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勇:中国经济还会高增长20年

作者:周天勇  时间:2013-12-09

  12月8日,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中国新供给学50人论坛正式成立。会上,周天勇表示,中国的经济增长已经到了一个转折时期,传统的增长模式已经动力渐失,需要依靠鼓励创业就业、创新驱动、新型城市化和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才能获得新的增长动力。图为: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在作主题演讲。

   

  以下是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演讲实录:

  中国经济还会高增长20

  2012年开始,经济增长出现了下行态势。刘世锦等学者认为,7%左右和以下的速度,将成为今后中国经济增长的常态。但是,中国真正的城市化水平至多有35%,而日韩台在35%到65%的城市化水平推进阶段中,国民经济均处于高速增长状态,因此按照国际经验,中国大陆没有到低速增长的时候,也不应过早进入低速增长阶段。林毅夫等学者则确信,中国8%的速度,还可以增长20年左右,他近期提出的政策建议是加大绿色产业和基础设施等投资。但是,本报告认为,原有政府主导、地方政府竞赛、扩地造城、竞增产能、大企业和大项目为主等发展模式下,经济高增长已经走到尽头。

  报告分析认为,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力量越来越弱,仅仅依靠加大投资顶替出口衰势,未免又会重蹈2008年后消费和房价严重通货膨胀的覆辙。出路在于迟福林提出的转向消费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上来。但是,他没有分析为什么中国消费不足,甚至相对萎缩内在和逻辑的深层次原因,也没有太清晰地给出如何使消费能有一个上台阶和稳定的增长,并转向以消费为主拉动增长发展模式的路线图。

  1、增长困境的深层次症结究竟在哪里

  报告认为,中国经济发展目前产能过剩、投资与消费失衡,增长速度失去消费需求的拉动力,其症结在于在政府消费和居民消费结构中,居民消费乏力。2013年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后公款消费趋冷,而居民消费不能替补,增长速度受一定的影响,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那么,为什么投资与消费失衡,为什么实际城市化水平只有35%的阶段上,会发生许多行业的产能过剩?背后是城乡居民收入决定的可支付能力和总量相对与生产能力不足。而从收入分配的流程看,(1)以大资本、大企业、大项目为主的发展方式,前者创造的国民财富主要是大中资本所得,是税收,国民收入主要流向了富人和政府;而创业不足,忽视小企业发展,则使创业者和劳动者不能在创造财富的同时分配财富,中等收入人群少,因失业而收入低和贫困的人就多。(2)城市化不仅是人口从农村农业向城市和非农业转移,而且也需要土地随之向城市和非农业再分配。这个过程中,由于规模经营和土地的用途发生变化,土地从农业生产资料转变为资产,带来巨大的衍生和增值利益。日韩台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其利益在农民、政府、用地商之间得到了合理的分配,相当多的农民得到土地资产的一部分收益后,能用小本创办小企业,能到城市中购买得起住房。而在中国大陆,虽然也有钉子户一夜暴富的,但是总体上讲,分配给农民的极少,农民几乎没有获得城市化土地资产增值带来的利益。(3)国有工商企业资产和职工从20世纪90年代的5万亿元和8000万人,变化到2012年高达86万多亿元及不到2000万人,职工占城镇总就业仅6.3%,城乡总就业的2.5%。但由于国企的资产集中,特别是石油、电信、烟草、电力等垄断性行业,集中了大量的资产,创造和收取了巨额的财富,从而GDP和利润主要分配向了政府、企业和少数的国企高管和占就业比例很低的职工。(4)垄断性的银行业,只有几百万人从业,其创造的利润,却是全国制造业的两倍。其一方面通过过高的利差从城乡居民手中集中了一部分财富,而另一方面通过高利率和名目繁多的其他费项,又从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手中集中了一部分财富。其支持大企业,不给创业和小企业贷款,又使创造和分配财富的流动更加偏向大资本和政府。本报告中分析,考虑国民收入的向国外汇出和其它环节漏出等,非政府非国企非金融部门外95.4%的劳动力、92%的居民,只分配到了GDP的40%,即20.8万亿元左右,其中近7亿农村居民只分配得了5万亿元!

  中国目前研究收入分配的许多学者,并没有从上述这个思路,去清晰地揭示国民总收入中居民收入分配比例过低的因果关系。简单却是真理:创造决定分配,权利决定资产衍生和增值利益的分配,分配决定收入,收入决定支出,支出决定消费。没有广大人民广泛参与的创造和就业,没有亿万农民共享城市化带来的利益,就不可能有城乡居民合理分配国民收入的结果。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居民消费乏力、伪城市化(进入城市的农民不能体面留居在城市)和产能过剩的最根本原因。

  这样一种大资本、大企业、大项目,掠地扩城,国企猛进和银行高度垄断,并忽视创业、小微企业和农民利益的发展模式下,小改小革,局部调整,几乎不可能改变创造和分配财富的流程,增长消费乏力的局面不可能改观。而从国际经济形势和国内2009年以来经济调控的教训看,出口拉动增长的辉煌不再,而还是采取投资拉动的路径,重则消费和房价又暴涨,轻则无济于根本。传统模式和体制下,寻求一种健康和稳定的国民经济高速度增长,已经无路可走。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