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郑永年 > 访谈

郑永年:中国人退休年龄太早 但延迟退休不要一刀切

作者:郑永年  时间:2016-04-01

 

  日前,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教授在北京接受凤凰博报的独家专访。郑永年教授畅谈了当前中国社会的多个热点话题。以下是专访的部分内容。

  凤凰博报:今年全国两会在北京已经闭幕,众所周知2016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这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下半场,对于这届两会印象最深的是哪些?

  郑永年:两会在中国这个政治体系里,实际上在去年的五中全会已经决定了今年的主题,五中全会是党的会议,两会变成一种将党的意志转化为国家意志的过程。十三五规划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民生问题。无论是十三五中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还是到2020年扶贫,这两块是有机一体的,很多人把它分开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什么概念?就是把现在人均GDP七千八美金提升到一万两千美金,这是小康社会的一个目标。就是到2020年翻一番,但是现在中国所面临的一个问题是穷人很多。

  根据官方的统计数据,中国农村有7000多万贫困人口,城市有1000多万。根据我们国家贫困县的标准,如按照国际贫困县标准来计算,中国的贫穷人口将更多。因为中国官方计算基本上是1美元一天;国际计算是1.25美元一天,如果1.25美元一天,那中国就还有两三亿的贫困人口。我们以前叫计划,后来叫规划,但是十三五又更像是一个计划,因为这必须要完成。这两年中国讨论了“两个一百年”,建党一百周年和建国一百周年。建党一百周年是2021年,所以第一个百年是在习近平总书记任期之内。2049年还长,习近平总书记必须完成第一个百年,因为不完成有会负担,所以我觉得这更像一个计划,核心就是民生问题。具体就是人均GDP今后五年平均6.5的增长;加上两个指标,人均GDP从七八千美金到一万二美金,一个就是扶贫。我想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怎么去做的问题,我觉得十三五是个行动纲领,你需要去做。

  凤凰博报:在做当中,什么样的问题最急需解决,在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的中间,会遇到哪些比较硬的困难?

  郑永年:即使是6.5%的增长,根据以前的规划2010年到2020年翻一番其实不是很困难。10年翻一番,即每年7%就足够,实际除了去年是6.9%,前面几年都超过7%,所以算了6.5%,当然6.5%也不是很容易,当然如果做的好,也并不难。因为今年的计划是6.5%到7%,如果是6.7%、6.8%,从数据上来说不困难。扶贫的任务当然比较重,以前说每年要减少一千万就是扶贫,最后还有可能算下来。一千万的话是政府保底,但我觉得比较困难。一是因为不一定能确定每年减少一千万,怎样来防止已经脱贫的人重新返贫?以前比如像是城市基本上没有贫困人口,但是现在城市也是有一千多万,有些脱贫的人口可能又返贫了,这是比较困难的地方。但是我是觉得总体来说,还是一个执行的问题,怎么样把十三五的规划在规划完后执行下去,这个问题可能会比较紧迫。

  凤凰博报:关于两会老百姓关注很多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延迟退休,而且看来这项政策也是在势在必行,普通中国人应该如何来应对这一变化?

  郑永年:东亚社会日本就是延迟退休,大家没有什么争议。我们看新加坡,延迟退休也没什么争议还很喜欢,因为现在人活着寿命很长。如果要我60岁退休,我觉得太亏了,我刚刚学会怎么总结经验,就让我退休。中国退休年龄太早,很多部门都太早。以前比如煤矿工人等行业属于体力活。改革开放以前中国基本还是农业社会,而且第一步工业化都是重力活,改革开放以后慢慢工业化,但是退休年龄是农业社会时期定下的。但是现在很多工作都属知识类型,或者机器类型,延迟退休其实不难。所以我觉得退休年龄延迟5年,根本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很多国家都是这样。虽然中国有讨论,但我觉得这不会成为太困难的问题,还要看国家的调整,以前欧洲国家是减少工作日,现在我们说产能过剩,因为机械化程度高就有劳动力过剩,也有探讨比如一周工作四天等,但是退休年龄可能也会延长。随着时代背景的变化,肯定会有调整。中国目前还面临着老龄化的问题。

  在老龄化问题上,实际上如果不延长退休,国家的财政任务会非常繁重,这就需要政府跟老百姓之间沟通。现在社会的发展,总体趋向是社会福利要求变高,政府要承担更多的公共服务,那政府的钱从哪?所以作为工人,作为劳动者,也要想一想自己所承担的负担,以及你下一辈、你的后代所承担的负担。西方是政府财政借债很多,羊毛出在羊身上,你如果不负担,你的下一代就要负担了。所以主要是沟通问题,我觉得中国男女都可延长5年。

  日本现在私营、民营部分有的是延长到70多岁,并不是65岁;新加坡以前是60岁到62岁,现在是到65岁,大家也一点意见都没有,大家很喜欢。有的人65岁也不想退休,但是还是要看不同的部门,对体力要求很高的部门如煤矿工人等和学校的公务员应当区别对待,还是不要一刀切。

  凤凰博报:前段时间有人提到退休的老职工还要缴纳社保,这引发了很多人不满?

  郑永年:这有些方面我觉得是政策考虑不周,退休老职工缴纳社保,他怎么缴?我觉得很好的政策,包括延长退休年龄,解释的不够充分,事先也不准备功课,家庭作业做的不好。

  大家没想通就说出来了,有的人功课做的不够,有的概念决策者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背后的底线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要做,做多少?这样老百姓就担心了,我本来就无法获得收入,又要缴纳社保,缴纳的钱要往哪里找?这容易引起老百姓心里不舒服,甚至有些人会恐慌。我觉得政策研究部门、决策部门应当负责任,中国好多东西是口号性质的,自己还没想清楚,就丢出去。丢到社会去就会乱,这还是决策不到位的问题,不能怪老百姓。退休等问题,可以开诚布公说,我们的财政现在情况怎么样,假如延迟两年会是怎么样的?三年呢?对国家财政负担能减轻多少?好处在哪?这些方面都没说清楚,当然会引起社会的不舒服。

  凤凰博报:现在中国很多社会上的矛盾,都是由于决策者的这种口号,或者说这种政令,发布的时候没有解释清楚,才造成了老百姓的误会,还是在我们执政方面就首先存在问题?

  郑永年:不是说所有的问题,很多问题还是因为由政策引起的。很多问题是还没想清楚之前就丢出去,因为中国的政策和其他国家的政策决策过程是不太一样的。中国是先有口号,然后政策部门例如大学研究所、智库,再去论证这个政策。其他国家不一样,其他国家是先把它论证好了,再丢出去交给社会,这还是跟中国的决策机制有关。

来源:凤凰博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