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勇:中国对外开放四大应对方略

作者:周天勇  时间:2017-01-13

 

  中国应该进行大力度的减税降费措施,通过金融、能源、运输、土地等体制改革将成本降下来,防止美国甚至其他在华产业可能快速回流和转移到美国,以及中国一些制造业企业向美国等低成本国家转移。

  2016年年底,美国商人特朗普竞选胜出,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从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看,随着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政治和经济的全球化进程在一定程度上被逆转,使国际政治和经济关系格局发生了一个较大的变化。这样的变化既给中国的国际关系和对外经济开放带来风险和挑战,也带来新的机遇。

  那么,在特朗普时代,我们顺应形势的变化,对经济开放战略进行一些什么样的把握和调整?我认为有四点值得注意。

  第一,在世界一些国家经济民粹和民族主义兴起的形势下,中国需要清醒判断自身的发展阶段和对外关系需要,坚持世界经济全球化和自由主义的道路,推进各国间贸易投资和自由化。这主要是基于一些中国利益:中国第一大贸易规模国家,加上对外投资会越来越大,自由贸易对增进各国利益的同时,符合中国的国家贸易投资利益;人民币还不是国际主权货币,中国需要投资和贸易自由的环境,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也需要世界范围内的技术合作和进步。

  第二,在美国主动停止TPP的批准后,特朗普执政四年中,中国可以提倡和主导推进FTAAP,特别是应积极斡旋各国参与RCEP的谈判,促使各谈判国在2017年年底或者2018年签署协定,采取美退我进的战略。中国是一个有13亿人口的大国,其人口决定的市场需求规模和经济实力决定的资本输出能力,应当有中国在环太平洋经济中的存在和地位,应当与周边国家建立更紧密的经济联系,应当在亚太经济区域中有更多的话语权。东北亚、北美、拉丁美洲、澳大利亚等地,是我国贸易比例最大,资金流向最多,投资并购发生较多的地区,其仍然是中国经济开放的重点区域。进一步加快我国与这些地区、国家双边和多边自由贸易区的谈判和建设,包括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和签约。

  第三,大国间平衡关系重构思路。特朗普时代,中美政治关系缓压,但经济关系可能趋冷。然而,并不是无牌可打:一是利用人民币贬值和美元升值加大中国资金到外消费和投资住宅等成本的机遇,吸引美国服务业,比如旅游、教育、养老、医疗、健康等产业到中国投资,通过本土“留学、就医、养老”,留住国内向美留学、旅游、养老、住宅、医疗和健康等方面的投资和消费外流,改变中国对美服务贸易和资金流动的巨额逆差;此外,在人民币贬值降低中国产品国际市场成本的同时,促进货物贸易的出口。二是中国通过推动RCEP建设、中欧投资谈判进程和开展双边自由贸易的磋商和落实,开拓和扩大其他地区投资和消费市场,转移和平衡美国可能对中国进行贸易战而导致的货物出口和技术贸易的收缩。

  要推进中国与美国双边贸易和投资协定的谈判。一是特朗普上台后,可能会扩大投资和基础项目建设,增加就业机会,拉动经济增长,这给了中国有比较优势的高速公路、桥涵、高铁、核电等市场机会,中国在这些方面已经有很强的技术、装备、质量、成本等优势,而美国的市场是一个企业主导、价格调节的体制,特朗普在成本和收益方面也是一个商人,中美合作,双方共赢,中国在美建设市场上,有很大的机会和优势。二是中美一些企业,可以合作共同开拓全球市场,美国有技术,中国有资金和较强的装备制造和工程建设能力,可以鼓励双方公司优势互补,甚至可以成立中美合资公司,优势互补,利益共赢。三是谈判中用好特朗普注重经济利益的行为准则,谈判有关条款,推进中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与美国企业的合作,及其投资美国项目和市场规则和机制的建设,使中国高铁、核电、水电、高速公路、仪控、桥涵等资金投资、工程建设和装备设施等进入美国市场,进行互补,合作共赢,并示范全球市场。

  第四,国内要加快有关体制改革的步伐,以及时应对和平衡特朗普上台后的经济战略对中国经济的冲击。一是特朗普上台后,一个重要的举措是降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目的是降低企业成本,增加其利润和再投资的积极性,并且吸引美国在外企业回流,振兴美国的制造业,提高就业率,满足美国国内市场,并在全球获得出口竞争力。中国需要密切加以跟踪关注,如果不与美国同步进行大力度的减税降费措施,通过金融、能源、运输、土地等体制改革将成本降下来,美国甚至其他在华产业可能会快速回流和转移到美国,中国一些制造业企业也可能会向美国等低成本国家转移,要防止中国经济结构中制造业快速空心化。二是国内土地等不动产产权,创新和盘活创新存量要素,旅游、教育、医疗、健康、养老等方面需要大力度改革,稳定企业家财产的安全感,明确其未来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预期,扩张还未放开和新的投资及经营领域,使投资者和企业家对中国未来的经济抱有信心。需要特别提出的是,应当用深化改革、激发活力、增强动力、强化信心、拓宽领域、稳定和促进经济中高速增长的疗法防范人民币汇率过度贬值的问题,进而从基本面改变中国投资、资金、消费等方面的流向、流速、结构和质量,稳定人民币汇率在适当范围内正常波动。

  (作者系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