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许耀桐 > 访谈

许耀桐:制度反腐,从治标到治本

  时间:2014-05-08

  自杀常伴着腐败嫌疑,是不是意味着腐败问题的改善能够降低官员自杀率?如果可以,又如何处理这盘桓千年的腐败症结?为此我们采访了国家行政学院许耀桐教授,以下是记者朱肖晨访谈实录。

  对于频发的官员自杀事件,社会各界投入了巨大关注。至于为什么自杀,官方大都给出“抑郁症”的解释,但民间社会更相信是因为腐败。的确,在某些官员自杀之前,即将被调查的流言一直在传播。

  自杀常伴着腐败嫌疑,是不是意味着腐败问题的改善能够降低官员自杀率?如果可以,又如何处理这盘桓千年的腐败症结?

  《财经文摘》:现在反腐和之前的反腐有什么区别?

  许耀桐:反腐败这件事和这项工作,八十年代末就开始谈、开始抓了,但一句话,过去是被动式的,群众有反映,或有小三、二奶举报,纪委部门才会立案;再就事故出现了,比如高速公路坍塌、楼房垮塌等等,随着事故的调查,腐败官员暴露了,这等于把贪官“送上门”。现在反腐败是主动式的,派出中央巡视组巡查,这等于对贪官“追上门”。反腐败,年年反,现在就是不一般,习近平执政以来,很多腐败问题都是巡视组“追上门”去查出来的,这是一个明显的变化。

  《财经文摘》:现在反腐败有一种说法,“中央高度重视,百姓高度关注,贪官高度紧张。”对此您怎么看?

  许耀桐:“三高”之中“中央高度重视”是最重要的,以前反腐喊归喊,却不是十分重视。现在中央下了决心,老虎苍蝇一起打,成果十分显著。从十八大以来,副省部级以上的官员就打了26只老虎,下一步可能要打大老虎和老老虎,可以说,真正掀起了“反腐风暴”。有了第一高才有第二高、第三高,因为中央一出手,老百姓兴奋起来了,贪官也紧张了。过去他们知道“反腐”停留在口号上,自己还有保护伞,照常睡得安稳。现在中央动真格了,老百姓不仅围观还参与,贪官们大白天就会被随时带走,自然高度紧张。

  《财经文摘》:也就是说,“三高”对于这个社会治理腐败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许耀桐:短期来看是个好现象,但是长期来看则未必。现在的“三高”还只是治标,不是治本。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不需要“三高”。党中央高度重视,百姓高度关注的事情应该要挪到别的更重要的方面去。目前的“三高”情况,实际上是对我们政治生态的讽刺。正常社会中,腐败应该是一个偶尔出现的问题而已。反腐败最根本的方法,是用制度去反腐。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也体现了这一点,将反腐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有了制度,才有规范,也才能常态。制度反腐败,包括规范党政主要领导干部的职责权限。腐败就是权钱交易,如习近平所说,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财经文摘》:如您所说,制度反腐是解决腐败问题的根本方法,现在已经看到的政策又有哪些?

  许耀桐: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已规定,强化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的领导。查办腐败案件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同级纪委对于同级党委有一定的独立性了。同时,各级纪委书记、副书记的提名、考察也以上级纪委会同组织部门为主。现在还出台一个新规定,推行新提任领导干部有关事项公开制度试点,即新提任的干部包括配偶子女,要公开从业、出国(境)和财产的情况。这样一来,一些藏污纳垢、手脚不干净的官员就害怕提拔,知难而退。否则,官没提成,还进监狱。

  制度反腐败,根本还在于中央提出的建立“不想贪,不能贪,不敢贪”的制度体系。不想贪,就要加强官员的廉政教育制度;不能贪,制定各种规章制度约束官员行为;不敢贪,但凡被查处的官员必遭严厉惩治。这样的制度体系建立起来了,“三高”也就不需要了。目前的“三高”只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情况而已。

  制度是个规范化的东西,没有制度,官场上没有规矩,则会无所适从。制度就是一个底线,一个高压线。过去就是制度缺失,第一把手腐败,二、三把手接着腐败,不然在官场不好办,官场生态变成了劣币驱除良币。腐败也成了窝案,抓获的是大大小小的腐败团伙。

  《财经文摘》:反腐败的声音一直都有,以前也办过一些要案、大案,不过大部分只是一个风潮而已,很多都很难进行下去,您觉得此次反腐会有半途搁浅的风险吗?

  许耀桐:这涉及到一个力量对比的问题。习近平之前的反腐进行不下去,是缺少一个支持他们反下去的力量。习近平不同,他是红二代出生,有很深的背景。而且,现在大家都知道,听任腐败蔓延肆虐,共产党这条船就要沉下去。抓腐败这件事,全国、全党绝大多数人都叫好,赢得了民心党心。习近平抓了一下军队的腐败,高级将领集体发声支持他。现在和以前不一样,支持他反腐的力量足够强大。阻力肯定有,不过我充满信心。反过来说,如果这次反腐不能继续下去,那就说不过去了。因为天时地利人和现在都集中在他身上,还半途而废的话,那以后就恐难再有机会了。

  《财经文摘》:反腐过程中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力,据您所知,现在有哪些声音在阻挠反腐败?

  许耀桐:随着反腐败的深入,阻力会越来越大,现在已经触到大老虎、老老虎了,动他们的阻力可想而知。现在有一种声音,就是“反反腐败”的声音出现了,有这样的一些观点:第一,大量抓腐败分子,尤其要抓大老虎,是给我党形象抹黑。第二,这些官员贪一点没什么,还是我党的干部。前段时间不抓反腐,大家手脚都不干净,应予谅解。现在把他们搞的灰溜溜的,则会动摇我党自身的基础。第三,反腐败使基层干部以前逢年过节的礼品、日常的好处都没了,他们会消极怠工的。第四,腐败团伙的力量很强大,若触动了他们的利益自然会全力抵抗,反腐败面临着亡党亡国的危险。

  把这些“反反腐败”的论调归纳一下,就是“四论”:抹黑论、原谅论、消极论、亡党论。我以为,这“四论”其实不值一驳。反腐败是还党以清白,不是在抹黑,而是为党增添光彩;对腐败分子是不能原谅的,否则后患无穷;对一些官员消极怠工,要加强绩效考核;至于反腐败会亡党亡国,事实上是,不反腐败会亡党亡国,反腐败才会兴党兴国。

  《财经文摘》:现在中央抓腐败抓得这么紧,一些涉案官员选择了自杀,您认为在当前的局势下,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多吗?

  许耀桐:官员选择自杀,有各种各样的原因、理由。比如感到绝望,被抓之后前途、声誉、财富什么都没有了,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有的官员则是为了“牺牲自己、保全同伙”;还有的官员则是对于“双规”的恐怖,觉得将受到酷刑;还有的可能在环境的重压、暗示之下,被逼自杀。我反对自杀,自杀是对生命的蔑视,犯再大的错误个人也不要以结束生命作为了结。近期的自杀,我认为多半只是个人的选择,更多的贪官并没有自杀。此外,有关部门也要减少不必要的压力。总之,现在官员的自杀量相对来说可能多一点,但在未来制度反腐之下,一定会减少。

来源:《财经文摘》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