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如何应对互联网时代的国际关系风险?

  时间:2017-08-03

  7月26日下午,中国信息化百人会在京召开第23期公共政策圆桌会,主题为“互联网时代的国际关系风险”,会议特别邀请了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作主题发言。与会的中国信息化百人会的专家和企业家以及众多特邀嘉宾,与郑永年教授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交流,深入探讨了互联网时代中国国际关系的现状、风险和未来,互联网时代中美关系走势,以及互联网时代中华民族真正崛起的风险与对策。

  全国工商联、中央财办、中央网信办、发改委、工信部等政府部门负责人,中科院、中国社科院、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国防大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等研究机构和高校专家,中国电信、华为、联想、腾讯、京东、百度、滴滴、神州数码、曙光、星网锐捷、亚信、用友、中电海康、卫士通、金蝶、石化盈科、360、网龙、分享通信以及吉利集团、伊利集团、中国出版集团、京能集团等企业相关负责人共60余人参加了本次会议。

  郑永年:互联网时代中国如何崛起?

  郑永年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在会上做了主题为“网络时代中国国际关系的现状、风险及其未来”的特邀发言。

  郑永年认为,今天互联网对整个国内经济、世界经济的影响,就像当年资本对整个世界的影响一样重大,但是我们对互联网的认识还是很肤浅的,网络时代的经济学跟传统经济学是毫不相关的,今天互联网时代的现象没有任何一种传统的经济学理论可以解释,包括古典的和近代的经济学。如果中国在互联网经济这一块深入研究的话,可能这里面可以获得好几个诺贝尔奖。

  郑永年指出,从全球范围来看,在政府治理层面,互联网对传统的政治组织形式带来了新的冲击,互联网作为一个互动的平台可以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产品、聚合网络民情民意,社会的自主性越来越大,很大程度上承担了政府治理进程中的多项事务职能;同时,互联网时代所引发的数字分化加剧了人类社会的智力分化,人们开始更多的依赖互联网、依赖人工智能,人类的智力水平受到网络技术的侵蚀,网络越发达、技术越智能,人类的智力就有可能越退化、依赖性也就越强,少部分人会越来越聪明,而大部分人将越来越愚笨,数字化、智能化的普及给人类智力分化所带来的冲击不容小视。

  郑永年还从经济、文化等领域分析了互联网时代中国面临的机遇和挑战,阐述了互联网时代中华民族真正崛起的路径和对策,并针对网络主权等问题分享了精彩观点。

  专家论道:

  网络时代中国国际关系走势、风险与未来

  温百华

  国防大学副教授温百华提出了他对“网络空间地缘战略关系”的见解。他认为应重点从三个维度审视网络空间视角下的中美地缘战略关系:一是强调军事视角,但服务于国家大战略;二是明确国家使命,找准自身地缘战略定位;三是明确发展路线,塑造全球战略环境。从军事视角来看,网络力量就是硬实力的体现,当前美国的军事力量改革正在稳步推进,按照美军战略规划,网络空间将为美军带来新的战略机遇期,美国也积极寻求更高层面上的博弈实力;从网络视角来看,“相互确保摧毁”与“相互确保依赖”同等重要,因此中美双方要正确评估彼此在网络军事领域的博弈实力,不能出现误判、错判。同时,从发展路线来看,跨国网络犯罪、网络恐怖主义合作是未来中美网络安全合作的利益契合点,中国应积极打好网络时代下大国国际交往的战略牌,积极塑造良好的全球战略环境,为自身的发展谋求更优、更佳的战略机遇期。

  沈 逸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发表了题为“非对称与半失控背景下的认知、信任与稳定:后奥巴马时代中美关系”的主旨演讲。他提出,当前中美关系整体上已进入一个更加显著的非对称时代,美国整体上表现出多维度的半失控特点,这种半失控严重削弱了美国作为世界霸权的可信度。同时,中美战略关系日趋显著的受到来自三个方面的影响:一是中美之间的认知建构;二是中美之间战略互信不足的深层次矛盾持续突出;三是中美之间战略稳定机制的有效供给不足。从风险防范层面来看,沈逸建议未来中美双方应避免三个方面的风险:第一,基于过度战略焦虑的预防性行动;第二,基于战术误判的投机行为;第三,不确定的意外事件引发的无意识升级。

  陈向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陈向阳作了主题为“大变局与不确定时代:中国崛起关键期的国际风险管理”的主旨演讲。他表示,当今时代出现两大属性,一是“五化”叠加,其中多极化、全球化、信息化是关键;二是世界力量对比发生变化,即“东、南、新”上升,“西、北、老”下降。五大风险主要包括:第一,反全球化、保护主义盛行;第二,大国竞合博弈加剧;第三,全球治理与多边主义退潮;第四,极端思潮泛滥;第五,信息化与高科技革命的“双刃剑”效应加剧了安全治理的难度与风险。面对这些风险,陈向阳建议国家弘扬义利兼顾、德力俱足的“务实王道”战略文化,一定要管控好大国关系风险、周边安全风险、“台独”风险、信息化消极风险、国际网络空间治理风险和海外利益拓展过快的风险。

  李晓东

  清华大学互联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李晓东表示,应该站在世界的角度看待中国网络时代的发展问题。当前,网络主权之争是中美两大国之间的主要分歧与争端之一。网络时代的国际关系尤其是大国关系异常复杂,中美两国应竭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这是对两国关系的考验,更是对两国智慧的考验。

  吕本富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成员、中科院大学网络经济与知识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吕本富表示,网络时代的地缘政治力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导致数据和信息成为大国博弈和网络治理中最核心的竞争要素,网络主权问题由此应运而生、不可回避。如何用好网络主权这把双刃剑是当前国家网络发展和安全治理进程中的重要课题。一方面,得益于网络科技的迅速普及,我国的网络经济得到了迅猛发展;但另一方面,我国互联网企业在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时也面临了诸多障碍和束缚,很多企业的影响力或辐射力还停留在国内,“得到了中国,却失去了世界”,这与我建设网络强国的战略目标并不匹配。

  路 风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成员、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路风指出,互联网的发展的确使数据的战略价值愈发重要,但并不能替代原来的生产要素,比如土地、劳动力等,这些依然很重要。互联网不能取代一切,信息化对于传统产业体系并非是替代的关系而是一种叠加效应。中国进入21世纪以来所取得的经济进步,主要是得益于50年代工业化体系打下基础,经过改革开放,在21世纪爆发出巨大的能量。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是叠加在这上面的,而不是把原来的替代掉了。

  方兴东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成员、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方兴东表示,相较于西方国家,我国在网络外交和互联网走出去方面的表现能力还有待进一步加强,很多国内的政府机构、社会团体或企业组织在参与国际网络空间治理事务上的声音力度较小,致使国外对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成就并不熟知,这与当前中国的网络大国现状和网络强国目标有一定差距,未来如何让国际社会感知中国、认可中国,是摆在国家面网络治理工作面前的迫切任务。

  企业交流:

  互联网时代中国企业如何走出去?

  郭 为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成员、神州数码董事局主席郭为表示,从中国的历史来看,宋代的经济、文化、政治制度等都走在了世界前列,所以蒙古游牧民族进来之后,我们在文化上可以抵御它甚至消化它。反观今天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有点像蒙古族,也许有一天我们走出去了,我们也没有了,因为今天美国是占领世界科技、经济、文化的最高点,而我们国内互联网还是一种野蛮生长的方式,比如摩拜、ofo等满大街全是。相比之下,欧洲在处理这个问题上是有一些制度安排的。“如果我们不做这样的制度的安排,就这么发展,我们家里关着大门很热闹,走出去可能就没了。”郭为说。

  郭凯天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成员、腾讯公司高级副总裁、腾讯研究院理事长郭凯天表示,当前互联网时代的国际关系归根结底就是中美两个网络大国的博弈较量。在市场竞争领域,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技术创新和信息安全管理等基础设施建设上有经验积累,在资本运作上有良好的资金支持,这些优势给国内互联网的发展带来了不小成就,这点令世界刮目相看;但是,在企业走出去的问题上,我国面临的困境和难题还很多。中国互联网企业只有打开美国市场,那才叫真正走出去,否则的话不可能开拓全球性市场。

  李建华

  滴滴首席战略官李建华结合企业的发展经验提出了他的看法,他指出当前互联网时代中国有很多、很好的发展机遇,许多互联网创新技术已经可以作为新经济和国家的正面形象对外输出。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现在也在积极投身海外事业的拓展,开拓国外市场,介绍中国成就。但是,他指出在西方民主政体下,互联网创新有时会冲击到传统产业的利益格局,这些旧有势力往往会阻挠新技术、新应用在本国的发展和应用,这是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出去过程中面临的一个普遍性棘手问题。

  陈荣凯

  联想集团中国区副总裁陈荣凯特别指出,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国际经贸规则会发生新的变化,网络安全问题将成为中美等大国之间贸易摩擦的新增长点。西方发达国家特别强调自由开放,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对别国意识形态的政治渗透,对此我们应予以防范。同时,全球化的今天,应特别重视“安全”和“发展”的并肩而行,不能为了发展牺牲安全,也不能因为安全而不惜成本,两者应相辅相成、相互促进。

  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 姜军

  分享通信集团董事长 蒋志祥

  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姜军、分享通信集团董事长蒋志祥等企业代表也参与了讨论交流。

  百人会吴世忠:

  互联网时代国际关系风险研讨会总结

  会议主持人、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党委书记吴世忠最后作了总结发言。他表示当前全球各界对互联网领域的研究都远远不够,未知远大于已知。从这次会议的发言和探讨中可以看出,当前对互联网时代国际关系风险的关注和研究日益热络,并体现出四大特点:一是互联网已成为影响国际关系的“震荡器”,网络事件越来越直接影响国际关系;二是网络时代的国际关系亟需一个“稳定器”,网络空间治理和规则制定成为多边、双边协商对话的重要议题;三是网络空间的规则制定和秩序形成需要一个“孵化器”,国际社会在积极寻求适应发展需要的新机制和新方式,以便有效管控网络风险;四是民间智库的国际交流或可成为推动网络空间共享共治的“加速器”,网络的广泛连接和信息的自由流动,赋予民间智库和社会群体更多更大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同时,吴世忠还强调,自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的网络和信息化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高瞻远瞩地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和新主张,为建立网络空间新秩序,管控国际关系新风险提供了工作方向和基本遵循。坚决贯彻总书记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提出的“四项原则和五大主张”,推进落实他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的“五通”倡议,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只有重视公共外交和民间外交的相互结合、学会积极谋划、主动作为,用创新的方式深度参与国际网络空间治理,用巧妙的方式讲好中国网络发展的主要成就和中国故事,才能真正地实现“了解世界、融入世界、影响世界”的战略效果。

  参加此次会议的还有:全国工商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樊友山,中央财办经济六局副局长李航,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中央网信办信息化发展局局长徐愈,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成员安筱鹏,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信息化处副处长张铠麟,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北京信百会信息经济研究院副理事长、执行院长钱卫列,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成员:京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朱炎,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助理周汉华,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历军,星网锐捷网络有限公司总裁刘中东;

  受邀参会的还有:东方出版社原社长许剑秋,伊利集团副总裁魏燕青,吉利集团副总裁魏志玲,亚信董事长助理兼政府事务总经理徐迅,石化盈科副总裁纪球,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秘书长张钦坤,中电海康政企合作部主任陈超,用友集团战略总监王晓晖,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首席专家郭靓,卫士通战略市场部副总经理左艳华,金蝶软件有限公司助理总裁赵亮,网龙网络公司规划总监黄明华,百度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王强,360公司公共事务部副总裁李健,金蝶软件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经理马婷婷,卫士通国际业务项目负责人章建坤,华为企业BG工程师黄敏,腾讯公司产业政策部曹珅珅,互联网实验室副总裁徐玉蓉,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外事办公室副主任磨惟伟,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桂畅旎,伊利集团媒体事务总监助理于亚馨,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智能楼宇华北区大客户总监张福宁,京东研究院林婉缇,北京外国问题研究会美国研究中心李泽等。

来源:腾讯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