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卓元在中改院“第二次转型”出版座谈会讲话

  时间:2010-04-02   浏览次数:0

给我的任务要做个发言。我想讲一讲中国经济转型的难点在哪里?今年23日到7日,全国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集中在中央党校专题研讨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问题,它的规模和重视的程度同前几年学习科学发展观可以相比拟。这就说明中央已经充分认识和高度重视中国经济的转型问题,也就是说必须从追求数量扩张到注重质量效益,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很紧迫了,叫刻不容缓。但是从1995年“九五”计划提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任务,十五年的实践来看,转变经济增长和发展方式困难重重,很难迈步。我有点怀疑这一次会不会也像过去几次那样主要也就是说说而已,并不打算真正认真付诸实践,这点现在还看不准。特别是因为转变经济增长和发展方式没有十年八年的努力很难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而我们这一届的领导还只有两年多的任期,很可能这两三年主要还只是解决认识问题,主要的实践、行动,可能要留给下届领导班子。

我认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难点主要有三个,第一个困难在它同追求经济的短期的高速增长是有矛盾的,而到目前为止从中央到地方都仍然是把追求GDP的短期高速增长作为主要目标。各地在保增长的名义下上了一大批“两高一资”项目,他们对这些项目会因为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轻易扔掉吗?看来很难。因为扔了就会影响GDP的增速,出现财务危机。在各个方面仍然把追求GDP的增速放在第一位的想法和做法下,他们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顶多只是做点表面文章,基本的实践还是走老路。同时,大家认识也不一致,今年一月中旬,我在一个大报上发表了一篇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体会的文章,其中曾经讲到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同转变经济增长和发展方式是有矛盾的,但是发表的时候把我的这个意思全部删掉了。尽管这是很明显的道理,但有时就会成为忌讳,一些政府官员在利益推动驱动下不愿放弃短期的特别任期内的GDP高速增长,这样转变经济增长和发展方式很容易成为空谈或者只能取得表面的进展。因此要真正着力抓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就不能够继续把保增长放在首位,就不能够追求过高的经济增速。2009年的实践表明,保增长放在首位带来的是不少地方又一轮的粗放扩张,投资和消费结构进一步恶化,居民收入差距扩大趋势也难以扭转。现在要突出抓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如果继续把保增长放在首位,就是等于提出一个根本没有办法破解的命题。最近看见一篇文章,讲到各个省市今年地方人大通过的经济发展计划看到的一些问题,即许多地方人大通过的经济发展计划,仍然把加大投资、GDP高速增长放在第一位,看不到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影子,我想也说明了这一条,我觉得这是第一个难点。

难点之二是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变难启动,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要加快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步伐,但是现在看来很难落实。这几年我国推进了一些改革,并取得成效,比如医疗体制改革,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成品油价格形成加剧改革,完善社会保障制度等等,但是应该说没有或者很少重大的改革出台,特别是缺少对推动经济转型和发展方式转变有重大意义的改革出台,总的感觉是进展不够大。大家见到的主要是一些修补性的改革。原因在哪里?我想主要有两条,一个是专注于发展,顾不上抓改革,2003年到2007年,连续五年的两位数和两位数以上的经济增长,使政府部门处理增长问题忙不过来,比如前几年,煤电油运那么紧张,节能减排任务那么繁重,使得中央综合部门,特别国家发改委几乎全力抓发展,几乎没有精力抓改革了。第二,从短期政绩看,不改革日子照样很风光,而改革会得罪既得利益群体,比如垄断部门和有审批权力部门的既得利益者,所以他们怕找麻烦。现在看来,改革缺少动力,从领导来说他也不一定要抓改革,抓改革对他也可能没有多少好处,出不了大的政绩,反而要冒风险,有很多矛盾和难题要处理。有的改革,比如能源资源价格改革,还会影响短期的经济增速,因为资源性产品价格提高以后企业成本要提高,会影响短期的经济增速,所以使多人认为犯不着自找麻烦。这就是为什么2005年和2006年有关方面曾经提出能源资源产品价格改革的设想,但是一次又一次被搁置下来,以致于丧失改革的好时机。又比如,开征物业税的问题,2003年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开征物业税,我个人参加这个文件的起草,记得当时很多同志对物业税给予很大期望,认为这个能够有效抑制对房地产投机性的需求和过度需求,能有效抑制房价上涨,但是由于有关部门对这个不感兴趣,不愿意采取切实的措施,落实三中全会提出的要求,一拖就是七年,到现在还看不出多少年后才能付诸实施,从而使这一个有重大意义的改革被无限期拖延下来。

所以我想要抓改革很不容易,很难落实,而不抓改革,那么经济的转型,发展方式的转变,刚才《第二次转型》那个书上也说,是很难做到的。

难点之三是政策的调整阻力重重,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2008年年底我国开始实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这是必要的。但是中国经济目前已经迅速回升,去年GDP增速达到8.7%,今年增长势头很猛,在这种情况下,我个人认为,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是否需要做适当的调整,以免又一次使经济走上过热,是值得考虑的。实际上2009年上半年那样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实践中也走不下去,所以今年一个多月央行连着两次提高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说明实际措施已经不是完全的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而是有一定程度缩紧的政策。最近我看三月十几日世行对中国经济也有一个建议,适当减缩。积极的财政政策是应当继续实施的,否则会出现大量的烂尾工程,但是投资结构仍然有调整的余地,中央投资项目经过调整比较合理,民生工程比较多。但是中央投资项目在整个固定资产投资项目中只占很小的比重,2009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22.5万亿元,中央项目投资不到两万亿元,十分之一都不到。2009年地方财政用于“两高一资”的项目,产能过剩项目不少,这些项目是否全部都要保下去值得研究。所以投资政策也应该做调整,这个调整对于很多地方政府来说是很难的,从而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要求也不一致。所以调整政策,包括调整投资政策也很不容易,困难重重。

我个人认为,在现有的体制和政策的格局下,中国经济的转型,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有很多难点,如果不克服这些难点,很难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这是我个人的一个不成熟的想法,请大家批评指正。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