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秉文:拉美智库对美国政策的影响

作者:郑秉文  时间:2011-12-22

  由于门罗主义和地缘政治等原因,拉美历来被美国视为其“后院”。因而,在美国外国语的学习中,学习西班牙语的人数最多;在全球对拉美智库的研究中,美国的研究领域最广泛、力量最雄厚,发表的研究报告在数量和质量上位居全球之首,其他国家难以望其项背。总部位于宾州匹兹堡大学的美国“拉丁美洲研究协会”(LASA)就是一个例证,其注册个人会员和机构会员多达6000(居住在美国以外的个人与机构占45%),分会多达31个。自1968年召开第一届年会以来,该协会每1年半召开一次规模盛大且影响深远的年会,截至2010年已召开29届。参加2009年第28届年会的人数达5823人,其中美国居民(机构)占42%。

  拉美研究智库影响美国本土政策

  在美国,影响较大的拉美研究智库是卡图研究所(CATO)和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等,他们不仅对美国的拉美政策影响很大,而且在历史上多次起到决定性作用。例如,2005年美国南部遭受卡特里娜飓风袭击,古巴和委内瑞拉是最早提出援助的国家,他们主动提出援助美国100万美元,1100名医生,若干移动医院、水处理工厂、罐头食品、取暖油和26吨药品等。美国政府最初打算接受这两个“眼中钉”国家的援助,但是,传统基金会提出了一份研究报告,对此表示坚决反对,最终美国政府采取了传统基金会的政策建议,没有接受古巴和委内瑞拉的任何援助。再例如,美国20世纪80年代对尼加拉瓜和洪都拉斯和在90年代对海地等一些中美洲国家的干预过程中所采取的军事和非军事行动,都受到传统基金会等智库的影响;美国对古巴实施了长达半个世纪的严厉的经济封锁,这与卡图研究所一些研究报告提出的一贯政策主张不无较大关系。

  美国智库与美国驻拉美国家大使馆有着广泛的联系,甚至很多智库的项目负责人曾长期驻拉美国家任外交官和大使,这种政要与研究者之间身份不断转换的“旋转门”现象对美国决策的影响很大。2006年6月笔者访问美国时,曾专程拜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美洲项目主任彼得·德谢佐(Peter DeShazo)先生,他在拉美国家使馆工作长达28年,曾在多个国家任大使,不但对拉美国家的情况非常熟悉,而且由于长期任外交官,在美国务院的渠道也非常畅通,他们的研究报告经常直达决策层,应对突发事件的效率非常高。

  拉美国家经验教训为美国智库所用

  拉美与美国毗邻,拉美各国各个领域的一举一动,都会迅速反映到美国相关领域的改革第一线。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拉美地区各领域改革进程既有独特的经验,也有沉痛的教训。对于一些改革经验,美国智库均“不拘一格,为我所用”,通过其各自的影响力及其他“院外集团”等多种渠道,很快会反映到立法层面,供决策部门参考,有的改革建议坚持多年,多次提交到国会做证词,几乎得以立法。

  笔者在这里举一个广为流传的例子。1980年,智利社会保障制度私有化改革立法正式通过,并于次年建立了社保制度的一个崭新模式,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家,至今已有30多个国家予以效法,在其社保制度改革中不同程度地引入了“智利样板”。十几年前,中国建立社保制度时引进了个人账户,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了智利改革的影响;为了深入了解智利的社保制度,中国各种代表团访问智利十分频繁,智利方面应接不暇,最后不得不制作了中文讲解录音。

  当时推动智利这场私有化改革的,是智利的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部长何塞·皮涅拉(José Pinera)。何塞·皮涅拉的父亲在20世纪60年代曾任智利驻联合国大使。其为长兄,有3个弟弟和2个妹妹,其中,塞巴斯蒂安·皮涅拉(Sebasitián Pinera)于2010年当选为智利总统,另外2个弟弟中,一个是智利前央行董事,一个是音乐家。何塞·皮涅拉1993年竞选智利总统失利之后移居美国,1994年在美国著名的右翼智库卡图研究所(CATO)创建了“养老金改革国际中心”,1995年任该研究所社会保障项目的双主席之一。

  在何塞·皮涅拉的推动下,以卡图研究所为首的养老金改革派得到了政府改革派的大力支持,使养老金账户改革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经过无数次国会听证会和连续五、六年的不断推动,2001年5月,布什总统终于成立了“加强社会保障总统委员会”,并于当年12月提交了一份《总统委员会报告》。这份题为“加强社会保障,为全体美国人民创造个人福祉”的报告效法智利模式,有限地引入了一个账户,设计了不同账户规模的三个改革方案呈送国会予以审读。这份改革报告后因种种原因搁浅,但它几乎被国会立法通过的事实使卡图研究所成为养老金账户改革的一面旗帜。2005年3月3日的《华尔街日报》曾载文称赞皮涅拉为“养老金改革的吹鼓手”。多年来,卡图研究所为推动社保体制改革做了大量研究工作,为此还专门设立了一个养老金账户改革工作论文系列,系统发表了大量著述,为“总统委员会”设计改革方案奠定了理论基础,为美国社保体制改革方案走向国会铺平了道路。

  美国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历史虽然只有短短几年,却牵动了美国学界甚至世界同行的神经。在多年之后,笔者见到美国两位著名的社保专家并与她们谈论了这段历史。这两位专家都是《总统委员会报告》的撰写者(共16位成员),一位是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的奥利维亚教授(Prof. Olivia),另一位是艾斯戴尔教授(Prof. Estelle),长期在世界银行工作,是名著《防止老龄危机》的主要执笔者之一。在谈话中,笔者深深感到,智利改革及其对美国的震撼、美国智库及其对决策的影响,就此次社保账户改革事件而言,都已载入史册。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当美国再次掀起账户改革的浪潮时,1995—2000年美国智库的研究成果与传播推动、2001—2005年美国社保改革蓝图的制定与推广、大小皮涅拉和老小布什等所有这些故事和人物,会再次成为美谈和热点,甚至会成为再次改革的起点。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