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周其仁 > 访谈

周其仁:中国是个大国 改革不喊口号也不行

  时间:2014-04-04   浏览次数:0

 

  周其仁:在市场的平台上深改国企

  2014年被称为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元年,而对于改革中的重中之重——国企改革,目前争议颇多。十年前“郎顾之争”所遗留的问题:改革中如何避免国有资产流失,消除国企高管被扣侵吞国有资产的帽子,以及民营企业不敢介入国企改制的担忧,至今尚未得到解决。中国国企改革如何深化?国企体制改革中存在的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对此,主持人专访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

  周其仁认为,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下一步国企改革的重点是混合所有制,目标有了,要解决过河的船和桥——怎样混合,在什么条件下实现?他说,我的理解,在市场经济里改国企,关键是利用以交易所为代表的高端市场平台,发挥资本市场对各类企业股权的价格发现功能,为更大范围推进混合所有制服务。

  周其仁表示,高端市场是很多关键领域改革的基础。如果没有高端市场公开的价格发现,不同企业的股权很难得到一致的定价,很容易在场下的一对一定价缔约中发生问题,被指控为国资流失。另外,民营企业要进入行政垄断领域实现混合,也离不开资本市场的支持。

  为此就要界定高端市场里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周其仁认为应该加紧修法。本届政府提出的民间“法无禁止即可为”,政府“法无授权不可为”,是非常正确的原则。考虑到中国的实际,当前不少法条对市场限制过多,也对政府授权过度,迫切需要修法,减少行政审批和不当管制,率先在资本市场等高端市场厘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周其仁认为,高端市场的深化改革不能以现有主管部门来主导,应该由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主导,破除改革中既得利益的阻力。

  国企改革的关键是股权定价

  主持人:对于国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现在争议还很大,您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

  周其仁:怕争议就什么也改不了了。争议是争议,分歧归分歧,还是要靠改革的实践来检验。

  主持人:您认为现在国企改革,最关键要解决什么问题?

  周其仁:混合所有制,实际上是要解决不同产权之间缔结适应市场需要的契约。缔约就离不开股权定价,为此必须利用公开的、全国性的资本市场,否则还是难以把国企从等级身份制转向市场契约制。要明确,国企改革不是为改而改,关键是终结行政命令体制,激发企业家精神,让国企和民企都能集中精力于市场、技术和管理,进一步解放生产力,增强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力。

  问题是具体怎么做?目前看,进一步改革国企的资本结构很关键,而实行混合所有制是一条可能的推进路线。要混合,就一定会涉及到资产定价问题,因为这一波国企改革涉及的大多是规模比较大的企业,很多都赢利,像过去抓大放小那样,对亏损严重的小国企那样的改革办法,就不适用了。一定要在公开的、全国性高端市场上完成股权的价格发现,否则难以推进。

  价格释放出来后,交易就会比较公开、透明、合理,这样不仅是参加交易的各方受益,社会也会受益,因为很多股民可以参与重组投资。所以,要抓住这个“牛鼻子”,健全市场规则和公开监管,将其作为一个支持国企改革的平台。

  当然,现在工具比过去多很多,我们还有社保基金,可以考虑把很大一部分国资划入社保?那直接就是全国人民受益,而国资最完整的定义就是属于全民的资产。社保基金的保值增值也离不开高端市场,可以委托给市场化程度较高的机构去打理。

  国企改革走到今天重点是需要市场平台

  主持人:但是,改革中具体怎么做才能不让国有资产流失?

  周其仁:国有资产流失不流失,首先要有一个参照标准,知道股权的价格,不能主观地说其价值是多少,所以一定要有一个高端市场的定价机制,尽可能的把国有资产放进市场。放进市场后,股权就可以通过合约进行非常平滑的转移。政府可以借助资产交易平台选择恰当的持股份额。全国那么多国企,情况各有不同,政府参与混合的比例也可以不一样。有市场平台,便于定价交易,进退自如。那些地方政府财力有问题的,债务风险大的,就可以把一些股权卖给公众,或战略投资人,然后把这部分钱用来搞民生。

  我的看法,国企改革走到今天,重点不是在企业改企业,而是一定要建立一个市场平台,在市场里改国企。改革是需要平台的,尤其是中国的国企改革,改到今天已经有30多年,如何充分释放它们的潜力,减少改革的难度,很需要经由一个平台,其中最重要就是高端市场。

  市场的“场”是一个场所。研究我们中国现在市场的“场所”可发现,初级市场发育挺好,像农贸市场、专项商品市场、专业市场等等,都办的很好。你看义乌小商品市场,很多国际贸易都在那里做。阿里巴巴其实也是一个市场,网上的交易平台。

  然而,这些都不是下一步改革的重点,下一步改革的重点是以交易所为代表的高端市场部分,也是改革中的一个薄弱环节

  这些以交易所为代表的高端市场“场所”虽小,但具有价格发现的功能,实现价格发现功能后,它将对全国的资源配置产生辐射作用,影响极强。比如上海交易所,四川,重庆以及西藏等地的企业都可以在这里挂牌。用不着把上海交易所这套规则移到地方市场上去,再者有些地方搞交易所,人才不够,明白人也不够,法律法规的监管难度非常大。我认为改革突破点就是证券交易所、债券交易所、银行间货币市场和外汇交易中介这几个交易所,理清政府和企业、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然后再建一些交易所,如地权交易所。这事情看起来难干但是真干起来也没有那么难,而且资本市场有辐射性,可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今天上午(3月22日)郑永年在谈到改革时,思路还沉浸在过去的改革经验中:一谈改革就是省市自治区发展经济的积极性很大。需要指出的是,地方发展积极性很大有个代价,即政府控制力很强,组织底下搞名堂,应该剥离政府这项权力。政府就应该好好搞民生、搞环境,用不着像商业公司一样积极地去搞投资。投资权利应该交给企业,由市场对企业进行评估,在市场竞争中决定高下,这个路就慢慢走出来了。

来源:凤凰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