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郑秉文 > 访谈

郑秉文:社保基金缩水 须完善投资管理体制

  时间:2011-04-08

  从上调养老金、最低工资线,到《社保法》破茧而出,过去一年,社会保障领域发生的一系列变革。

  站在“十二五”开局之年,未来社会保障领域还有哪些值得期待,本报记者专访社科院拉美所所长和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

  在他看来,社保全覆盖、社保基金投资体制改革、建立城镇居民养老、事业单位养老改革等领域,都将在未来几年内发生变化。

  此外,2010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很可能超过4000美元。按世行标准,中国已经成为中等偏上收入国家。

  从全球范围看,近十几年内只有少数国家,如日本、韩国跨过这道坎,大部分国家徘徊不前,中国能否跨过这道坎,拉美与日韩国家的对比,为我们提供了借鉴。

  社保基金投资体制改革将完成

  《21世纪》:上个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自2011年1月1日起,继续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10%。从2005年起,我国已经连续七次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此时调整意义何在?

  郑秉文:连续上调养老金,弥补了养老保险金没有和通胀指数挂钩的“制度缺陷”。不挂钩导致养老保险、养老金待遇水平与社会平均工资增长率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使得离退休群体中产生一些不稳定的因素。

  “十一五”期间连续上调养老金是对制度缺陷的连续校正,这些校正的效果也是好的。

  《21世纪》:“十二五”期间,在社会保障和民生领域有哪些方面可能会有哪些改变?

  郑秉文:从社会保障制度建设方面,我预测“十二五”首先要提前完成新农保的覆盖任务。“十七大”提出到2020年建立基本覆盖城乡的社保体系,由于新农保制度对农民的激励较大,农民愿意尽早加入进来。财政情况不错的地方政府也愿意及早加入,这两个积极性碰在一起,使得2009年8月份新农保制度出台时,计划试点覆盖全国10%的县,事实上远远超过了10%。我到地方去调研的结论是,预计2010年肯定要大大超过20%。

  按照这个速度来推算,新农保的覆盖任务要提前完成,不用到2020年,“十二五”期间基本可以完成新农保的全覆盖。

  《21世纪》:你一直在呼吁社保基金投资管理改革,那么,您觉得该如何解决社保基金贬值问题?

  郑秉文:“十一五”期间,我们遇到一个巨大的制度困难,这是早期没有预料到的,就是社会保险五项基金增长率在“十一五”期间年均接近40%,总量增加了两倍多,从2005年底的6000多亿增加到2009年底的2万亿;但投资体制却没有任何变化,非常落后,保值、增值压力大,贬值风险大。尤其2010年CPI一路攀升,到11月份已经冲破5%,可是社保基金收益率才不到2%,处于严重的缩水过程之中。

  我相信在“十二五”期间,社会保险五项基金的投资体制改革将会完成。目前中央领导、相关部委非常重视,正在紧锣密鼓进行制度设计,相信能够基本解决五险基金贬值的问题。

  事业单位晚改不如早改

  《21世纪》:目前,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覆盖面已达2.4亿人,城镇医保和新农合覆盖人数已达12.5亿,将来如何实现这几种模式的对接?

  郑秉文:社保法中只是原则性的提到各地、各省、自治区可以参照新农保办法来建立城镇居民养老保险制度,没有具体的制度设计,只是原则框架。这已成为统筹城乡养老保险制度体系建设中的一个突出问题,导致全覆盖出现制度缺口。

  到2020年要实现全覆盖,“十二五”期间关键的一步就是必须把城镇居民养老保险制度建立起来。

  《21世纪》:你曾经撰文指出统账结合模式走进死胡同,下阶段会有解决办法吗?

  郑秉文:从2000年辽宁试点开始,统账结合做实个人账户的试点已有10年,目前试点范围已扩大到13个省份,有点骑虎难下。

  “十二五”期间对如何实现部分积累制应该有个说法,不能再拖了,部分积累制是否还有另外一个实现形式?如何解决个人账户做实?这当中出现很多困境,需要重大的制度转型。

  《21世纪》:事业单位养老金制度改革一直阻力很大,未来会不会有突破?

  郑秉文:2008年2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来事业单位五省市养老金改革试点,到现在差两个月满3年,但没有任何进展,我觉得这有一个重要的启示,那就是要求我们在做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时候,一定要做好事先的预案和制度设计工作,然后再拿出来试点。

  事业单位改革应该提到案头了,我主张事业单位和公务员一起改,这4000万人的改革,晚改不如早改,越晚改革,阻力越大,造成各阶层之间的矛盾就越大。

  《社会保险法》说的非常清楚,公务员改革制度由国务院另行规定,根本没说不改。

  试点改革,事业单位产生意见是自然而然的,按照目前五省市试点的制度设计,事业单位人员如果参加了养老保险,跟企业一样,退休金就会跌去一半,这种改革能否进行下去是显而易见的。

  《21世纪》:去年10月《社会保险法》出台,社会保障领域有了“支架”,但是还有很多需要国务院授权的条款,很多方面还要通过具体的法规去解决,未来社会保障立法方面还会有哪些需要改动的地方?

  郑秉文:在上位法《社会保险法》指导下,在其框架内,部门、行业等会纷纷出台一系列的条例、办法、政策,这是毫无疑问的。

  以养老保险投资体制来说,我们现在执行的是1993年和1996年、2006年颁布的三个文件规定的投资政策,太落后了。废除这三个关于投资方面的政策,必须有新的政策来替代它,所以制定社保基金投资条例是绕不过去的。一系列其他方面的配措施和法规,“十二五”将会形成一个立法的小高潮。

来源:《21世纪》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