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俊臣 邹雅卉:在昆明市打工的农民工问卷调查分析

作者:赵俊臣 邹雅卉  时间:2014-06-10

  2014年1月至4月,2013年云南省省院合作重大研究项目《云南省推进城镇化面临的难题及对策研究》课题组,在昆明市随机抽样,对农民工进城情况,进行了问卷调查。本次调查共发出问卷250份,收回235份,其中有效问卷184份。现将情况分析报告如下。

  一、受访进城农民工基本状况

  (一)受访进城农民工的籍贯

  本次调查在昆明市打工的农民工有效问卷184份,其中160人为云南省籍,占86.96%。

  表1被调查农民工籍贯统计  

   

  

  上表中,云南省江川县的农民工工72人,占全部问卷的39.13%。这主要是本次调查重点在昆明天天向上营养餐公司。该公司有一位中层经理是云南江川县人,曾是江川县某乡镇的村长,经他动员,以他所在的村庄为中心的当地人,绝大部份都来该公司打工。

  据统计,外省籍农民工到云南省就业的140万人,云南省出省打工者为120万人,两项相减,云南省省内有20万外省籍农民工打工。本次调查发现,昆明市打工的外省籍农民工最远的是黑龙江大庆市,另一个是青海省人。这说明,昆明市作为云南省的省会城市,不但气候宜人,能够赚钱的机会也多,能够吸引省外农民工前来打工。

  (二)受访进城农民工打的什么工?

  此次调查的184位农民工,全部都在民营企业打工,尚未发现有在国有企业打工者。这说明,国有企业已经失去新增就业岗位给农民工的功能。

  有8位是自己创业当老板。其中,开打字店2人,开家庭水电工器店2人,开铝合金门窗店1人,开小餐馆2人,买一货车在建筑工地承包拉货1人。

  有意思的是,调查中有云南省会泽县8人在昆明市以帮人搬家拉货为生,搬家当然赚不了多少钱,但是他们兼做收购旧家具等,然后转手卖出去,赚一点差价,也弥补了现行旧货市场发展滞后的空缺。这些旧家具,包括就床、旧沙发、旧桌椅、旧家电、旧电脑等等,往往是物主以极低的价格甚至白送,他们转手后以市场价出售,也是有赚头的。

  二、进城后住在哪里

  长期来,有关部门并没有把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列入发展与改革计划,也没有为农民工住房拨出财政专款,更没有动工兴建农民工住房。至于城里为数不多的经济适用房、廉租房,由于是为城市里的国企下岗工人、有城市户口的低收入群体盖的,并不面对农民工,即使面对了,农民工也买不起。那么,农民工在城市里到底住在哪里?

  78人、占问卷总数的42.4%住的是公司提供的住房。其中,建筑行业的农民工,基本上都是住在建筑工地的工棚或未竣工的建筑物内。所谓工棚,一般是指建筑工地搭建的存放钢筋、水泥、塑料管等建筑材料的临时性的简易棚子。这类简易棚子大都是水泥瓦(石棉瓦)作顶、草席竹席挡墙,具有夏不隔热、冬不御寒的典型特征。至于建筑工地里未竣工的建筑物,就更是农民工们比较好的栖身地了。应该说,农民工进城有工棚住、有未竣工的建筑物住,还算是幸运的了。我们知道,许多农民工进城后只有找到了建筑工地的打小工的工作,才有工棚或未竣工的建筑物来住。

  但是,工棚或尚未竣工的建筑物并不适合有体面的人来居住。工地的噪音、粉尘就是他们最亲密的伙伴。还有一个很糟糕的问题是,未竣工的建筑物往往伴有阴暗潮湿,特别是哪些刚装修后的房屋,甲醛等有害物质尚未被吹散,对身体有毒,这是所有城里人都懂得的常识。而在没有房子住的情况下,农民工也就只能睡觉第一、健康第二,以至于不能顾及健康了。

  另有一些人住在雇主提供的集体宿舍里。雇主能提供集体宿舍,当然是农民工求之不得的“天上馅饼”。既然是馅饼,也就有个代价问题,由此也就不能不出现两个后果:一是受建筑成本限制,这种集体宿舍不可能象城里人住房那样有的必备空间,往往是高低铺,过道狭窄,连城里人早已传为记忆的筒子间的条件也没有,甚至于连摆放东西的地方也没有;二是没有了个人的隐私空间。那么,老板为什么愿意提供集体宿舍呢?唯一的解释是提供了集体宿舍,就可以让农民工节省时间来加班加点的干活,那当然是很划算的事。

  有11人、占问卷总数的6.0%住在雇主家里。住在雇主家里的一般都是家庭媬姆、护工等。因为要照顾小孩、老人、病人等,雇主也就不能不让农民工住到自己家里。应该承认,随着社会进步,城里雇主的道德观念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对家庭媬姆、护工等的态度,有了一定程度的平等。但是就整体上看,就多数人来看,对媬姆、护工都保留了不平等的传统歧视观念,经常给脸色看,使其饱受寄人篱下之苦。

  有一人回答住在底下室。据媒体报道,有的明星刚到北京等大城市谋生时,由于囊中羞涩,也曾经住过一小段时间的地下室,被传为艰苦创业的佳话。但是,对于不具有明星般天赋,又没有城市社会地位的农民工来说,能找到地下室住真是他们的万幸。这是因为,城市的地下室供给不足(而不少单位的地下室不是用来住人的,而是用来停放汽车的,被称为地下车库)。此外,还遭受到出身农村、工资水平低下的大学生、研究生们在租用时的价格“竞争”。

  有两人回答住在城中村。所谓城中村,简单的说就是城市中的村庄。中国的城中村,特指在城市急剧扩张中,政府行政和开发商尚未能够征用并强拆的农民住房群。由于囊中羞涩的农民工,刚毕业的大学生、研究生及其他社会群体租住的巨大需求,把握商机的农民们纷纷把现有住房自行加高加大,从而形成了“城中村”。

  有学者曾经研究过城中村,得出了城中村是进城农民工的“天堂”的结论,是和有道理。事实上,城中村是农民工进城后首选的落脚点、居住区和属于自己的“家”;是承受得起的专业化分工服务的小社会;是以农民工为代表的群体接受劳动技能培训的“大学校”;是农民工对外联络和信息交流的“大网络”;更是农民工精神安慰、娱乐和文化生活的“卡拉OK厅”;当然还是农民工寻求帮助、自组织和自我管理得很好的场所。

  令人遗憾的是,地方政府、城里某些富人和个别学人却表现出对城中村的无比仇视,几乎全国各地的城市都在强拆城中村。地方政府之所以非常仇视城中村,一而再、再而三地指责城中村,原因在于城中村对于他们没有任何的好处。而且,在地方政府眼里,城中村俨然就是影响他们执政形象的“罪魁祸首”。如果我们再深一步分析,对于地方政府的有关官员来说,改造城中村却有着非常多的好处:一是“大大提升了”个人的执政形象。就当然只是官员们自己的感觉,老百姓并不认同;二是由于改造城中村利润奇高,开发商个个垂涎三尺,因而就可以官商合谋,或利用招标投标,或利用审批项目,或利用质量监督等等,捞取个人的好处。

  许多学者指出,按照国际上公认的现代化国家、现代化城市的衡量标准,城中村是题中之义,是应该存在的,是不可以非议的,是应该受到尊重的。中国政府官员心目中那种“城市不可以让城中村存在”、“城中村影响城市形象”等认识,并不是现代化国家、现代化城市的衡量标准。照我看来,城中村不但不影响城市形象,而且是一个城市发展过程的真实写照、正式记录,因而具有特别重要的历史意义,不但不可以人为的消灭,而且应该好好保存、保护。

  通过城中村把我们的发展历史保留下来,其意义是不言自明的。对于我们的后人,城中村所体现的历史真实、历史沧桑和历史之美,是他们用任何方法都不能复制、复原的。在此,有一个如何评价城中村之美的问题。照政府的官员来看,城中村是不美的,而照农民工看来,城中村却美的很!而且照历史学家、古建筑学家们看来,城中村完全是一个时代的宝贵记录,因而是美的。遗憾的是,新中国建立以来,特别是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在“以阶级斗争为纲”、“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破四旧”等极其错误的理论指导下,几乎所有的城市的历史性建筑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了破坏。改革开放以来,在所谓建设新的城市的动力驱使下,几乎所有的城市都在拆旧城,建新城。拆旧城当然容易,但是旧城区里的那些历史过程中的建筑,也一同随着推土机的轰鸣而被“铲除”了。而新建的城区,几乎清一色的钢筋水泥楼房,毫无特色。

  为城市建设、城市居民生活乃至国民经济做出巨大贡献的农民工,在城市里却没有属于他们自己的住房,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表现了我们社会对农民工的歧视!表现了我们社会的畸形发展!遗憾的是至今这一问题没有引起社会的高度重视,有的学者还为这一不合理现象寻找理论根据,真是悲哀呀!

  农民工在城市没有住宅,引发了一系列难以克服的问题与悲剧:一是严重的社会不公平,可能导致农民工们的怨气、不满和仇恨逐渐滋生,最终引发社会动荡;二是可能导致城市里居民的心态畸形发展,使他们误认为农民在城市就不该有住房,就应该承受与城市的居民不一样的生活待遇,就应该永远作二等公民,久而久之,就将成为农民和社会弱势群体起来革命的对象;三是背井离乡的农民工每年的春节等假日的回乡所造成的交通紧张,形成了一道有辱中国光辉形象的地球奇观;四是农民工在城市、妻儿老小在农村的两地分居,造成了家庭成员不得团聚、夫妻性生活长期压抑、子女长期不得父母亲爱等悲哀悲痛景象,是不人道、反人道的,不是一个正常社会应有的。

  三、绝大部份农民工没有在昆明落户

  在184份有效问卷中,有182人没有在昆明落户,占98.9%。回答在昆明市落户的只有2人已落户的两人,都是买了商品房。按照昆明市的规定,房子总值在30万元以上,并且一次性付清拿到房产证可以落户一人,如果是按揭,待拿到房产证即可落户一人,房子价值在30万以下,取得房产证5年后,可以落户一人。问卷中购买商品房只有5人,其中一人的丈夫、孩子是城市户口。

  当问及为什么没有落户的原因时,农民工的回答都是不知道怎么办理落户。这说明,政府有关部门的宣传解释工作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虽然多数农民工对落户有哪些好处具体说不清楚,但是他们普遍都知道城市户口比农村户口享受的好处多。其中有一个爱学习的农民工还举出媒体上最近报道的甘肃省兰州市今年4月11日至17日因供水企业遭受污染,导致自来水中苯含量严重超标后,政府为有城市户口的居民免费发放瓶装矿泉水、而没有兰州户口的农民工不给发、也没有消防车或洒水车给农民工送清洁水,农民工不得不依旧喝着被污染的水,感叹道“城市居民户口要比农民户口好多了!”

  有问卷农民工对昆明市居民年老退休后乘公交车免费显得十分羡慕。据《昆明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修订草案)》,拟对年满60岁、户籍在昆明的老人的各项权益予以立法保护。草案规定,老年人持《云南省老年人优待证》或者《离休证》和身份证,可免费进入本市向公众开放的公园、旅游景点、风景名胜区、博物馆、美术馆、科技馆、名人故居、公共图书馆等;可优先就诊、取药、交费并免交普通挂号费;优先购买汽车、火车、飞机票,优先上车、登机;优先办理银行储蓄业务;享受体育馆(场)、游泳馆等体育设施和影剧院等娱乐设施的票价优惠;免费使用收费公厕。草案还规定,对社会力量兴办的养老服务组织、机构和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站)的用电、水、管道燃气均按居民生活用电、水、燃气价格收取,燃气共用设施建设费按相关规定进行减免;免收电话、有线(数字)电视、宽带互联网一次性初装费,并减半收取通信费、基本收视维护费等。

来源:共识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