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周天勇 > 访谈

周天勇:改革或遇利益集团很大阻碍但不改没出路

作者:周天勇  时间:2013-11-09

  从卫星照片看,东北华北黑漆漆一片,再这么弄下去就没法喘气了。我很纠结,晚上不散步吧,血糖血压就全起来,散步吧,吸一肺雾霾变吸尘器。再用过去大投资、大项目、地方政府竞赛是不行了。新的增长点又在哪里呢?

  “现在传统的解决增长的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没有改革是不行了。”10月29日,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教授在中国新闻社记者座谈会上,对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议题做了前瞻。周教授称:这次三中全会,将以壮士断臂的勇气和魄力去推进改革,可能遇到来自利益集团的很大阻碍,但是不改革没有出路。周教授还认为,改革的目的就是促进经济增长,关键要激活四个新的经济增长点。

  以下是周天勇教授的座谈实录。

  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

  这次三中全会大的原则,第一要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克强总理好多次说过,要以壮士断臂的勇气和魄力去推进改革。改革可能遇到很大的利益集团方面的阻碍,但是不改革没有出路。

  第二方面,从改革的方向来看,还是要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就是说,最大限度的调动人民、市场和社会的活力和创造力。

  第三方面,整个改革方案要顶层设计和基层落实相结合。

  第四方面,要处理好改革与发展稳定之间的关系。

  不改革就失去经济增长的动力

  从目前我们经济增长的情况来看,如果不进一步改革,不进一步开放,就失去了经济增涨的动力。现在传统的解决增长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

  第一,从要素供给方面来看,劳动力成本提高,土地价格上升,还有资源环境的约束。

  第二,从出口来看,今年9月份出口增长为零,纺织等中低端产品,很多厂商在向印度尼西亚、越南这些地方转移。而且印度和印尼今年的货币兑美元是贬值,我们是升值,再加上贸易保护,所以出口遇到了加入WTO以后最困难的时候。2006年最多的一年进出口的总额占GDP比重达65%。现在每年都下降,说明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越来越小了,失去推动力了。

  第三,有些学者也说,能不能还像2008年一样,用大的投资规模来启动经济增长,包括林毅夫也是这个观点。但是投资遇到一个问题,我们2008年政府大规模的投资,大规模的贷款,大规模的上大企业,带来的后果是消费溢价和房价的暴涨。而且今年我们也就是稍稍为了稳定增长把投资速度加大了一些,贷款加大了一些,马上9月份房价就开始暴涨,消费物价也开始上涨。所以如果再一次像2008年那样投资来保增长的话,是不是又会恶性通胀,房价暴涨。

  因为我们不像美国,日本、英国、欧元区,它们的货币都是国际货币,它们发了很多货币物价也不涨。我们不是国际货币,发的多就涨到自己家里,所以再来一轮2008年这样的投资保增长的话,可能又会造成产能过剩等问题,实际上我们这一段产能过剩就是2010年上大的项目造成的。

  第四,消费从今年前9个月看,社会零售消费增长只有12.9%,我们从年增长18%,降到17%,降到15%,到今年前三季度12.9%,消费在整个三驾马车中增长率已经越来越低。而且今年1-9月份,城镇区域的人均收入是低于GDP的增长速度,低于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的。

  国际上很多大的机构也调低了我们明年的经济增长速度,调到7.3%,7.4%。国际上对中国的担忧有三个,一是经济增长速度下行,二是出口低迷,投资又不敢保,消费拉动经济增长成为泡影,结构转型不了,三是金融风险,概括起来就是地方债、影子银行、房价泡沫,以及产能过剩对银行造成的坏帐。

  当然国内对增长的看法还是有分歧的,有一部分人认为中国就是到了低增长的阶段,比如国务院发展中心刘世锦为代表的一些学者。第二部分人就是以林毅夫为代表的,认为还可以高增长10年20年。

  先说前一种观点。其实日韩和台湾地区,在城镇化30%左右到60%这个阶段还是有高增长的。我国现在真正意义上的城镇化水平也就是30%-35%,因为很多人就是到城市呆上六七个月或者一年,在城里没有房子、没有正式的工作,也没有户籍,孩子也不在身边,这些人我觉得大概有3.2亿的规模,城镇真正有户籍的人口还不到3亿,当然有一些是没有户籍但是在城里有房子的。现在是把这些没房子没正式工作没户籍的都算做这个城市人口,学术界有句话就叫“伪城镇化”,所以真正的城镇化也就是30%多。30%到60%这个阶段应当是一个高增长阶段。所以如果我们和其他地区同样的发展阶段相比,不应该这么低,所以我认为不应该像刘世锦说的就到那个低增长阶段了,因为城镇化过程中,大量的房子、交通、生活方式的改变,消费方式的改变,(会带来增长)。

  但是林毅夫认为我们过去的发展模式是很成功的,还是要加大基础设施、政府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我觉得这个办法也不行。

  像迟福林提出的以消费推动经济增长,可是消费增长已经从18%一直降到今天的12.9%,消费(对GDP增长)不但不起作用,而且起的是反作用。

  改革要激活四个新的增长点

  那么有没有新的经济增长点?我觉得习总书记和李总理,很关键的就是要找一些新的增长点。改革最大的问题还是经济增长,还是要国家强势一些,要老百姓富裕起来,这个是最基础,最关键的问题。

  我觉得三中全会后可能要围绕去激活这四个方面的增长点去改革。

  创业:中国人为什么不创业而非要往行政圈里挤?

  第一个增长点就是创业。

  过去我们最大的发展模式就是政府推动,大项目、大基础设施、大投资、大企业,上规模,上档次。但是这种发展模式的毛病是什么呢?就是增加的GDP,基本上是在政府与大资本之间进行分配的。而这些大企业、大项目,建设完以后就没有就业了,对就业的贡献很小。比如说炼油,过去大概5百多万吨的炼油厂就有几千人,现在1千多万吨的炼油厂,可能按定岗500多人就足够了。过去大概30万千瓦的一个电站有两三千人,现在100多万千瓦的电站20个人30个人就够了。所以它大量的创造了GDP,大量的创造了税收,分配给谁了呢?是投资电站的国有资本、私人资本,老百姓分不着。老百姓分的越来越少,就发生投资和消费比例的失调,财富越来越集中于国家和资本,而没有集中到居民手里,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所以前几天看到克强总理及国家工商局说取消公司注册资本金限制,免检、取消经营范围、不限制注册地点,就是为了激活创业。我大学毕业了,搞服装设计,你非得让他在写字楼里,租金都交不起。所以这些限制要大大减少,让老百姓能心情舒畅的、没有难处的创业。

  有两个数据,第一个是,中国现在注册登记的企业,每一千人只有16个企业,但是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是多少呢?1000人有40多个企业,在金融危机以前50多个,说明我们企业数量太小了,创业不活跃。

  第二个是,我国大学生毕业三年之后创业的比例只有2%不到,发达国家在大学毕业以后三年之内创业的20%。我们就是到公务员这些行当里去,没有人去办企业,企业税、费太多,所以就没人愿意办企业了。企业没了,就不了业,收入就少,现在我们一说收入分配改革,就是要国家对富人增税来养穷人,这是不对的。一定要让底层人士去通过创业创造财富、分配财富,这个才是解决收入分配不公、居民消费收入比例低的正道。

  所以我觉得第一个改革,就是要减政,放权,减少行政对经济的干预,特别要放宽老百姓创业就业的一系列体制障碍。如果说中国大学生毕业,20%的人在三年之内去创业,一年一百万人去创业,一个人带5、6个人就业,就有六七百万的就业量,创造的国民收入就是经济增长新的来源,这是最大的经济增长动力。

  中国人到美国、欧洲都可以办个餐馆、办个加油站、办个超市、办个小旅馆,在中国为什么就办不了?为什么非得要往行政这个圈里挤?因为(体制)让老百姓干不成事,就是要按照老百姓能干得成事来改革这个体制。所以第一个动力就是全民创业。创造财富分配财富,调动激发社会活力。

  创新:风险投资和科技信贷很重要

  第二个增长点是创新。

  从国际上看,美国许多次衰退都是以科技进步、创新来支撑增长,这是国际经验。

  另外,我们也到了通过创新来推动经济增长的时代。

  比如出口,我们现在出口机械、纺织品都不行了,但是我们可以出口高铁、出口核电站,这些大家伙的出口,一个就一百亿的。我国第三代核电技术比美国还要先进,高铁技术也在全球前列,出口这些东西比出口多少衬衫、多少皮鞋价值都要高。

  核电、高铁这些项目,竞争也很厉害,像俄罗斯的、欧洲的、美国的、韩国的、日本的,我们出去修高铁,它也去,我们去修核电,韩国也去竞争,所以中国有优势是什么呢?就是低成本研发优势,我们过去有低成本制造优势,现在是低成本创造优势。

  创新我觉得有两个机遇。

  第一个就是时间机遇。研发创新这些工作人员的工资在慢慢上涨,就像过去低成本制造一样,劳动力成本逐步上升,最后这个优势就没了,研发优势也是一样,低成本创新优势也就是那么一段时间。

  第二个就是市场开发能力。修核电站,你不去修别的国家去修,一个核电站能用80年,那你就没有机会了。修高铁,你不去修别的国家去修。

  所以创新也有机遇期问题,一个低成本机遇,一个市场机遇,错过这两个机遇,我们就丧失这一段的发展。

  但是也有体制上问题。比如说国资管理、外汇管理、项目管理、审批制度,还有国有企业出去自相残杀、知识产权保护、人才激励体制、国资要保值增值。企业花了很大人力物力研发,也可能成,也可能不成,而且研发消耗利润,不利于领导考核,现在国资领导人都是三年四年一换,我为什么要拿出现在的利润去研发新技术,让后来的董事长、总经理来摘果子?都是体制问题。

  另外现在一些新技术银行也不贷款,也不能抵押,风投也没有。美国平均每年有200亿规模的风投,我们现在很多是假风投,都是快上市了才围一大堆,真正需要钱的时候谁都不来。美国的前500家大公司里,有很多家是风投领域的,我们一家都没有。

  那么金融、科技和产业之间的体制应该怎么办?很多科技项目国家出钱研制出来,完了评个职称,锁在柜子里就拉倒了。高校、研究所好多就是为了评个职称。

  科技体制也要改革,比如这么大的研发下去,税收制度上应该抵扣;比如引进人才,国外个人所得税率才30%多,我们45%,这些都是不利于创新的体制。

  城镇化:必须搞让老百姓能住得起房子的城镇化

  第三个增长点就是城镇化。

  过去的城镇化是政府从农民手里抢地,来扩大城市、搞房地产,马路修的挺宽,盖几个大楼。

  这种城镇化有几个弊病。

  第一,农民没有分享到城镇化过程的利益。比如有些地方,拆了农民的宅基地给补了20万,卖给农民一个房子要27万,农民要重新住下来还得再掏7万,农民不但没获得利益,并且还得利益受损。

  第二,高房价。最近获得诺贝尔奖的希勒就说,中国房价收入比都达到8点几了,6以上老百姓就买不起房子了,一般国家都是3-6,而北京房价收入比都50了,靠工资根本就买不起,除非你有什么丈母娘。不是有为了买房子去抢劫的吗?买得起房子的也变成房奴了,成天被贷款压得喘不过气来。(根源)就是土地制度,土地财政。

  还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地方政绩,哪一任市长、哪一任书记卖地越多,他的政绩越好。所以一些城市都是修一些政府大楼,搞一个新区。城市修起来了,下水道不行,下一次雨就淹死人。

  所以过去的城镇化,是农民进不来的城镇化,是房价搞的挺高、连城里的老百姓都买不起房子的城镇化,是上面城镇化挺好、下面连下水道这些都做的不好的城镇化。所以这种城镇化需要调整。

  习总书记在好多场合都批评这种城镇化。我想今年三中全会以后就要开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就会解决这些问题。

  首先是土地制度改革。因为城镇化的核心就是土地的再分配,老百姓的土地要补偿够。还有,宪法上讲,只有公共利益的才可以征用农民的集体用地,我们现在只要搞建设就征用,垄断的拍卖。而且现在地方政府也学的很狡猾,地便宜了他不卖,他就专门给你搞竞价,最后涨了150%、200%他才高兴。这样房价怎么能控制住?地价涨,房价怎么能不涨?所以一是要提高农民的补偿,另一个不再征用,再一个要建设用地和一些农业用地直接可以入市。这方面要加大改革力度,让农民也得实惠,让地价下来。

  其次就是向富人开征房产税。一说房产税,反对势力就很大。因为现在话语权都在富人手里,都是有好几套房子的人。

  所以推进城镇化,第一,要老百姓能创业、就业的城镇化,农民能进来。第二,能住上房子。

  台湾曾经把地主的土地购买回来以后分给老百姓,但是后来允许老百姓买卖土地,因为台湾也是要城镇化,也是农业要规模经营,所以土地就流转了。但它不是政府来收政府来倒卖,政府只是收税,比如土地增值100%,政府收40%的税,增值200%收50%的税,增值300%收60%的税。台湾的农民做小买卖,小企业特别多,他可以拿这笔钱到城里买房子。所以台湾在1980年的时候,城镇化水平达到65%,就是65%的人在1980年能够住在城市里,这65%的城镇人口自己有房子的比例多大呢?85%有自己的房子。

  所以城镇化是我们未来很大的一个增长点,因为我们(城镇化率)连35%都没到,经济增长速度就下来了,这是不可思议的。所以这次改革,通过土地制度的改革,通过创业就业体制的改革,要老百姓进来以后有创业、有就业,要让农民分得城镇化带来的利益,能在城市里能买得起房子。三中全会既要解决这些问题,也要推动有活力的城镇化,合理分配利益的城镇化,来继续推动中国的经济增长。

  更高层次的改革开放:为何不尽快推人民币国际化?

  第四个增长点就是更高层次的改革开放。

  我们加入WTO以后,经济高速增长达到平均百分之10点几。但是最近几年人民币升值,劳动力成本提高,污染加重,欧美的再工业化,以及贸易保护主义等等,是我们面临的问题。现在美国也在部署全球经济新的秩序,因为美国认为,中国在WTO框架下的十年美国没占到便宜,获得利益最大的是中国。美国现在就是想抛开WTO,搞TPT,搞欧美投资协定等等,所以它想重构对美国有利的、对它有话语权的世界经济新的秩序。所以在这样一个框架下,我们怎么办?

  这是倒逼我们改革。当然我们现在中日韩自贸区也在谈,中国东盟的10+1也在深化,有机构测算,如果中日韩自贸区真的建立起来,可能每年给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带来2个多点,这么大的利益。

  所以我们也不能被动。上海自贸区现在各个部门阻力都很大,因为涉及到各个部门的权利和利益,这些人不从国际经济大的格局去考虑问题,只考虑自己的,你看没人找我审批了,那要我这个部门干嘛!这就是改革。

  另外,我们出口也要上档次,现在有高铁,有核反应堆,有北斗星定位,有4G,有很多好的技术都可以出口的,都是受到体制问题,项目审批、国资体制、外汇管理体制等等,还有人民币国际化,到底是采取守势还是攻势。

  我们现在石油贸易可能要超过美国,去年差140多亿美元就是全球第一了,服务贸易大概处在第四、五位,另外我们向外投资去年大概770多亿美元,但是有些学者预计从地下钱庄这个渠道走的可能是700多亿的两倍都有可能。这么大的货币结算、投资等等,因为我们不是世界货币,首先损失的是什么呢?就是铸币税。每年损失一万多亿人民币铸币税。第二块,我们70%(外汇储备)购买的美元资产以及国债,就是因为人民币的贬值和美元的升值,大概损失了2万6千亿左右。

  再一个,我们指责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它马上说你发的比我还多。可我们有苦说不出,美国发了全球的价格上涨,它自己的价格不涨,我们发的都涨在锅里,涨在自己家里,涨在老百姓的房价上,涨在猪肉上。

  所以,人民币损失这么大,我们为什么不去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呢?

  很多人就像当年加入WTO一样,说WTO不能加入,加入我们农业就全军覆没了,我们汽车业就全军覆没了,最后啥都没覆没,活的比谁都好。那么今天我们还是这种思维,说人民币不能国际化,但是你遭受到的损失多大?你处在一个被动挨打的地位。人民币国际化,克强总理上来以后推的也比较快,离岸中心、自由贸易区等等。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要有改革的魄力,要改革阻碍着你国际化的阻力。

  美国经济是什么?就是美元、科技和效率比较高的体制,三大因素推动支撑美国的经济增长。所以我刚才讲的创业、创新、城镇化、更高层次的改革开放,这四个方面的增长点都需要改革。

  总书记、总理讲,创新、改革是中国经济增长下一步的动力。我觉得就是从保持健康的、良性的、老百姓又能富裕、国家又能强盛、经济又能健康增长的角度,来考虑三中全会改革的重点。当然还有行政改革、财税改革、治理腐败的改革,中央地方的一些关系的改革,包括地方保护主义,一些司法体制怎么办,一把手的监督等等问题。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