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将新常态经济增速与高增长时期相比

作者:左晓蕾  时间:2015-04-20

  新常态经济是创新经济 、是转型经济、是改革经济,一季度GDP增长完全符合新常态经济将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基本判断。以多少年以来的“新低”来表述一季度增速,仍在把新常态经济增速与高速增长时期比较,不符合新常态经济发展阶段的基本逻辑。不研究工业增加值下降的新常态经济背景和原因,不全面对称其他更积极的信息,夸大短期工业增加值下降和投资增长下降的影响,单边强调工业增加值和投资增长下降对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只会误导舆论。

  虽然一季度最受关注的GDP增长数据达到7%的既定目标,但各方对未来形势的判断仍有十分显著的分歧。差异来自不同的思想方法。笔者认为,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不应再按高增长时期的思路及危机思维来分析当前的宏观数据 ,而应把宏观数据放在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按新常态逻辑和基本经济规律来研判。由于季节性因素,一季度数据更多反映的是当前经济状态,不能作为判断全年经济走势的依据,更不能视为全年经济走势的风向标。

  新常态经济是创新经济、是转型经济、是改革经济,一季度7%的GDP增长完全符合新常态经济将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基本判断,也与今年全国两会设定的今年增长目标一致。所以,以多少年以来的“新低”来表述一季度增速,仍在把新常态经济增速与高速增长时期比较,分析思路没有“进入”新常态,不符合新常态经济发展阶段的基本逻辑。

  一季度工业增长值增长6.4%的,较高增长期的增长水平有较大下降,投资同比增长13.5%,较去年平均水平也低了几个百分点。从新常态经济角度去分析,这与工业结构调整和升级过程青黄不接的“过渡期”的滞后影响相关。不合理产业结构的调整和新的合理产业结构的形成,是新常态经济转型升级的重头戏。但是,产业结构双向调整过程不会同步,不合理产业结构调整减少的投资增长规模,不可能由合理产业结构形成所增长的投资规模同步覆盖,这个差异带来工业增加值和投资增长的下降是很正常的。所以,新常态经济转型升级“过渡期”的工业增加值和投资增长的下降,应是正确认识新常态经济的基本判断。不研究工业增加值下降的新常态经济背景和原因,不全面对称其他更积极的信息,夸大短期工业增加值下降和投资增长下降的影响,单边强调工业增加值和投资增长下降对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只会误导舆论。

  其实,一季度数据中已显示了新常态经济发展阶段的新趋势。第三产业增加值达72605亿元,同比增长7.9%,在总量和增速上都超过第二产业增加值60292亿元和增速6.4%,延续了前年以来的第三产业超过第二产业的态势,在整体经济中占半壁江山,显示经济进入新常态发展阶段后经济结构的明显改变。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1.2%,城乡居民收入同比增长9.4%。价格指数上涨说明消费增长是稳定的,收入水平上涨说明未来消费支付能力上升,收入增速超过GDP将对未来消费的稳定上涨是很大支撑。消费平稳增长是非常重要的,只要继续支持消费的支付能力增长,短期内消费的有效需求增长就会拉动相关的有效投资需求增长,经济活动的基本循环就会产生有效总需求增长,经济增长就会基本稳定。另外有调查显示了新常态经济推动的互联网+电商新业态,便利的购物方式和价格优势,创造了网购消费总量中40%的新增消费。新常态经济的创新驱动,将继续改变生产和生活方式,相信新常态经济发展阶段消费的稳定增长也将呈现常态增长态势。

  一季度出口数据的增长放缓也应该主要从新常态经济的逻辑来解释。劳动力比较优势的改变,新常态经济显现要素驱动减弱态势,以劳动密集为特征的加工出口贸易企业,已经较大比例地转移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和地区。这些企业的转移意味着订单出口的转移,以加工贸易出口增长为主的出口增长率下降是新常态经济的可充分预期的现象。另外全球贸易增长2.5%左右,国内大幅度贸易增长很大程度上受到国际贸易规模增长的约束。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贸易已经占到全球贸易规模的11%-12%,继续过去的高增长率,可能进一步影响全球贸易的平衡发展,这也是新常态经济强调贸易结构转型,内需外需平衡发展的原因之一。

  一季度的房地产投资增长降至10%以下,房屋新开工面积23724万平方米,同比下降18.4%。房地产市场投资在经过连续几年最高达到37%的增长后,市场属性发生了根本变化,以投资投机为主的市场,价格调节完全失灵。房地产价格泡沫已通过地价、地方政府债务、各类房地产相关的贷款和影子银行业务开始挑战金融的系统风险底线,要真正稳增长,必须遏制房地产泡沫继续大幅上涨。现在政府关于房地产的政策调整,主要目的促使被扭曲的房地产市场渐渐回归正常,价格泡沫逐渐平稳落地,而不是重新推动价格泡沫上涨,否则,将加剧房地产市场严重的结构性矛盾。对此,信贷政策放松尤其要适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最新全球经济评估报告专门提出,欢迎中国抑制信贷增长的政策,意思是信贷放松不利于房地产市场软着陆。从某种意义上说,房地产业回归以居住为主的属性,也属于新常态经济结构调整的一部分。

  一季度有元旦和春节两个重要节日,近几年打工族春节回家时间在提前,节后上班时间则在延后,几乎数十天没有大规模生产活动,工业增加值、投资增长下降与此直接相关。对此,有必要从中国社会特色的角度来解读相关数据。

  关于政策预期,笔者认为货币政策正在按既定目标提供高于名义GDP增长3.4个百分点的货币供应量M2,应该完全能满足包括虚拟经济在内的整体经济的正常运作。相信货币政策会继续遵循每年经济增长的规律,M2在一、二季度会有较快增长,三、四季度随着流动资金到位及企业经营和生产活动正常运行货币增长会比较平稳。除了信贷利率有继续下降的必要,货币政策无需再宽松。至于存款准备金率工具的使用,如果资本账户逆差继续扩大,外汇占款减少不足以提供足够的货币流动性需求,再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也不是不可能。

  此外,财政政策有必要以提供公共品的方式,通过PPP模式继续有序对基础设施不足的地区投资,这既能稳定当期增长,也有利于偏远落后地区的发展。财政政策和产业政策结合,致力培育更强大的创新驱动力,加大结构调整和新产业结构形成的支持力度,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发展战略倾斜,对促进全要素增长,对经济转型非常重要。

  (作者系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

来源:上海证券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