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中国改革三步走》上市

作者:郑永年  时间:2012-03-06   浏览次数:0

  近来,人们对改革的讨论非常多,内容很丰富,但也很杂乱。据悉,近期郑永年新书《中国改革三步走》已正式出版。

  在这本书中,作者根据自己这些年来对中国改革的观察,试图理出一个改革的实践逻辑来。

  今天,人们随处可以见到有关中国各方面改革的理论,但改革实践到底是如何走过来、又如何走下去的讨论并不多见。尽管这本小书有时也会涉及一些理论问题,但理论讨论并不是重点。作者想做的是寻找中国改革的实践逻辑,并把这些实践表达为文字,供人们作概念或者理论上的思考。如果对这种实践逻辑的寻找可以导致作者日后进一步把改革实践概念化和理论化,那便是最理想不过的了。

  本书是作者多年思考的结果。在过去的数年间,作者在国内外的各大学、研究机构、政府部门等以讲座的形式讨论中国各方面的改革。本书的雏形即是这些讲座的讲稿,经过几次修改后,合并整理成现在这个样子。本书也收集了近年来作者在国内一些杂志上发表的几篇相关文章和接受国内媒体采访的一些相关访谈录。这些文章和访谈录也都以不同形式表达了作者对中国改革的看法,读者可以将其视为是前文的一种注脚。

  【书籍信息】

  书名:《中国改革三步走》

  作者:郑永年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2年1月

  出版定价:39.00元

  【作者简介】

  郑永年,中国问题领域的权威专家,新加坡政府首席智库.近年来为中国政府高层倚重,多次为中国中央部门和地方政府高层演讲和献策,在国际范围内具有相当广泛的影响力。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是新加坡《联合早报》最受关注的专栏作家之一,香港《信报》的专栏作家。曾任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和研究主任。作者的专业背景雄厚,社会活动丰富,见解深刻,深受读者喜爱。

  【内容简介】

  改革是中国当前最受关注的主题,也是海外最关切的问题。在本书中,作者根据自己这些年来对中国改革的观察,试图理出一个改革的实践逻辑来。改革都有哪些方面?改革的现状如何?面临什么样的问题?改革的未来作如何的选择?这是作者想要说明的问题。作者在书中明确提出了中国改革分为三步走的看法,即中国的改革要经过经济改革,到社会改革,再到政治改革。作者在书中有时也会涉及到一些理论问题,但作者的重点并不在此。作者想做的是寻找中国改革的实践逻辑,并把这些实践表达为文字,供人们作概念或者理论上的思考,并希望对这种实践逻辑的寻找可以导致日后能够进一步把改革实践概念化和理论化。

  【相关评论1】

  郑永年研究中国问题是一种实证研究,他关心的是事实,而不是结果。对于好的,他会表扬,对于不好的,他的批评也很给力。

  --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江雨

  很早就看郑先生的文章,特别是在一些国际性的论坛上,经常看到郑先生的一些关于中国问题的专栏文章。写得非常的持平、公允、中正。

  --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王鲁湘

  郑永年教授属于客观持中的政治学者,长期研究政党问题,我与他有过长谈,感觉他内心希望能用循循善诱的方式推动国内的当权者推动政改。

  --独立政经评论员金心异

  看过中国跌宕和徘徊,经过苦苦思索和试验,郑永年找到了自己理解中国的方式:接受今天的中国,把现存制度当作一种现象来了解和解释。

  --《南风窗》2011年7月第14期

  【相关评论2】

  评《中国改革三步走》:重新理解改革命题

  2012-02-07作者:郑渝川网易

  改革是中国当前最受关注的主题,也是海外最关切的问题。在本书中,作者根据自己这些年来对中国改革的观察,试图理出一个改革的实践逻辑来。改革都有哪些方面?改革的现状如何?面临什么样的问题?改革的未来作如何的选择?这是作者想要说明的问题。作者在书中明确提出了中国改革分为三步走的看法,即中国的改革要经过经济改革,到社会改革,再到政治改革。作者在书中有时也会涉及到一些理论问题,但作者的重点并不在此。作者想做的是寻找中国改革的实践逻辑,并把这些实践表达为文字,供人们作概念或者理论上的思考,并希望对这种实践逻辑的寻找可以导致日后能够进一步把改革实践概念化和理论化。

  解决中国政治、社会、经济等多领域现存的相互关联、复杂困难的诸多问题,从源头上杜绝严重危机发生的可能,只能寄望于改革,这算是一个共识。但这个共识并不清晰,不同阶层、利益群体与观点人群都有各自的改革标准及期望,由此也造成了所谓改革“顶层设计”话语流行多年,真正可以称为“顶层设计”的政治改革及社会、经济改革均陷入停滞,某些领域甚至出现了倒退。

  改革共识的模糊,其实暴露出人们对问题认识和评价的巨大差异。正是由于对问题认识理解不同,政治等领域发育水平较高的他国经验又存在不同版本,有改革发展经验的国家或地区也有国情、制度设计等因素造成的积弊,这就让改革“向谁学、如何学、学什么”命题的讨论变得异常混乱。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著名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新著《中国改革三步走》旨在引领读者重新认识中国问题,厘清中国改革的现状、推进改革所面临的各方面障碍,并探讨中国改革的前景与策略。

  在郑永年看来,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存在改革、发展和稳定三个相互关联的政策领域,过去以来,这三个领域曾互相促进和支撑,也因此造就了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看来可观的发展成绩。但现在三个领域开始出现相互掣肘甚至干扰、阻碍的情况,社会的不稳定,影响经济发展,也让改革变得更为困难;反过来,改革停滞不前,既有体制机制无从更新优化,发展动力就大大削弱,必然影响到再分配的效率和公正,引发更多不稳定情况的出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近些年来,中国至少部分地区的所谓发展,是在牺牲改革和稳定为前提,以政府动员型资源投入及环境等方面牺牲为代价取得的,造成地方政府过度亲商、亲央企而忽略民众权益利益,这种局面决不可能持续。

  非但如此,如今还出现了政府与社会、社会成员之间、市场成员之间等多元的不信任,这是社会改革、社会管理长期滞后于发展的结果,也影响在市场经济体系信用基础的维系,加大了政治领域政策创新改革推行的难度。

  很显然,破解改革困局,首先就要从社会改革入手,这也是中国执政党与政府自上而下正在推进的政策方向。郑永年通过对中国国内社会管理体制改革创新实践的研究发现,一些地方显然忽略了社会自我管理秩序、政府与社会伙伴关系的构建,而将这项改革的主要精力放在“政府管理的社会秩序”一个选项上。如此一来,跛足的社会管理体制改革很难如方案设计那样发挥作用,更难以取信于民。

  实际上,近年来社会领域不断出现并有上升蔓延趋势的(群体)暴力事件,恰恰伴随“维稳”逻辑下相关政策的推行。单向度的“维稳”,试图以政府力量取代社会治理,却因此过度承载了转型成本,还加剧了政府对社会的不信任,不敢对社会自我管理放权。

  影响社会改革深入推行的另一大阻碍,在于举国体制化的动员型经济发展模式。这种模式非但混淆了政府和市场的边界,过度刺激了国家资本主义的发展,影响到市场资本主义的生存环境;并且,这种模式必然因保护国家资本主义而采取偏向企业方的劳动政策、社会福利政策,让责任型中产阶级群体很难壮大。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发展已经提出经验教训,即经济或社会改革不能长时间单兵突进,政治改革必须适时启动,为前两方面的改革实践提供切实有力的保障。在郑永年看来,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已经进行过多轮多层次政治改革,保证了执政党的内部多元性和活力,形成了较为严密的内部监督制约,但在开放政治方面,仍需深入推进党内民主和社会民主建设,并实现司法相对独立。■

来源:光明网-读书频道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