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卓元:如何加快国有企业改革

作者:张卓元  时间:2016-09-28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卓元

  在“大转型时代的中国:赢在转折点”会议上的讲话

  2016年9月25日

  2016年9月25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浙江大学出版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在北京共同举办“大转型时代的中国:赢在转折点”座谈会。来自国家发改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中国行政管理学会、中国劳动学会、中银国际研究公司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围绕“经济转型大趋势”“经济转型与经济增长前景”“经济转型与结构性改革”等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以下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卓元发言:

  首先祝贺丛书的出版,我作为丛书的顾问参加过一次提纲讨论会,没有做什么工作。

  一、如何协调当前增长与未来增长的关系

  我接着刚才宋理事长讲的经济增长底线问题,我赞成你的观点,但是在现实情况下,从党和政府的工作来说,它没办法不出6.5%作为底线。关键是因为十八大的决定,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经济上要实现两个翻番的目标,这是向全党、全国人民的一个政治承诺。

  我个人认为,可能在2012年举行十八大的时候,我们对当时经济形势估计有点过于乐观了,没有想到现在会出现这么困难的局面。但是现在也没办法了,只能迎着困难上。最主要的就是对从2003年、2004年以后,包括到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对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带来的经济失衡估计不够。

  有时候我也想如果现在陈云同志还在主持经济工作,他的调整力度肯定不是现在这样,有可能是六十年代或者是七八十年代的调法,不像我们现在一直把矛盾往后拖。现在很多人也分析,我们今年房地产市场这样一个乱象,很可能就是为了保6.5%以上的速度有关系,经济下行的时候就从这些行业发展找出路。

  所以这个问题是我们当前碰到的最大的问题。本来我们的转折点、转型主要是经济转型,从粗放式转向效益型,主要通过市场化的改革来实现,这样我们可以健康发展。但是现在为了保6.5%,可能我们牺牲一些长远的利益。现在看起来,我们是有能力保证到2020年,实现两个翻番任务的,但是有可能造成2020年以后非常严重的后果,就是把矛盾往后推。到那个时候可能经济要做大的调整。也许我们看得比较悲观一点,我们社科院研究经济学的人有那么一个看法。比如,现在房价这样涨,房贷一直增长,它要还本付息,还本付息到一定时候会影响百姓的消费。本来我们一直有10%左右的消费,这是非常好的。如果房贷再这样发展下去,就有可能影响到消费的增速,问题就更严重了。

  虽然我们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20年有能力也有办法采取各种措施保6.5%,但是我们在采取措施的时候,要考虑到如何把当前增长不给未来发展带来严重的后果,处理好当前和长远的关系。如同新世纪以来,如何避免以牺牲资源环境来换经济高增速带来的问题是一样的,这个问题需要很好的研究。

  二、如何加快国有企业改革

  谈一谈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问题,中改院是研究改革的。中国的国有企业改革在三中全会以后有进展,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国企领导人的薪酬进行了改革,一般年薪限到六十万以下了。按它本身的设计应该是对的,就是行政任命的应该是下来。但是它可能又波及到本来不是行政任命的也下来了,影响了一些企业家或者管理者的积极性。

  国有企业的改革应该说三中全会后有进展,但是我总觉得进展得太慢了。太慢的原因可能是有一些有关部门对国有企业改革的认识还是不一致。比如三中全会文件关于国企改革讲过的有很多,但是现在我个人认为有些说法和做法跟三中全会的文件是不一致的。还有一些三中全会文件讲得很清楚,国有资本六投向有五个重点。可是从三中全会以后的情况来看,并没有按照三中全会文件的精神,而是强调在保值增增值的口号下,投了很多一般竞争性行业。比如房地产,争当地王,包括央企。这个跟三中全会文件讲的国有资本投向五个重点,不完全一致。但是有关国企也认为有理由,因为它要完成保值增值的考核指标。关键还是有关领导部门怎么引导。

  还有现在强调国有企业要做强、做优、做大,当然这个说法比原来的做大做强应该是说有进步,但是能要求每一个国有企业都做强、做优、做大吗?1997年超草党的十五大报告时,就曾研究不能够祈求每个国有企业都搞好,而是要从整体上搞好国有经济。我觉得那个思想是对的。现在要求每个企业都做强、做优、做大,这个是不现实的。十五大的时候说的是抓大放小,整体上搞好国有经济。

  类似这些,现在要增强企业的活力,怎么样让企业的董事会有重大的决策权,而不是事事靠请示国资委,这个问题直到现在也没有解决。现在国有企业、国有控股公司董事会并没有按照公司法来进行活动。因为按照公司法,十几项重大的决策权是在董事会,包括聘任总经理。但是到现在没有真正能够落实下去。这个牵扯到相当一批人的利益,推开特别困难。

  所以经济要转型,最后要落实到改革攻坚,要能够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上取得进展。特别是现在国有企业改革又变成最难的一个问题,而这方面推进对包括刚才说的“三去”还是很重要的。国企国资改革如果不能够很好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也好,怎么样更好地顺利进入新常态也好,怎么样更好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好,恐怕会碰到困难。

  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