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赵晋平 > 访谈

赵晋平:陆海统筹 双向开放

——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研究员赵晋平

  时间:2015-11-09

   中国经济时报创刊于1994年,是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管、主办的一份综合性经济类日报。其恪守“对读者负责,对历史负责”的办报理念,依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强大的科研和信息支持,致力于为中国和世界读者提供前导性、客观性、国际性的高端资讯。 

  国研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研究员赵晋平(资料图片) 

  据海关统计,2015年上半年,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出现了负增长,而且出口也仅仅是微弱增长,工业产品出口同样不容乐观,以汽车为例,2015年1-5月,汽车整车累计出口33.41万辆,同比下降9.0%。

  如何看待我国出口产品的结构变化?中国制造的国际化之路面临哪些挑战?针对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研究员赵晋平。

  中国经济时报:当前,中国制造业面临很多问题,如创新能力不足、产品附加值低、出口产品结构不合理等。整体上看,你怎样评价中国制造业在国际产业分工、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  

  赵晋平:2011年,中国就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国家。但我们要认识到,我们只是一个制造业大国,并不是一个制造业强国。以2012年的贸易为例,平均来看中国出口1000美元的货物,能够拿到的附加值只有640美元左右,属于偏低水平,尤其是与美国、欧盟、日本等发达国家相比在价值链上拿到的增加值更为有限。

  另外,我们有一些产品,如计算机、影像设备、仪器仪表等,本来应该属于高附加值产品,但出口带来的附加值低于平均水平的30%左右。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我们这类所谓的高端产品出口大多数通过加工贸易的方式,核心零部件大多需要进口。

  所以,我国虽然是世界第一的制造业大国,但并不是一个制造业强国,在全球价值链中当前只能说暂处于中低端位置。

  我国制造业出口明显回落,与当前国际市场持续低迷密切相关。从自身看,与当前国内劳动力、生产要素的成本上升有关。华为、三一重工、海尔、联想等企业,不光在国内知名,在国际市场上知名度也是很高,已形成了品牌效应。

  中国经济时报:当前,我国已是当之无愧的贸易大国,但还算不上贸易强国。你认为中国制造业能否支撑中国从贸易大国到贸易强国的这种转变?  

  赵晋平:制造业增长仍将长期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源泉之一。作为一个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们需要长期坚持有效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发展战略,拓展增长空间,提高我们在国际市场的份额,实现经济赶超。

  下一阶段,我国要想实现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转变,必须做到以下三点:  

  第一,需要培育更多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国际品牌。 

  第二,要千方百计提高产品的技术水平。在核心技术领域,这一要求则显得更加迫切。  

  第三,提升我国制造业在价值链中的位置。在现有的全球价值链中,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占据着价值链的高端,我国制造业要想提升位置,难度很大,但我认为可以通过以下两个途径来实现:  

  (1)利用国际资本市场的变化加大对海外并购投资。通过海外并购投资可以直接获取著名名牌、核心技术、知识产权等,从而可以加快提升自己。

  (2)加快制造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业布局。正失去竞争优势的企业,可以通过“一带一路”战略转移到相关国家,从而为国内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创造条件。

  中国经济时报:据海关统计,2015年上半年,我国进出口总值11.53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降6.9%。我国出口导向型制造业企业出口形势呈现怎样态势?你如何看待这种态势? 

  赵晋平:近两年,我国的制造业出口较前些年明显回落,我认为有以下两个原因:  

  第一,与当前国际市场持续低迷密切相关。据IMF预测,2015年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为3.1%,和前几次预测值相比又有所调低,说明今年全球经济形势只能说是缓慢复苏,不容乐观。WTO预测贸易增长也同样如此,先前预测为3.3%,最近下调为2.8%。

  第二,从自身看,与当前国内劳动力、生产要素的成本上升有关。我国的出口,过去主要集中在劳动密集型产品,如服装、纺织品等,充分发挥了我国的劳动力竞争优势。

  中国经济时报:据统计,2015年上半年,我国机电产品、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增长,部分高端产品出口增速较快。其中,手机、轨道交通设备、金属加工机床等产品出口增速较快。你如何看待我国出口产品的这种结构变化?  

  赵晋平: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的制造业一步一个脚印在艰难前行,虽然整体上仍然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但企业在进步,技术含量在提升,产业结构正在向高端产业及其配套产业发展,而且有的已经在国际市场上站稳了脚跟,占到了一定份额。例如华为、三一重工、海尔、联想等企业,不光在国内知名,在国际市场上知名度也是很高,已形成了品牌效应。但另一方面,从整体来看,我国在高端领域只是开始占有一席之地,从整体上看,仍然处于产业链的中低端。

  中国经济时报:就你观察来看,出口导向型制造业的空间布局有什么变化?是否会形成大规模的制造业承接区域中心?交通不便的西部是否会在新的调整中再次陷落?  

  赵晋平:过去的制造业分布由于“两头在外”模式的影响,多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随着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高端制造业需求和高端服务业需求也在飞速增长,这些高端制造业和高端服务业大多数集中在国内产业集群集中的地区和区域,尤其是东部沿海地区。过去一直是以向东开放为主,重视海洋战略,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陆海统筹、东西双向开放将成为我国新的战略重点。西部地区将由开放的后方转变成为开放的前沿,面临着新的机遇。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影响下,产业路径延伸将成为一种趋势,产业延伸和转移会在一个更为广阔的空间进行。

  这对整个西部来说,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

  中国经济时报:当前,世界性的社会化大生产网络已经形成,“国内市场国际化、国际竞争国内化”的新竞争格局已经形成。中国制造的国际化之路目前面临哪些挑战?  

  赵晋平:中国制造的国际化之路目前面临以下挑战:第一,政治风险。企业会由于所在国的政权更迭而受到损失,尤其是那些政治不稳定经常发生政权更迭的国家。另外,宗教、文化不同,也会给中国制造的国际化之路制造障碍,前些年,每年都有很多企业都由于不熟悉所在国的宗教、文化等遭受损失的相关报道。此外,一些国家的腐败,也会成为企业投资的政治风险之一。

  第二,法律风险。由于各个国家的法律体系不同,我们的许多企业由于对所在国相关政策和法律认知不足而遭受损失。

  第三,安全风险。恐怖袭击、自然灾害等安全风险在一些国家时有发生,这必然会使企业遭受意想不到的损失及伤害。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