府监管、产权保护、人口结构、基础设施、结构转型和宏观因素等风险,总体经济增速趋于下降。未来几年,国际油价可能维持在 30-5 美元/一桶,大宗商品价格增长乏力。全球金融市场不确定性增加,新兴经济体可能受到负面影响。但是,世界经济体系也孕育着一些良好发展势头,比如:互联网、新能源、大数据、共享经济的突破以及融合,将推动全球发展模式发生转变,创新升级为重构新一轮全球经济发展格局的战略选项,各国在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和增4强合作已达成广泛共识。

  未来五年,中国经济加快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转向“中高速”,经济结构迈向“中高端”,基本面继续向好,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不会大幅贬值,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引擎”地位不会改变。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积极响应。中国正在致力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推动开放型世界经济发展。2016 年,中国成为 G20 轮值主席国,国际社会对 G20 推动世界经济可持续发展与全球治理改革寄予期待。20 年,中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有理由相信,中国改革和开放必将释放出巨大红利,并为世界经济可持续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总之,人类社会必须直面达斯在书中描述的“咬人的现实”,但也不必过于悲观。作者之所以忧心忡 ,目的无非是为了唤醒人们的忧患意识。我认为,加快创新,加强合作,人类终将走出“大停滞”的泥潭。

  感谢王志欣、王海同志为本书作出的卓越翻译。感谢本书责任编

  辑坚喜斌同志的辛勤工作。感谢机械工业出版社陈海涓副社长邀我作序,这是我的莫大荣幸。

  中国 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 长

  徐洪才

  2016 年 4 月 28 日

来源:经济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